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我们这些月薪过万的都市穷人

如果你在一线城市,月薪一万左右,还是税后,那仅仅只是渡过了温饱阶段吧,远达不到体面。

在三四线城市的人,可能觉得月入一万,不低了呀?

简单算笔账。

一线城市,如果你想租一个稍微体面的房间(我们都不说一室一厅这么奢侈),在市区地段,一个月怎么说也要四五千吧。每天一百块的三餐伙食费,最基本了吧,一个月三千,剩下两三千,要应付除了吃和住以外的所有开销。

你怎么舍得随心所欲地看电影、买衣服、挑化妆品、旅游?

过去一个月,一线城市的房租又大涨,北广深同比增长超过20%,有多少人,在城市最贵的写字楼上班,却租不起旁边最便宜的房子。

我太了解做月入一万的普通白领,是一种什么穷酸的感觉了。

1

N年前,我在学校当老师,那时候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万块钱,年薪也就十万这样。那时候谈个女朋友,偶尔开车去另一个城市度周末,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请客吧,我也是要脸的大老爷们呀。

虽然,吃饭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会盘算着四个菜是不是就差不多了,还能不能少点一个荤菜;

即便这样省吃俭用,一次度个周末,都要花掉我近三分之一的月工资。注意,那时候的我,还在三线城市,不需要付房租,因为家里有房子住。

后来去香港念书,也是因为穷,和几个人合租了一间公寓,我单独租了一个五六平米的小房间,只够容纳一张一米的床和一个衣柜,即便这样,一个月也要6000港币租金。

太特么贵了,当时觉得.

可能是经历过那几年囊中羞涩的日子,所以虽说现在算是半个有钱人了,但是消费并不怎么升级:

去出差,一千块一晚的酒店坚决不住,只不过从两三百的如家,升级到了一晚四五百块钱的全季酒店;

两年之前,我出门一直坐经济舱,后来写了《你和头等舱的距离,差的不只是钱》,才升级到了头等舱。

我个人比较幸运的是,留在香港工作后的第一年就赚到了第一桶金,才能有底气留在一线城市继续奋斗;不然的话,我一定扛不住巨大的财务压力,可能一两年后就会滚回家乡三四线城市吧,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现在。

所以,在城市奋斗的年轻人,存不下钱,是很可怕的事情。

2

我们天天讲这是一个投资的时代,我们应该投资未来,投资自己。口号这么给力,如果没有钱,投资什么?

巴菲特老人家说的好,说年轻人一定要早点存钱,及时投资。存钱是一,投资是后面的零。

有钱才有希望。这是在城市生活的现实。

其实,一座城市的衣食住行成本越来越高,表面上看,打击的似乎是年轻人的物质消费力,迫使年轻人只能选择节衣缩食地过日子,但其实这都不算什么。

没钱真正打击的,是年轻人对未来的希望。

如果一个人,还没有能力赚够钱养活自己,请不要随便和他谈梦想,那是对他的不尊重。

“梦想,呵呵,先活下来再说吧。”

而现在雪上加霜的是,年轻人支出最大的成本和刚需——租金,开始大涨了。

租金涨比房价涨更可怕。

对于奋斗在一二线的年轻人来说,买房,那是未来要头疼的难题;而租房,是当下这一刻切切实实要面对的问题。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租金上涨,是比食品价格上涨更要命的事情,衣食住行,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往往是最重要的,不仅是生活品质,更是精神寄托。

而面对无法承担的高房租,一种选择是对房屋质量的妥协,同样的价格,被迫选择更小的空间,或者更差的居住环境。

另一种选择,一种不愿妥协的妥协,就是搬到离市区公司更远的位置,原来上班走路骑车30分钟,现在上班地铁一小时。而更多人因为租金上涨,可能会选择住得更远。

对于在一二线城市奋斗的年轻人,跑不过房价上涨,还能选择放弃买房,体面生活,但是跑不过租金上涨,唯一的可能就是一步步被排挤到城市边缘,提前退场,正如网上评论,“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最后逼我离开北京的是房价,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房租。”

当一批年轻人被高房价击垮,无奈之下选择租房之后,如今的房租飞涨,又一块阵地已经开始失守。

一线城市,留给年轻人的时间,不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