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男子发247封邮件寻妮可 结局出乎意料

据加通社报道。在Tinder和Hinge盛行的当今,钟情似乎变成很难的事。爱无能的现代人有些干脆都懒得约会了。不过还是有些人执着寻找自己心中的“有趣灵魂”,不惮语尝试每一种可能性。卡尔加里大学的学生Carlos Zetina就是其中之一。

星期四,Zetina在校园的酒吧与一位名叫Nicole的女士一见钟情,并把她和一位朋友送回家。但因为不知道女孩的姓氏而且电话号码错误,他联系不到女孩了。

因此,他用了自己能想到的寻人方式: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卡尔加里大学名录里所有247个名叫“妮可(Nicole)”的人,包含了一些名为“Nicole”变体的人,例如Nicoles,Nicolettes和Nikkis。接收者中甚至还包括几位教授。

他表示,发这封电子邮件是因为他不想让Nicole认为他是“不回信息的坏家伙”。

邮件一发出,妮可们就开始回发邮件了。消息迅速转移到社交媒体上。其中一位叫妮可·杜格雷(Nicole DuGraye)的女士创办了名为“昨晚的妮可(Nicole From Last Night)”的脸书小组,有近80名成员。第二天,她们在市中心的酒吧组织了一场妮可大聚会。

没有人知道Zetina是如何获得了每个人的电子邮件地址。“我们认为他可能是进入电子邮件系统并输入'妮可'。”如果输入名称的开头,大学的电子邮件系统会自动联想填充,因此她们认为他一定是选择了“全部”联想结果。

Nicolette Little是卡尔加里大学攻读女性媒体研究的一名博士,她说周五早上醒来时收到了好几条消息。

其中包括:

·“真正的妮可会站出来吗?”

·“我只想和一样叫Nicoles的大伙打个招呼。”

·“我的名字是妮可,从未因为叫这个名字而如此开心。”

Nicolette Little说,她参加了妮可聚会的开头,见了大约15个也叫妮可或者Nicolettes的人。“巧的是,我们看起来竟然都很像。很有意思。”

Nicole Macmillan说酒吧的每个人都喜欢这个故事——纷纷告诉服务员,告诉其他员工。甚至经理也专门出来谈这件事,大家因为一次笨拙的约会尝试而彼此认识、聚到一起。

神秘的妮可找到了

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欢乐的结局:得益于“强大的妮可人际网”,原本要找的妮可本人真的得知了Carlos为此做的努力。OG Nicole是荷兰的交换生,她实际上并没有卡尔加里大学的电子邮件地址。

后来Macmillan和真正要找的妮可交流后发现,事实上搞错电话号码的确是妮可的无心之误,她并不是故意给Carlos错误的号码。(她的加拿大号码刚拿到一个星期,没有记准。)

Macmillan说,大家计划下周与真正要找的妮可再聚一次会,大家都很想见到她。

大家对Zetina的勇气很佩服,虽然也有人质疑他的方法。

收到电子邮件的另一位女士Nicole Larsen说,她“很高兴能成为爱情故事的一部分”。她说:“我觉得这好像是找灰姑娘的故事......只不过我是那个丑陋的继姐。”

Zetina说最初要找的妮可最终给他回了信息。“我们计划下周一起出去玩,”他说,“我真的没想到这事会搞这么大。”

几位妮可都认为,在互联网上进行如此积极的互动是很好的事,要知道互联网也可能是对女性不友好的地方。

无论Carlos是否能与女孩约会,Macmillan说她都很高兴有新的“女孩团”。Little也评论道:“很高兴能认识那么多善良的妮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加国无忧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