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核工业大跃进后遗症 甘肃铀矿渣放射性污染遭隐瞒

2018年1月4日,陕核集团和甘肃核地质212相关人员在该退役军工铀矿调研矿渣处置。其身后的矿洞显示其简陋的状况。(核地质212大队官网)

2018年1月4日,放射性处置人员在矿山现场。(核地质212大队官网)

甘肃省张掖市一处长期埋放有辐射性矿渣的弃置铀矿,据报因处理不当发生泄漏及污染周边环境。但核工业部及甘肃工信委将有关消息封锁,不但周边老百姓不知情,连地方政府也可能被蒙在鼓里。(黄小山/文宇晴报道)

从事矿务工作多年的林先生向本台证实,泄漏核物质的铀矿是红石泉矿,位于张掖市山丹县红石泉火车站附近的祁连山。

林先生称,按照要求,这些带有放射性的矿渣应进行深埋,并用水泥封闭,但据他所知,负责处理的核地质单位,只雇用了一些人用土堆矿渣进行表层覆盖。第二年祁连山雪水一融化,很多地方就出现泄漏。但他承认,目前因为无精确的监测,不知道具体污染的实际后果如何。

林先生说:那矿山啊,当时在山丹县,有个红石泉嘛。那个废渣啊,国家就给点钱要把那废渣深埋,然后水泥灌,盖死。盖死后不污染的嘛。但是呢,他就让那老百姓就那上面盖点土,撒点那个草仔,第二年那水就冲下来了。造原子弹的,危害就是辐射嘛。辐射的甚么标准,现在也搞不清。老百姓离那矿山的地方,有10多公里。我们原来是保密单位,这个事情,不给他们说的。

林先生还称,因为当初该矿属于保密单位,地方政府和民众都不知情。即使是现在,当地的百姓和政府对矿渣的现状及危害,恐怕也不知情。但甘肃工信委和地质局知道,所谓的治理经费,也是经过他们向北京申请的。

林先生说:我们单位在武威、矿的地盘是张掖的地盘。我们搞这些,当地政府就是不清楚这个事情。甘肃省地质局、再就是甘肃省工信委他们知道。最近这个几年,水一发了之后他们就写报告再要钱啊,钱要下来以后去应付一下,过两年就搞一次。

本台记者分别致电山丹县环保局和张掖市环保局,县市两级环保局都称,他们不清楚当地的铀矿以及放射性污染问题。山丹县环保局的人士,甚至不知道当地还曾有一个红石泉火车站。

本台记者再次致电甘肃核地质监测部门,但该机构的两部公开电话都一直无人接听。甘肃工信委面对本台记者的询问,表示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

据原核工业部老职工王女士称,从1998年将核地质部门多个找矿大队划归地方政府后,甘肃的核地质大队及核机电研究院、已经不再从事找矿的工作,并且都已经被边缘化。

而另一个问题是,当年不计代价的开采铀矿,甚至用土法炼铀,不但给很多核勘探队的职工带来严重的身体伤害,也造成了严重的环境问题。而现在,这些环境危机,却成了核工业体系内腐败官员捞钱的管道。

王女士说:我们单位上它有一个废渣处理的。当时开那些矿的废渣,你要给处理,现在国家也专门给了钱的让他们处理的。他们从上面把钱骗来,但是,拿了这部分钱他们没有去做废渣处理。当时按照要求的话,要用水泥封死,堵住,现在你也知道这个事情层层蒙骗嘛。当时牵涉到五个人,这五个判了刑了。

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中共政府强行发展核工业,并在全国范围内勘探铀矿用于制造原子弹。但因为工业基础落后,以及漠视环境和从业人员的基本安全,也一直备受诟病。其中曾参与两试(原子弹、氢弹试验)的人员维权持续数十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