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田纪云: 建国后急于消灭个体私营经济是重大失误

 

田纪云资料图

我过去长期在政府工作,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甚了了,从1993年到人大工作以后,才开始有所了解,也有了一点切身体会。

1993年选举产生的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进来了一大批部长、省委书记、省长一级的干部,还有一批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他们年龄都不算大,一般是60多岁,经验丰富,来人大后情绪很高,想多干点实事。

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有较高的政治素质和文化修养,坚持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我作为他的助手,可以说政治上观点一致,工作上配合默契。

这5年,我除了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经常就一些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外,主要精力是放在到各地走走看看,作点调查研究上。我到各地考察、研究最多的是民营企业。我在各地的讲话,几乎都把“放手发展民营经济”作为一个主要内容。

建国之后急于消灭个体、私营经济是一个重大失误,必须进行“补课”

新中国成立以来,个体、私营经济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解放初期,个体私营经济曾经有相当的发展,但随着对私营工商业改造的完成,个体、私营经济所剩无几。到“文化大革命”时期,在极“左”思想的影响下,对个体、私营经济几乎斩尽杀绝。

我那时在中共西南局工作,就是负责对私营经济进行改造的。1970年,四川全省还有私营工商业者、个体私营经济从业人员45万人,是全国最多的一个省,当时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尾巴”最大的一个省。上级派我到眉山县思蒙区和广汉县连山区蹲点,专门调查研究如何割掉这个“资本主义尾巴”。

这个尾巴割到什么程度呢?什么开个饭馆、卖个油条稀饭的,卖个大碗茶的,摆个地摊卖点针头线脑的,缝缝补补的,理发、洗澡、修脚的,等等,都改为国营了。这些从业人员,多数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原来靠自己起早贪黑的辛勤劳动还可以养家糊口,一改为国营,这些人就退休了,由国家每月发几十元的养老金,而他们原来干的事,也就没人干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个时候确实干了些傻事。

(节选自《中国人大》杂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田纪云文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