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大陆顶尖校长们的洋相 常常出在接待台湾访客时

往实在了说,他们可是扎扎实实的“国家干部”,以清华、北大校长为例,他们都享受国家副部级待遇。 第一回:清华校长送宋楚瑜的书法,自己连上面的字都没认全。第二回:人大校长欢迎台湾朋友,一激动用错成语闹笑话 。

说到大学校长,我们往往肃然起敬,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往虚了说,他们是知识分子的典范,往实在了说,他们可是扎扎实实的“国家干部”,以清华北大校长为例,他们都享受国家副部级待遇。

回首过去,二十世纪初,北京大学的蔡元培、蒋梦麟,清华大学的梅贻琦,浙江大学的竺可桢,南开大学的张伯苓等,都是国家、民族和时代的象征。

然而现在,有些大学的校长的素养与声望与一流大学的地位及影响并不匹配,甚至还洋相百出,都够出一本《北京大学校长笑话集了》

我们就举一两个例子来看看吧。

第一回:清华校长送宋楚瑜的书法,自己连上面的字都没认全

几年前,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来清华大学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

寸寸河山寸寸金,瓠离分裂力谁任?

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

顾秉林(右)与宋楚瑜(左)(图片来源:网络下同)

其中,第二句首字“瓠”读作hù,长江中下游一带称“瓠子”,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茎蔓生,夏天开白花,果实长圆形,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

“瓠离”就是把瓠剖开,跟瓜分豆剖的意思差不多。

因此,诗的前两句描述了两岸分离的悲苦,后两句表示要像精卫填海一样,担负起救国的大任。

顾校长在念这首诗时,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瓠”字卡住了,他竟然不知道这个字该怎么读。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相当尴尬。

自己送给别人的礼物,自己却连上面的字都没认全,这情何以堪啊!?

不仅如此,在主持过程中,顾秉林还结结巴巴,几次中断修正,到了最后更是洋相出尽,把向宋楚瑜赠送礼物说成“捐赠”礼物,现场一片嘘声,尴尬到了冰点。

更为难堪的时,顾校长出洋相的整个过程都被电视直播了,把人丢到了亿万观众面前。

当然,这个“瓠”字的确是个生僻字,顾校长作为理工科出身不认识也正常,但不认识也可以提前准备一下啊!当场念不出这个字来,说明啥?

只能说明:

一、这份礼物压根不是顾校长挑选的;

二、这份礼物不是顾校长自己选的也就算了,秘书帮忙选完之后顾校长连看都没看;

三、秘书帮忙选完之后顾校长没看也就算了,连赠送仪式的彩排也压根没有。

主张中西兼容、文理渗透、古今贯通的清华,可是出过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四位国学大师的啊,不知看到此情此景,各位大师会不会气活过来。

此事发生之后,顾秉林又在清华校长的任上干了7年才退居二线。

第二回:人大校长欢迎台湾朋友,一激动用错成语闹笑话

还是2005年,这一年对于不少中国大学校长来说是个灾年。顾秉林出丑之后不久,台湾新民党主席郁慕明来了。他发表演讲的大学是中国人民大学。

人大校长纪宝成在欢迎郁慕明的致辞中激动地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

纪宝成(最右)与郁慕明(最左)

“七月流火”出自《诗经》。“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的“流”,指移动,落下。这里所指的“火”不是像火一般的天气,而是一颗星的名字。“七月流火”准确的意思是“天气转凉了”,而不是形容“天真热”,更不能形容热情。

一所以人文及社会科学见长的大学,它的校长在台湾同胞面前倒下来了。

然而纪校长可和顾校长不一样啊,他创办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所国学院,人称“国学校长”。

可连最常见的成语都用不好,这还搞的好国学吗?这脸打的,啪啪直响啊!

这位纪校长还出版有个人诗词集《岁月诗痕》。很遗憾,这本诗集我至今没有拜读过。

不过纪校长的结局倒是不太好,2014年底,纪宝成被不公开地宣布处分:留党察看两年,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

第三回:连战来演讲后被邀请题字,厦大校长无知到令人汗颜

“不识字”可能是众多校长的通病。

2006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又来了。有感于被授予厦门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兴高采烈的连战发表即席演讲。演讲过后,厦门大学朱崇实校长请连战先生题字,连战先生挥笔题写了“泱泱大学止至善,巍巍黉宫立东南”。

结果,这位学法律出身的朱崇实校长当场念了白字。把“黉宫立东南”错念成了“皇宫立东南”,台下还一片掌声、赞叹声。

朱崇实(右)与连战(左)

“黉门”是学校的古称,“黉”古音与“宏”同音,普通话读音与“红”同音。古有“身入黉门,天子门生”的说法。堂堂大学校长竟然对教育领域的古称一无所知,实在令人汗颜。两岸地域上一水之隔,文化上真乃咫尺天涯。

第四回:北大校长自造网络“神”曲,网友气愤恶评“不伦不类”

北大做为新文化运动的发祥地,连校长出丑的套路都不一样!

