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草菅人命!四千多志愿军冻死在长津湖

“当美军陆战1师和陆军第7师参谋部最后逃跑的时候,我们奉命从侧翼追击,追到一条公路上。那是美军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我们发现有大约一个连的志愿军部队。我上去一看,发现这是20军的部队,戴着大盖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来,穿着胶鞋和南方的棉衣。每一个战士都蹲在那个雪坑里面,枪就这样朝向那个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结果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硬了,他们都活活冻死在那个地方了,一个连。”

1950年11月,中美两军在朝鲜长津湖地区展开了一场激战。在零下30~40度的严寒中苦斗20天,但中国军人都只穿着单衣。此役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冻死4000余人。据当时在27军任营指导员的迟浩田(1988年授上将军衔)称,他是全营唯一没冻伤的。志愿军战士四肢基本冻僵,投掷手榴弹,由于温度过低,只能用嘴咬弦。

1950年11月8日,中共志愿军第二十军奉命分三批紧急入朝参战。当时二十军长期驻防江浙地区,部队只配发了华东地区穿着的夹衣和夏季军装,按照原定计划,入朝所需物资装备统一集中在沈阳、梅河口一线补充,由于入朝命令忽然提前,打乱了补给计划。

二十军先期入朝的志愿军官兵,身穿夹衣军装,甚至有的部队还穿着夏季军装,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高寒地区与装备精良的美军展开了一场殊死的较量。

士兵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冻死在战壕里,如冰雕一般。(网路图片)

1950年11月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奉命分3批紧急入朝参战。当时20军长期驻防江浙地区,部队只配发了华东地区穿着的夹衣和夏季军装,按照原定计划,入朝所需物资装备统一集中在沈阳、梅河口一线补充,由于入朝命令忽然提前,打乱了补给计划。

志愿军仓促单衣入朝4千多冻死长津湖(网路图片)

20军先期入朝的志愿军官兵,身穿夹衣军装,甚至有的部队还穿着夏季军装,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高寒地区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展开一场殊死较量。

1950年11月28日,在长津湖战斗中,59师177团6连奉命固守死鹰岭高地,配合第27军阻击南逃之敌。

士兵冻死在战壕里,如冰雕一般。(网路图片)

死鹰岭阻击战打响了!兄弟部队的官兵发现,敌人于死鹰岭下顺利南逃,而固守在死鹰岭高地的官兵未放一枪一弹。他们愤怒地派出一名参谋到死鹰岭高地查问原因。

当这名参谋冲上死鹰岭高地时惊呆了:6连的125名官兵一个个身着薄薄的夏季军装,持枪俯卧战壕,保持着战斗姿势,全部冻死在死鹰岭高地上,彷佛是一群随时准备跃然而起的冰雕……

官兵保持着战斗姿势,全部冻死(网路图片)

后来,战友们在6连上海籍战士宋阿毛身上发现了一首绝笔诗(原诗附后)。:

〝我爱亲爱的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我绝不屈服。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守在我的阵地。——上海籍志愿军战士宋阿毛绝笔。〞

上海籍战士宋阿毛绝笔诗(网路图片)

一个连活活冻死(网路图片)

27军战史记载了志愿军战士们是在如何残酷的条件下作战的:食物和居住设施不足,士兵忍受不住寒冷,非战斗减员达1万人以上,武器也不能够有效使用。战斗中,士兵在积雪地面野营,脚、袜子和手等冻得像雪团一样白,连手榴弹的弦也拉不出来,引信也不发火。迫击炮的身管因为寒冷收缩,导致迫击炮七成无法射击。士兵们的手与炮弹炮身都粘在一起了……

官兵一个个身着薄薄的军装(网路图片)

战后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致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并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报告了严寒和饥饿给第9兵团带来的巨大损失:27军80师242团第5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7师第31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志愿军一个个都硬了(网路图片)

27军老战士邹世勇也亲身经历:“当美军陆战1师和陆军第7师参谋部最后逃跑的时候,我们奉命从侧翼追击,追到一条公路上。那是美军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我们发现有大约一个连的志愿军部队。我上去一看,发现这是20军的部队,戴着大盖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来,穿着胶鞋和南方的棉衣。每一个战士都蹲在那个雪坑里面,枪就这样朝向那个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结果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硬了,他们都活活冻死在那个地方了,一个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