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华信老板被抓 震动捷克 捷中合作陷入尴尬

一家民营企业华信能源为中共在东欧捷克的扩张,扮演了排头兵的角色。然而,华信老板成为阶下囚而突然消失,让捷克领导人大吃一惊。为了打入欧美,东欧和中欧成为中共的跳板。而作为北约成员国的捷克,更是成为中共眼中的肥肉。

《纽约时报》报导说,当习近平访问捷克共和国时,他的身边有一位神秘的中国大亨。这名大亨有着宏大的政治野心、烧不完的钱以及跟捷克总统亲密的关系。他就是华信能源老板叶简明。

对于中共而言,成功拉拢捷克是一个巨大胜利:它在欧洲赢得了一位可靠的朋友,一位美国军事盟友和一个位于战略重要地区、曾被视为自由民主堡垒的国家。捷克总统泽曼宣称,捷克希望成为“中国在欧洲投资扩张的永不沉没的航母”。

华信能源为中共的这个野心冲锋陷阵。在两年之内,华信能源在捷克花费10亿美元进行各种交易。叶简明聘用前捷克官员,包括前国防部长。华信能源收购了地标建筑、本地酿酒厂、一家足球俱乐部。叶简明因此成为捷克总统泽曼的特别经济顾问。

然而,叶简明今年突然被拘捕,暴露了捷克跟中共这段关系的危险。捷克总统的批评者说,这证明捷克不应该将自己的未来和命运跟中共捆绑在一起。

中共使用金钱向国外扩张

野心勃勃的中共在使用金钱、商业交易等鼓励措施在国外扩张实力。在美欧出现裂缝、欧洲面临诸多挑战之际,中共的棒棒糖显得特别有吸引力。

但是跟中共拉近关系意味着更容易受制于一个不透明的政治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投资是受到政治驱动,而非受经济驱动,从而容易导致大白象工程(一些造价昂贵但没有实际效用,或成本过高但回报少的工程项目)。

在捷克,叶简明的突然消失让捷克领导人大吃一惊。他们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似乎获得政府背书的人会被抓?他们也搞不懂,为什么华信旗下智库高管何志平会被控贿赂乍得总统?

捷克总统的变化

在政治生涯早期,泽曼是一个民粹主义者,反对跟俄罗斯和中共交好。他在1996年甚至告诉媒体,那些试图跟北京加深关系的人应去做眼睛矫正手术。

但是当泽曼2013年赢得捷克总统宝座的时候,欧洲的现实改变了。

全球金融危机冲击著欧洲的统一。叙利亚难民涌入,加剧本土主义情绪,促使本地政客反对欧盟领导人。西欧不再是东欧国家眼中唯一的靠山。

此时,中共开始向东欧和中欧投入金钱和政治资本,作为扩大在欧洲影响力的途径。中共领导人视东欧为一片待开发的沃土。虽然英、法、德欢迎北京的投资,但是它们在人权问题、南海问题上批评中共。东欧、中欧就不那么在乎。

中共还启动了16+1行动,以扩大跟十几个东欧和中欧国家的合作。中共在欧洲的影响力已经显而易见了。希腊去年在联合国阻止了欧盟批评中共人权的声明。希腊和匈牙利在2016年淡化欧盟有关南海的声明。

在中共的糖衣炮弹下,捷克也沦陷了。

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反共人士哈维尔成为捷克第一任总统。他在1990年邀请达赖喇嘛访问,触怒北京。他毫不客气地回敬中共说:“恐吓、宣传和镇压,不能代替理性对话。”

但是泽曼却背叛了哈维尔的外交路线。他不再支持达赖喇嘛,也不再跟台湾关系亲密。他在2014年访问中国。一年之后,他成为唯一一个参加中共纪念二战胜利大阅兵的欧盟国家领导人。

华信能源跟中共的神秘关系

泽曼2014年的访问达成一系列商业交易,包括捷克金融公司跟华信能源的合作合同。

华信的老板叶简明出身福建农村。他收购了一个走私商人的资产,几年之后不知怎么地,他的商业王国就扩大到3万雇员。

更神秘的是,华信能源总是按照中共领导人的愿景开疆拓土。中共希望向何处扩大影响力,华信就冲向何方。它在阿联酋和哈萨克斯坦做交易。它拉拢阿尔巴尼亚、斯洛伐克、保加利亚、苏丹和乌干达等地的最高领导人。去年,它同意收购俄罗斯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90亿美元的股份。这将华信牢牢地置于北京和莫斯科之间复杂而重要的关系之中。

叶简明自己说,他曾在一个叫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机构担任副秘书长。据美国国会研究员及美国前驻华武官、国防研究机构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主任石明凯(Mark Stokes)说,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隶属于中共人民解放军。

叶简明也刻意塑造出他拥有政治关系的个人形象。叶简明上海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装裱起来的习近平书法作品。他的桌面上放着一部红色电话,特意模仿中共高层使用的内部电话“红机”。

华信还会按中共的地缘政治野心出牌,投资横跨欧洲、中东、中亚和非洲。它的交易促进了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

华信甚至在习近平访问捷克的时候充当了接待方的作用。布拉格一个区的区长克拉(Ondrej Kolar)说,对习近平的欢迎活动“不是由国家组织,而是由一家私人公司组织的”。“华信能源组织了整个活动。”

华信安排了领导人行车路线的中共旗帜——这一景象让人想起苏联。当某些旗帜被抗议人士污损,华信就负责更换。

克拉说:“感觉回到了70年代或80年代。它也透露出,是华信能源花钱置办的那些旗子。”

跟中共拉近关系的恶果已经显现。在中共的压力下,一名捷克大屠杀幸存者的奖章被撤销。88岁的大屠杀幸存者布拉迪(George Brady)本来准备在2016年的国宴上被授予奖章。他的姐姐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毒气室,他将她的故事写成畅销儿童书《哈娜的手提箱》。

但是布拉迪的侄子赫曼(Daniel Herman)是捷克文化部长,并且打算会晤达赖喇嘛。泽曼办公室打电话给赫曼,说如果他会晤达赖喇嘛,当局就取消给布拉迪的奖章。赫曼会晤了达赖喇嘛,奖章于是没了。

一宗腐败案打乱了中共策略

但是中共拉拢捷克的策略遭遇一个最大挑战。

去年11月,美国当局逮捕了华信旗下智库高管何志平,指控他贿赂乌干达和乍得官员,以换取石油开采权。

捷克官员说,在何志平被逮捕之后,叶简明就被中共当局拘捕了。随后,华信遭遇一系列问题。它对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收购失败了。中国评级公司警告,华信背负很大的债务。

4月份,泽曼会晤了中信集团官员,这是一家中共国企。它同意收购华信欧洲分公司的一半股份。

看起来,中共要继续通过商业拉拢捷克。但是面对华信翻车、叶简明入狱,捷克应该获得什么启示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