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中国资金为何越来越不受全球欢迎

六十年代中国一穷二白,又被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围堵,陷于孤立的中国政府为了稳住人心不惜自欺欺人,喊出甚么"中国的朋友遍天下"之类的口号。实情民众都知道那时中国的朋友只有阿尔巴尼亚等几个无关痛痒的小国。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富起来了,跟她有邦交的国家多不胜数;然而,富起来的中国邦交国虽多,真正的朋友伙伴却不多,倒是提防、防范甚至视她为威胁的国家越来越多。六十年代中国的朋友没有遍天下,今天也好不了多少。

拒做附庸大马叫停中资基建

看看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重新执政后的言行就知道邻国如何看待富起来的中国。他上任后很快就拍板决定停建中方大力投资、与一带一路有关的几个重大基建项目。马哈蒂尔表面的理由是项目超出大马国力,令国家负债太沉重;实情是他不想在基建及财政上倚赖中国,受她的影响甚至摆佈。

访问中国回来后马哈蒂尔再连番向中国企业在当地的投资项目发炮,指摘中国企业投资的工业园建造"万里长城"般的围墙是在制造国中之国,想把工业园变成由中国企业及保安管理的地方,大马执法人员则无权置喙。马哈蒂尔明言工业园要拆走围墙,强调园区仍有大马警方执法。

马哈蒂尔另一记重炮则针对一个由中国房地产企业牵头的1,000亿美元豪宅项目,批评计划只是为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打造,马来西亚人买不起,他威胁说不会让物业买家取得马来西亚居留权及国籍。马哈蒂尔连番对中国在大马的投资出招及出言狠批,反映的正是对中国的不信任及提防,担心本国会沦为中国政府及企业的附庸。

马来西亚对中国投资的抵制、反弹不是孤立的,其他不同国家也纷纷采取措施限制中国企业投资,以保护本国经济利益以至国家安全。澳洲政府早前就表明禁止中国的互联网基建巨企包括中兴及华为参与竞投澳洲的5G网络发展,以免影响国家安全。前几天有消息指日本政府会采取类似做法,在打造5G网络时把中国的科技巨企排拒在外。其他如欧盟、美国也纷纷对中国企业收购当地大企业或参与高科技开发设限,甚至明令禁止。

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接连出招限制、提防中国企业当然涉及地缘政治利益,经济争雄,但更关键还在于中国的集权体制,在于中国政府对中资企业(包括国营及民营)的强大控制力。在其他国家眼中,大部份中资企业根本不是有独立行事及决策的商业实体,根本不是在商言商的公司,而是中国政府的政治经济工具,或至少在有需要的时候会成为政府的工具。例如中国旅行社、旅游网年前因萨德系统问题响应政府杯葛到南韩旅游,令南韩旅游业界吃尽苦头。

贪腐文化盛行各国怕受感染

类似做法极可能在其他服务重演。以5G电讯网络为例,一旦由中国巨企取得建造合约,这个重要基建便可能间接受中国政府控制,谁也不知道一旦两国交恶或起冲突时中国政府会否借这家中资企业之手控制、拖慢甚至瘫痪网络运作,其他国家自然不放心。

而且,北京当权者的控制慾、权力慾是无止境的,他们会肆无忌惮使用手上的权力控制外派、在外地的中国人。留学生、学者要管,大企业的老闆及高层行政人员要管,银行高层要管,游客也要管。总之,任何在外地的中国人都摆脱不了北京的控制,或多或少要听北京政府指示。在其他国家眼中,这些企业家、学者、专家随时都会成为中国政府的棋子,为中国的政治利益服务,甚至从各个层面影响别国内政。澳洲政府及传媒不是已揭发有中国资金、资源在影响当地政治人物、影响国会议员及国会选举吗?

何况,中资企业长期在不懂市场规范、普世价值的环境下运作,只想用大陆拉关系走后门的一套办事,不懂尊重当地法律、规范与传统,很容易把中国的贪腐文化传染到别国,造成长远祸害,人家自然有戒心。

八十年代日本企业大举进军海外市场也一度引发美国传媒反弹,担心日本买起美国。但由于日本企业基本上在商言商,没有肩负日本政府的政治任务,这些忧虑没有发酵。中国却不同,她的企业、资金、投资项目都大有可能是中国政府加强影响及控制外国的"木马",她的外派高层人员都可能是政府的棋子。其他国家对此怎会不加强提防,甚至把她们拒诸门外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