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今与多国建交不兑承诺 马维拉1年就死8万人 70年前如此庄严承诺中国人

图为马拉维湖。(维基百科)

中共不断用“金钱”收买中华民国的邦交国,但当这些国家与台湾断交、与中共建交后,中共承诺的条件“并未如实兑现”,马拉维(马拉威)总统曾对此后悔自责。马维拉还因为失去台湾在爱滋病上的帮助,造成1年就有8万人死于爱滋病。中共还不断地欺骗中国老百姓,曾经中共再三对人民也对世界作出了承诺:结束一党专制,学习美国,实行民主!结果……

8万人死于爱滋病

据东森新闻、TVBS等台媒报导,过去与台湾断交的国家,大多被大陆巨额金援投资吸引,2008年断交的马拉维,也是被60亿美元的陆资吸引,但与大陆建交后却没有迎来想像中的美好未来。

当年台湾在马拉维建设医院,设立了“彩虹门诊”治疗爱滋病,除了有效控制、治疗外,也对病患进行完整的病例追踪,因为断交,台湾驻扎在马拉维的医疗团撤走,前来接手的大陆医疗团,除医护能力不足,连英文能力都普遍不足,第二年马拉维就有8万人死于爱滋病。

图说:在和马拉维仍有邦交时,台湾驻马拉维医疗团曾在接生婆结业典礼后,赠送每位学员一辆脚踏车。(摘自外交部通讯)

同时,因为陆资的大举“入侵”,几乎把马拉维本土商人的生意抢光。马拉维人只能在大陆企业下工作,而华人老板的常态性低薪,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虽然当地的法定月薪为20美元,但中国雇主常常只给13美元。

低薪、压榨、文化冲突,引起了2011年的反华示威,到2016年马拉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8年与台湾断交时还要低。

报导说,当时与中共建交的总统莫泰,曾坦言后悔与中华民国断交,更表示:“无法向人民交代”。

“我们离开的时候,的确很不舒服”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台湾外交部通讯刊载,由陈志成、余广亮医师共同撰写《爱在非洲蔓延时-我驻马拉维医疗团之现况与展望》一文记录,当时台湾医疗团队20人在马国北部姆祖祖中央医院工作,不仅补足临床人力,更指导当地提升医疗水准,协助医院管理;

另外还开展许多公共卫生计划,如设立爱滋病“彩虹门诊”,训练接生婆和助产士,办捐血建置血库,手术小组巡回医疗,设置马国最好的医学图书馆,出版医学手册,添购爱滋检测仪器,建立爱滋病患身分辨识资讯管理系统等将病历电子化。

图说:在台湾和马拉维断交后,以挪威非营利组织成员身分重返马拉维服务至今的吴宗树。(摘自吴宗树脸谱网)

文中提及,“彩虹门诊”取自圣经上帝与人立约设立彩虹作记号,彩虹代表不被上帝遗忘;另外为了避免歧视,患者不用说去看爱滋病而可以说去看彩虹。

2006年台湾卫生福利部派驻非洲代表卢道扬医师坦言:

“我们离开的时候,的确很不舒服。因为那么好的公共卫生跟临床的工作计划,我们还有很多本来想要做的研究,还有跟其他伙伴的合作也不得已就这样子很突然地中断。可惜的是,我们在北部姆祖祖中央医院所做的爱滋病的计划被列为所谓的公共卫生的部分,并没有新的援助进入,而是由原来我们本来就很熟悉的伙伴撑起来。当时让人非常忧心,接下来怎么办?”

卢道扬指出,当时台湾团队与美国疾病管制局以及许多国际组织合作,台湾为马国建立很强捍的资讯系统,大幅缩减领药流程,造福很多爱滋患者,降低死亡率。

断交前一年在马拉维服替代兵役,断交后仍放不下心,以挪威国际路加组织研究员身份重返马拉维服务至今的吴宗树28号在马国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越洋采访说,中国医疗队只做内外科、妇科、儿科、麻醉、放射等专科医疗人力补给,不看爱滋病患。

同中共建交的国家未得到中方资助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说,从马拉维的例子显现出在两岸外交争夺战中,台湾并非没有优势。台湾的优势在援外项目相较接地气,像优势医疗水准、农耕技术、教育援助,对当地国人民基本生活帮助也有改善,历历在目。

立委王定宇曾爆料,中共抢夺台湾的邦交国刚果、赞比亚、莫桑比克等非洲国家时,也都答应给一大笔钱,但中共答应的钱不但没到,这些国家反而涌进了大批中国公司、国企和工人,使当地人成为中企的奴工,国家也变成欠债。

报导说,前年与中华民国断交的圣多美普林西比,至今还没拿到中共承诺的1亿4千万美元赠款,其机场扩建的工程也无限延期。

2007年与台湾断交的哥斯大黎加,中共曾承诺,提供4亿美元兴建高速公路,至今已经逾10年,工程却无进展,连桥墩都还没盖出来,让哥国当年盛大的动土典礼显得格外讽刺。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8月2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中共“不断挖台湾外交墙角”,很多国家跟中国建交后,中共原来的承诺“并未如实兑现”,造成很多国家既有台湾遗留的医疗设施和有助国民生计的措施无法延续,又对当地民众造成非常大的损害。

中共还不断地欺骗中国老百姓。【一九四九年前,中共为了夺取政权,再三对人民也对世界作出了承诺:结束一党专制,学习美国,实行民主!毛泽东和中共喉舌当年的那些言论,被一位大陆知识分子编辑成书《历史的先声》,食言失信的中共被钉上了耻辱柱,也把这本书禁了。以下是《南方周末》前资深评论员笑蜀在1999年出版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的节选。】

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1944年

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周恩来,1944年

人民所享有的民权,不能不是愈到下层,愈广泛,愈直接。代表人民的所谓代表机关,不论是国会也好,人民代表大会也好,必须由人民自己选出的代表组成,否则这种机关,便不是民意机关。人民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么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作投票的工具罢了。

--《新华日报》1944年

有人说:「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和污蔑。」。共产党作为民主的势力,愿意为大多数人民、为老百姓服务,为抗日各阶级联合的民主政权而奋斗只要一有可能,当人民的组织已有相当的程度,人民能否选举自己所愿意的人来管理自己事情的时候,共产党就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将政权全部交给人民所选举的政府管理。共产党并不愿意包办政府,也是包办不了的。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与目的外,没有其它的利益与目的。

--刘少奇,1940年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

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民主一日不实现,中国学生的爱国运动却是一天也不会停止的。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9日

立即释放全国政治犯!严惩虐待犯人、毒杀犯人的凶手!未获释放的政治犯应切实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准再有虐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为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8日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