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美国大学对中国问题自我审查的内幕

美国杂志《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近日发表长篇调查性报告说,美国大学在中国问题上存在自我审查,其程度令人担忧。华人面临的挑战更大。这种“传染病”限制了校园内的辩论,并使学生和学术界人士远离那些可能触犯中共的话题。

此调查性报告由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资深研究员、记者费什(Isaac Stone Fish)所写。在过去六个月,费什对美国大学的教授、学生、行政人员和校友进行了100多次采访。结果表明,美国大学对中国问题自我审查的普遍程度令人感到不安。

费什说,这不仅削弱了大学的学术和诚信,而且削弱了他们与北京在研究、学术合作以及中美机构之间联合项目等问题上的谈判能力。

美国大学学生学者的自我审查

对于那些触及中共敏感话题的外国专家学者来说,中共的一贯惩罚伎俩是请他们去“喝茶”,拒发去中国的签证,或者是威胁他们在国内的家人。比如,美国新闻网站Buzzfeed中国分社社长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因报导中共侵犯人权等敏感问题,在中国申请续签记者签证被拒。李香梅8月22日在推特上证实说,中共外交部5月份拒绝给她签发新签证。

费什说,一些在美国的研究生承认他们经常进行自我审查。“我已经达到了不去参与任何和中国(共)政府相关的过于政治化的事情。”美国一所顶尖大学的一位白人研究生说。

她直言,自己这样做是担心触犯敏感话题后,可能影响未来获得中国签证。

费什说,和多数受访学生一样,这位白人研究生要求保持匿名,因为她担心,公开讨论自我审查将会带来风险。但她希望费什可以在研究报告中提及她的种族,因为在她看来,有色人种或华裔美国人和白人相比,在公开谈论中国问题上有更少的自由。

今年3月,费什在亚洲研究协会年会上与俄亥俄州立大学研究中国文学和民俗学的编辑和翻译Anne Henochowicz女士进行了交谈。她的部分研究涉及内蒙古的传统和民间音乐。令她一直挣扎的问题是,在她的研究报告中,有关潜在的政治性争议话题,要写得多直接。犹豫的部分原因是她担心若触犯了中共,或在将来被拒发去中国的签证。

一位美国的中国历史学家表示,经常听到研究生和年轻学者被建议不要在他们的研究中探索敏感的中国话题,这样他们就可以保住他们的签证。

十几个与费什交谈过的人说,他们没有进行自我审查,但他们偶尔会对要表达的事情进行不同措辞,以免“冒犯”合作伙伴。

十多年来,乔治城大学教授米尔沃德(Jim Millward)去中国一直受到严厉的限制。显然是因为他的研究是关于中共敏感的中国新疆问题。他表示,曾有一次,他在中国的一个会议上展示他的研究文章,但中国翻译人员在翻译时却将其中一个敏感部分删掉了。他理解为,那是在对“特殊群体”进行翻译。

华人群体面临自我审查的压力更大

费什的调研还发现,海外的中国学生、中国教授和华裔美国人在美国大学面临的自我审查压力要大于美国白人,因为后者在中国基本上没有家人,也从不持有中国公民身份。那些在中国有家人的学生学者,在美国大学里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因为他们一旦触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就会给中国的家人造成困难。

费什认为,这种现象破坏了一个特别有用的知识来源,因为和美国同行相比,中国教授和学生经常对中国有更加深入的理解。

费什说,他曾和一位美国大学的中国博士生交谈。该博士生告诉费什,2008年当她还在一所中国大学就读研究生时,一位同学找到她,并问她是否想要在中共国家安全部效力。

“他知道,我申请了一所美国大学,并询问我是否想要获得‘第二份助学金’”,这位博士生说,并补充道,她有礼貌地拒绝了该同学的提议。

一些中国学生、美国教师以及人权卫士等都认为,来自中国的学生与教师有时会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甚至是美国教授。

2017年5月发生在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杨舒平事件,震惊全球。杨舒平在大学毕业典礼中感叹美国的清新空气,并引申到言论自由和公民权利像空气一样重要。她的此番有感而发的发言一天内遭到中共多家党媒的批判。党媒《环球时报》、中国青年网微信公众号在当天都转发了这段致词影片,并截取部分言论抨击杨舒平。一天后,杨舒平家人的居住地址在网上被广泛传播,促使杨舒平为自己的演讲发表了一份公开道歉。

“我总是担心,教室里会有人在举报他们所听到的内容”,一所美国大学的一位政治学助理教授说,“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也在彼此举报。”

一位白人美国研究生告诉费什说,她担心中国留学生在监视她的言论和行为,“如果我在课堂上说了些什么,一名学生举报了我,那么也许我会受到严格审查”。“这是美国教学的一个雷区。”她说。

美国大学的自我审查

费什说,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项目前负责人巴奈特(Robert Barnett)强调,虽然该大学从不主动限制他的工作,但是大学里往往“有很强的倾向”,不分派类似做他这种研究项目的学者到中国进行学术合作,或与中国代表进行对话。而且,美国的许多著名的机构也都如此。

费什认为,虽然自我审查是全球商业中的熟悉概念,但学术自我审查尤其令人不安。中国国内的审查令中国记者和在该国工作的学者效用降低,而美国大学和智库便成为有关中国信息的最佳来源。自我审查若存在于美国机构内,会限制美国决策者、商人、人权倡导者和公众对如何与中国互动做出明智决策。

自我审查现象还延伸至那些在中国设校区或与中国大学合资的美国大学。而且很多美国顶尖大学都在中国有业务,如哈佛北京书院、上海纽约大学等。

知情人士透露,几年前,中共更新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列明禁止组织举行威胁中共国家安全和团结的活动。在更新后,哥伦比亚大学设于北京的全球中心取消了原定在2015年春季和夏季举行的多次会谈,原因是担心这些活动会令中共官员感到不安。知情人士表示,取消活动明显是自我审查的例子,虽然哥伦比亚大学对此表示否认。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形容这些在中国的机构是“人质”,北京可以在很多方面令他们的生活变得悲惨,例如限制签证、加强健康与安全检查,甚至威胁要关闭其在中国的校园。

费什的研究报告还提到了和多所美国大学有合作关系的孔子学院。新泽西城市大学的孔子学院主管尹秀丽(Yin Xiuli,音译)坦言说:“我们避免敏感问题,诸如台湾和法轮功。”

中共资助的孔子学院遍布全球,在146个国家和地区有525所,注册学生超过900万。仅在美国就有100多所。

孔子学院在全球的运作已经引发多国关注。多个调查报告披露,孔子学院表面上是一个文化教育机构,但实际是向学生传播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审查大学言论,扭曲中国历史。

今年以来,美国国会的卢比奥(Marco Rubio)和穆尔顿(Seth Moulton)等议员分别写信给美国多所大学,要求他们停止与孔子学院合作。

卢比奥呼吁这些大学说:“中共积极地‘渗透’到美国的教室,扼杀自由的提问,颠覆海内外的言论自由,敬请考虑终止(和中共的)‘孔子学院’协议。”

穆尔顿说,中共政府在全美范围内建立和扩大孔子学院的目标和目的是明确的,即扭曲有关中国的学术讨论,威胁并让人权捍卫者噤声,创造一个“不能容忍异议声音”的氛围。

美国8月份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确规定,限制国防部对那些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中文项目进行资助。

费什指出,很多做中国研究的教授在中国花了足够的时间,最后总结说,他们不想生活在中共的世界中。美国学术界应该批判性思考一下,应该如何去回应中共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而不是按照中共意愿进行自我审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