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吴小平的残酷预言战胜了任大炮的大嘴

任志强曾在一个财经论坛上放炮说:“我个人觉得应该把国有企业都消灭掉,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当我们取消冶金部的时候,我们的钢铁成了世界第一;我们取消了纺织部的时候,我们的纺织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炼钢铁的时候(一年)1000多万吨钢,那已经不得了,今天我们一天的钢产量就是1000万吨。”

在制造业中心东莞,有数万家企业倒闭。图为,2016年1月27日,东莞一家倒闭的工厂门口,一名男子正撕下分租广告。

财经学者吴小平昨天发表一篇旗帜鲜明的文章,标题是:“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这篇公开发表的财经文章,短短十几个小时,跟帖评论就超过2万条!在这个新时代,总有些政经观察人士的嗅觉比常人要灵敏许多,在关键时刻,也总能够说出一些主子想说而又没有说的话。

吴小平开篇就说:“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吴小平的观察和感慨从何而来,或许他已经感受到马云辞职的背后,私企所面临的压力和风险,看上去风光无限的马云也曾向媒体透露,知道自己的结局。并直言,“中国的企业家没有好下场。”现在的政商环境,马云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商勾结和垄断经营,所谓的“企业家”崛起纯属子虚乌有,私营企业在中国一直倍受煎熬只能在夹缝中苟延残喘。

对私企的围剿许多人或许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人人都站出来围观喝釆,但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反过来也会让每一个人付出代价。当你无视别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样也不会受尊重有保障,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数据显示,民企对中国GDP贡献率高达60%以上,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吸纳了70%以上的农村转移劳动力,新增就业90%在民企,来自民企的税收占比超过50%。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孙晓文在位时也坦言:国企占有绝对的垄断资源优势,包括资金、税收、人才、技术和市场等等,而对GDP的贡献率却不足30%,解决了不到20%的就业,每年却拿走全社会分配收入的60%以上。

任志强曾在一个财经论坛上放炮说:“我个人觉得应该把国有企业都消灭掉,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当我们取消冶金部的时候,我们的钢铁成了世界第一;我们取消了纺织部的时候,我们的纺织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炼钢铁的时候(一年)1000多万吨钢,那已经不得了,今天我们一天的钢产量就是1000万吨。”

任志强的话有没有道理我们不好评判,但稍稍了解国企运作机制的人们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中国经济未来还想保持繁荣发展,中国制造中国出口还想继续保持竞争力,做大做强国企并不是什么好事,只会进一步压缩民企的生存空间,让民企没有喘息的机会,让民营经济看不到任何复兴的希望。

德国私企占全部企业的95%以上,但德国制造业德国的出口产品一直长盛不衰!而天下国企一家亲:效率低下资源浪费官僚作派几乎是所有国企的通病。当资产是“国有”而不明确属于任何具体个人时,没有人会珍惜所谓的国企,也不会有人去琢磨国企资产如何保值增值。如果没有垄断资源,包括资金、人才、技术和市场的垄断优势,国企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竞争力。

日本上万亿的企业,几乎都是私企,而且还是百年品牌,与“德国制造”一样,在质量、技术、产品性能以及完善的售后服务等方面拥有诸多优势。而中国的企业,无论国企还是私企,几乎没有任何竞争力,三十年来只是热衷于贴牌生产、来料加工,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中兴事件所暴露出来的软肋由此可见,核心技术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

有人说,民企漫长的冬天俨然已经来了,而民企几乎都是束手无策,真正能够突围出去的概率并不是很大,民企可腾挪的空间也很小。谁能熬过这个漫长的冬天?或许民企只能咬紧牙关硬撑下去,祈求自已不要倒毙在澶冽的寒风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