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沉雁:土耳其那位埃尔多安是怎么炼成的

不愿让本国人民做代价却让我们做代价。埃尔多安的本国人民,可不单指土耳其人民,还包括他梦寐以求的新奥斯曼帝国人民。就为了他的新奥斯曼帝国之梦,埃尔多安在全世界寻求代价。埃尔多安不是一个坏总统,但丝毫不影响他是一个坏人。这是埃尔多安的原罪,也是今天土耳其人民以及阿拉伯世界自食其果的悲剧。

土耳其里拉崩盘事件吸引了全球眼球,各路关注的舆情都开始纷纷解读埃尔多安肆意乖张所导致的国家悲剧。我本对国际时事没有兴趣,但刷屏信息多了也让我碎片式地了解一下埃尔多安。但随着我对他了解的越多,我的困惑就越多。埃尔多安究竟是怎么炼成的?这是一个三言两语难解之谜。

我首先定义埃尔多安不是一个坏总统。当里拉狂跌时,作为总统的埃尔多安当然心急如焚,但他祭出的解决办法是两点。

(1)鼓动国民将藏在枕下的黄金、美金和其他值钱的东西拿出来买里拉。注意,是鼓动,而不是强制性地以燃油税、房产税、车船税、或社保归税务缴纳的方式直接抢。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埃尔多安对自己国民不是最坏。

(2)他公然宣称说找中国和俄罗斯寻求帮助,并希望直接在中国发行土耳其国债解困。俄罗斯能帮助他什么,才广东省的GDP,只有中国才可能帮助他。看,埃尔多安不愿将土耳其人民当作代价,他非常聪明地知道在哪去寻找代价,这样优秀的总统只有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可以比肩。

这第二点才是埃尔多安的本质,不愿让本国人民做代价却让我们做代价。埃尔多安的本国人民,可不单指土耳其人民,还包括他梦寐以求的新奥斯曼帝国人民。就为了他的新奥斯曼帝国之梦,埃尔多安在全世界寻求代价。埃尔多安不是一个坏总统,但丝毫不影响他是一个坏人。这是埃尔多安的原罪,也是今天土耳其人民以及阿拉伯世界自食其果的悲剧。

埃尔多安在1998被判监禁10个月并剥夺五年政治权利,但很快他又重新组建温和的正义与发展党而重出江湖。2001埃尔多安领导下的政发党在议会中大获全胜,从此之后政发党几乎绑架了议会,很快修宪解除了埃尔多安从政的禁律。埃尔多安分别在2003、2007和2011三次胜选为总理,人气一路飙升势不可当。在2014年又成功修宪废黜了议会总理制而转变为总统制,其实就是为了埃尔多安量身修宪,他在2014年首选中以51.7%的压倒优势获任土耳其修宪之后的首任总统。2018年第二次当选已经是例行公事了。

为什么埃尔多安能在土耳其连续二十年获得热拥?因为他是一个最不坏的总统。自2001埃尔多安重入政坛总理之后,土耳其开启了中国模式的大发展,包括加速国进民退、努力吸引外资、创造外贸顺差等方式,让土耳其从2001的人均产值2000多美元飞升到2017的10500美元。

为了让国民过上好日子,埃尔多安凭借北约成员国优势绑定美国的伙伴关系,得到了美国在政经军各方面的优惠支持。为了蹭进欧盟,埃尔多安也是黑头发谈成了白头发,尽管还是呆在候选国冷板凳上,但他有不屈不挠死皮赖脸也要加入欧盟的决心,与某国当年加入世贸是一个样子。

但为什么欧盟一直将土耳其挂在壁上观呢?因为欧盟核心成员国觉得埃尔多安不是一个好人。好人怎么会打压抓捕反对党和排斥不同信仰呢?这不是好人的做派,结果他连美国传教士布伦森也不放过,还给安一个企图闪电罪。埃尔多森问题就在于,他爱自己的国民但他恨自己的政敌,前者是他稳坐总统的一把利剑,后者是他融入文明世界的一座大山。

埃尔多安是世俗政权的总统,也是信仰安拉的宗教领袖,但又不能简单地将土耳其政治定义为政教合一,尽管带有浓厚原教旨的政发党是一党独大。土耳其不同于伊朗,伊朗是典型政教合一的政治,伊朗老百姓可惨了,但土耳其人民过得可好了。

埃尔多安作为总统对自己人民好到什么程度?有一个例子可以为证。有一次埃尔多安的车队经过一座桥,桥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看样子想轻生,埃尔多安就示意停下车队,助理去桥上将小伙子护送到埃尔多安的车窗,埃尔多安就与小伙子攀谈了半个多小时,结果,小伙子深情地吻了一下埃尔多安的手背,欣然接受安全助理护送到精神医院获得救助。这,你作为土耳其国民不选他选谁?

埃尔多安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妓也不包三,生活自律而质朴,他爱他的人民,他爱安拉,爱真主,爱所有安拉信徒,他是一个极富雄心壮志的政权元首和宗教领袖。埃尔多安深受土耳其传统文化的影响,他非常着迷于地垮欧亚非的土耳其帝国之曾经辉煌,他希望世界中心重新回到新奥斯曼帝国。一句话,他想做土耳其,不,阿拉伯世界的好男儿。为了他的理想,对内镇压库尔德人和一切反对派从不手软,对外激烈反对以色列从不含糊。他也是不惜一切代价,只是这个代价不是他的人民,而是寻求代价的世界替代羊。

埃尔多安反以色列的同时更反叙利亚巴萨尔。叙利亚问题之所以成为烂尾楼,除了俄罗斯明确死保巴萨尔政权之外,就是埃尔多安的地缘政治角色让美国左右为难。反巴萨尔的库尔德武装是美国极力打造的叙利亚反对派,但库尔德武装又是埃尔多安不可宽容的死敌。为了遏制库尔德人和巴萨尔,埃尔多安不惜牺牲家族名誉走私军火和石油帮助IS。于是,叙利亚问题就陷入一团乱麻的泥潭。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坚决反巴萨尔,俄罗斯坚决保巴萨尔,埃尔多安坚决打库尔德和巴萨尔,同时又暗中支持IS。

在叙利亚问题上,埃尔多安的敌人是巴萨尔、俄罗斯、库尔德、以色列、还有自己的伙伴关系美国。这还没完,埃尔多安暗地里与伊朗结成同盟,所以,当川普发推加税土耳其钢铝时,伊朗外长第一个站出来帮土耳其说话,但伊朗又是铁定支持巴萨尔。

他发展上依赖美国,但在地缘政治上又对美国说不。他经济上依赖欧洲,但在文化上又不愿融入欧洲。他2015年11月对俄罗斯军机痛下杀手,但他又很快与普京结成战略伙伴关系。他西装革履与文明世界套近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求成就自己新奥斯曼帝国梦想的源源不断的代价。

伊朗人民不喜欢鲁哈尼但喜欢埃尔多安,埃及人民不喜欢穆巴拉克但喜欢埃尔多安,真主党喜欢埃尔多安,巴勒斯坦更是将埃尔多安当成反以色列的一面旗帜。埃尔多安俨然是伊斯兰世界百爱不厌的尤物,但埃尔多安又是文明世界不可理喻的怪物。他既是土耳其人民的救星,但他又是土耳其人民的噩梦。他爱真主却不爱真理,他爱人民却不爱人,他是一个最不坏的总统,但他却是一个最不好的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沉雁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