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德阳女医生自杀 网络正义与人间悲剧一步之遥

四川德阳一位儿科女医生8月20日在游泳池与两名男孩发生冲突,监控视频显示安医生老公将男孩往水里按了两下。目前事件过程说法不一,涉事男孩家长称只是有接触,而据安医生的朋友张医生后来向记者描述,男孩当时在泳池里摸了安医生的屁股,安医生才让他们道歉的,孩子遭训斥后,又向她吐口水做鬼脸。

泳池冲突后,涉事男孩父母带人与安医生夫妇发生冲突。随后警察介入,安医生老公道歉。这场事实不清的矛盾和剪辑不完整的泳池视频成为了新闻素材,各路自媒体和传统媒体,开始用诸如《怀疑因妻子游泳时被撞到,男子竟在游泳池中按着小孩打》等类似有倾向性的标题传播此事。安医生和她丈夫收到了来自全国网民的谩骂和人肉搜索。5天后,安医生不堪其扰,选择了自杀。

这是日常生活里很小的矛盾冲突,但最后以安医生吞下500颗药丸结束生命为终点。因为整个事件的过程,还没有权威的调查梳理,目前不同立场的人,指责的矛头各不相同。有人说是涉事男孩及其缺乏教养的家长酿下的悲剧,有人说安医生的丈夫有责任,还有人称德阳当地接单炒作的营销号、以及不去核实信息就传播的专业媒体,对安医生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回头来看,安医生与涉事男孩家的争端在警察介入、协调道歉后,本来就可以告结,但最终在网下网上各种力量的接力中,酿成让人心痛的悲剧。这件事反映出许多值得思考的旧问题。一个方面是一个人应该怎样克制对他人的敌意,对恶意的使用有没有限度?另外一个方面是社交媒体状态下,网络正义必须以事实为准绳,人肉搜索和随手转发之前,请记得那句“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那些因为安医生的死转而人肉搜索涉事男孩及其家长的网友,可能不少是此前谴责安医生,人肉搜索安医生及其丈夫的人。人肉搜索成了他们在网络正义的名义下,呼啸来去的道具。无论是人肉安医生,还是人肉孩子,这些人都成了“正义人士”,这是极其荒谬的地方。

我们为安医生感到惋惜,认为她的刚烈不值得,但仔细思量,安医生其实是时下某种现实的牺牲品。在这种现实下,个体之间的矛盾冲突欠缺止息的办法,个人的权利边界不只是容易被公权突破,也极易受到其他社会成员无底线、无道德的侵犯。恶猜公权已是不能,善待个人更是难上加难。

这些年来,太多的社会新闻展现了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恶意和恶人,从公交车上变老的坏人,到广场舞中制造噪音的大妈,再到各种引发争端的熊孩子,凡是有人的公共场所,无不会发生私人间的纷争。尽管它们是小事,但同样涉及个体权界的大问题。就像安医生自杀那样,它们看似琐碎,实则关系重大。

而且以社交媒体的泛滥,个人恶意很容易演化为集体的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需要约束。

这些引发巨大关注的个案,理应被当作剖析权利和责任边界的标本,让人通过案例,看清什么是善恶,各自应收获什么。如果只是喧嚣中少了条人命,遇到下个事件依旧是一地鸡毛的喧嚣,那人命就被看的太轻了。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在大是大非中寻找个人与公权的位置,追求两者之间的平衡,但对日常生活中个体之间的龌龊缺乏权利意识。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新闻将个人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安医生这样的案例再一次敲响警钟,日常生活中的恶意也会杀人,那就需要自我克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搜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