2011年,时任北大校长周其凤作了一首歌词,叫《化学是你,化学是我》,由北京大学民乐学社演唱:

化学究竟是什么,化学就是你/

化学究竟是什么,化学就是我……/

父母生下/生下的你我/lalala/

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你我/

的消化系统/lalala/

是化学过程的场所……

/你我你我/要吃足喝好/

lalala/

化学提供营养多多……”

我们可以听听这首歌北大学子的演唱版:

周校长想编个歌曲,寓教于乐的出发点是好的,编曲、伴奏、唱功也都说的过去,就是这歌词真的太狗屁不通了。

怪不得此歌一出,一时网上网下评论如潮,基本没有好听的。

网友们是这样评论的:

“不伦不类,天雷滚滚,斯文扫地,仅供娱乐”;

“北大校长,拜托有一点自爱好不好?北大学生,请你有一点自尊行不行。”;

“如果是把化学元素周期表编成歌,至少还得有初中化学知识的人才能唱,而北大的“化学歌”,只要有嘴巴,有肠胃消化体验的人都能唱”;

这首神曲,堪比《忐忑》,绝对考验你的心理承受力。

周校长的结局和上面的顾秉林差不多,在风华校长任上被免职,原因不详,在被免职前,周校长还为我们留下了下面这张爆红网络的图片,相信大家都记得:

大学校长,而且是著名大学的校长,不仅是领导者,更应当是学问家和教育家。他们身上担负的是责任和使命,是社会文化和社会美德的象征,是知识的化身,教育的楷模和道德的旗帜。为什么会出现上述匪夷所思、令人捧腹的状况呢?

曾任耶鲁大学校长的小贝诺施密德特,曾在耶鲁大学学报上公开撰文批判中国大学日益严重的“官本位”体制。他痛心地说:“宙斯已被赶出天国,权力主宰一切”。

中国大学是有严格级别的,一般分为副部、正厅和副厅。副部长级的任命,级别的高低,意味着权力的大小和受中央重视的程度。

目前中国共计32所副部级大学,32个副部级大学,就需配置64个副部级干部。由此类推,正厅级,副厅、正处、副处......

因此,本应为学术高地、兼容并包的大学,反而形成严格的序列化官阶,层级分明,等级森严。有时候更为解决干部待遇、平衡利益诉求提供了广阔天地。有人讥讽,一流的大学变成了一流的“衙门”。若干司局长空降大学,教育厅局长熬了许多年,也在大学里谋个副部,安度余生。

所谓“教授家中坐,校长天上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那么,在个别大学里出现一个处长40个教授去争的热闹场面就不足为怪了。由于校长的任命权、考核权、评估权在上级,因此,只能按照上级的意图去办学。

长此以往,必然唯领导马首是瞻,对上级唯唯诺诺,知识分子的风骨、胆识基本无存。

由于大学校长是个高官,掌握着人财物大权,百姓子女对于上大学的欲望又十分强烈(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出国了),这个岗位就变得炙手可热了。因为行政权力可以瓜分学术权力,行政资源可以垄断学术资源,行政能量可以体现学术魅力。当做官作为大学的一种追求,其大学的风气和人才培养的质量可以推测。有的校长热衷于做批示、发文件,官腔十足。

比如,把“赠送”说成“捐赠”,可能已经习惯了居高临下、公权滥用的官场思维。要他们静下来做系统的深层的理论思考已经不可能,什么高校自治、教授治校、学术自由、健全人格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有的大学校长虽有文章和演讲发表,也只是工作经验性总结、感受类文字,或由别人捉刀代笔,自己只是署个名或去宣读一下而已。

在一些重要场合,人们听了这些大咖们的发言,不禁窃窃私语:难道这就是中国顶尖大学校长的水平吗?有的校长自信满满,唯我独大,几乎无所不能,所以读错一两个字,作几句歪诗,不会影响他们的前程,也不会感到斯文扫地。这又让人想起了一个桥段:

主持人李湘受聘成为四川一所大学的教授。她在一堂名为《论主持人的综合素质》的课上侃侃而谈,当讲到实践的重要性时,李湘老师说道:“只有多实践才会有进步,要不然找工作的时候事情会很辣手。”马上有好多人悄声说:“是‘棘手’!”在一堂“主持人综合素质”的课上,把“棘手”生生说成“辣手”,这种“综合素质”,还真是有些打脸啊!

李湘毕竟是一名娱乐明星,说错了也只是影响一个班学生。但我们的大学校长可是教授里的教授,精英中的精英啊!在富有教育意义的场合和时段,我们的校长们给学生一种怎样的治学精神,怎样的人文素养?

读几个错字,并不能说他们不能做大学校长,至少说明他们对此准备不充分,做事不细致、不认真。归根结底,还是大学缺少竞争,一家独大,政府全包。假如像上世纪初叶,公立大学、私立大学和教会大学三分天下,并驾齐驱,开放办学,按章办事,这些校长还能这么混么?还是憋进书斋里做学问去吧。

美国大学校长任期平均为12.2年,中国一般为5.2年,其原因很复杂。但中国换校长之勤,给人以走马灯的感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连树木的时间都不够,焉谈树人?

思想是要长久积淀的,要形成自己合乎大学逻辑发展的治校理念、话语体系、价值导向、人格素养,那是需要潜心静气、心无旁骛、深入思考的,是要坐“十年冷板凳”的。那么,什么来得快?靠办综合性大学(985的硬性条件),靠挂靠欧、美、澳某大学,靠更改校名、扩大校园、增加专业,靠短平快的科研成果……急功近利,短视浮躁,能办好大学?

即使有点思考,也是碎片化、断裂化或者娱乐化的东东。这就使我们又想起了年轻的大学校长郑强的金句:“为什么天上倒水的就要比地上倒水长得漂亮?”。

郑校长要么是对空乘职业的无知、对服务行业的歧视,要么就是哗众取宠、博取廉价的掌声。面对网友质疑,他觉得很委屈,辩解了几句,大家还是不买账。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中国最高“师”府历经3年研究出来的“中国学生核心素养”,堆砌概念,重复交叉,枯燥干瘪,核心空泛,引来无数吐槽。

中国的大学给人的感觉总是缺了那么一些点文化味,多了一些铜臭味;

中国的大学校长总是缺了那么一点书卷气,多了一些官架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墙艺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