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收窄言论自由 香港《十年》不远

澳洲学者凯大熊(Kevin Carrico)(苹果日报图片)

中国大陆的大学多次传出有教授因课堂上发表“政治错误言论”遭学生检举、进而被校方处分的事件。由于学生检举老师成风,已有中国大陆的教授表示愤怒,形容上课像在上演谍战片。

这类学生检举教援“政治观点不正确”的情形也随着中国大陆留学生散播到海外。澳洲麦格理大学中国研究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接受港媒《苹果日报》专访时,透露有澳洲的大学讲师在课堂上说台湾是个国家,竟遭到中国大陆留学生投诉,并被贴上“台独”标签。

澳洲校园学术自由受威胁

获香港邀请访问的澳洲中国研究专家凯大熊(Kevin Carrico)指出,中共近年来加大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澳洲大部分的中文媒体已被收编,而大学教职员则饱受威胁。

例如,澳洲有大学讲师在课堂上提及台湾和香港问题时,称台湾为国家,竟有中国大陆学生投诉,要求讲师“更正”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甚至有学生将该学者的个人资料放上网,标签为“台独支持者”。凯大熊认为,在大学教育容许讨论是非常重要的,如今却出现“不容讨论的绝对真理”,令人忧虑。

《十年》不远

这位长期研究中国大陆与香港的澳洲学者在访港期间,正适逢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在演讲中称港独是达成香港民主唯一方法,而引来北京和香港特区政府愤怒之时,凯大熊也因此有感而发。

这位同情港独理念的学者认为,无论独立是否可行,但有空间公开讨论港独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凯大熊指出,部分香港人以为不谈港独、避免触怒北京,就能继续享有自由,但这是对言论自由基本概念的误解。

他表示,误解言论自由的港人,是没看清北京的行事风格(How Beijing works)。DQ事件正始于陈浩天,因为主张港独就不能参选,造成更多不同政治光谱的人被DQ,而北京当局就是用香港民族党来测试底线,逐步收窄香港的言论和结社自由。凯大熊担心如此下去,香港会有更多冒犯了北京的政党可能都会被取缔,最终只剩下非常有限的政治空间,使电影《十年》的情况不用十年便会出现。

凯大熊指出,一国两制最初的构想,就是承认香港制度较中国大陆制度好,反映的不只香港模式的独特性(uniqueness),更是其优越性(superiority)。他回忆03年首次到香港时,最深的印象是香港与中国大陆其他地方不同,享有自由可诚实地表达意见,但近年来发现这种独特性开始消失,媒体和书店等都受到更多限制。他说,这对香港人以至所有中国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