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张荒唐:因为北京的房租太贵 我不敢分手

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是六千,但还是东拼西凑借了两万二,一次性付清了隔断间一年的房租。还记得付完钱那刻,我看着几乎清零的银行卡,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好像那就是我在北京最后的退路一样。

谁都不知道奇仔曾‌‌“秘密‌‌”分手了3天。

刚决定分手时,她搬出来的决心坚如磐石。

但在周末看了7套房子后,她觉得相比昂贵的房价和糟糕的居住环境,还是前任的坏毛病更容易接受。

第3天,她就把前任约出来,结束了这次短暂的分手。

而见面后的第一句台词,从‌‌“没有你我也可以过的很好‌‌”,替换成了‌‌“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前男友听到后如释重负地说:‌‌“好,我也舍不得你。‌‌”但奇仔猜想,昨晚他可能也看了房子吧。

她感慨说,因为北京高昂的房租,估计有很多情侣都还在被迫同居。

住望京的朋友

‌‌“我用两万二,为自己买了随时可以走的底气。

(但这个底气真的很贵)‌‌”

房租2000(不常住的隔断间)

同居时长1年

来北京,刚开始我住一间两千块的隔断小卧室,隔音差得都能听到隔壁室友的呼噜声。

一个月后,男朋友来北京工作。他花掉了一半积蓄,租了一间200平米的大房子,邀请我同住,我同意了。

同居后,我们的感情比之前更好,但从前那间小小的隔断房,我却迟迟没有退租。

因为我害怕,如果一个不慎我们一拍两散,那我就会立刻无家可归。

而保留那间小小的隔断房,却可以让我在这段感情里底气十足,每次吵架,我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它。

有一次,男朋友因为游戏冷落了我,我们因为这个事情吵了起来。一边吵架,一边收拾行李。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还蛮感慨的,至少我还有离开的选项。

北京的房租很贵,但我还是继续保留着那个小小的隔断房,因为那是我在北京唯一的避难所和防空洞了。

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是六千,但还是东拼西凑借了两万二,一次性付清了隔断间一年的房租。

还记得付完钱那刻,我看着几乎清零的银行卡,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好像那就是我在北京最后的退路一样。

住双桥的朋友

‌‌“只有坐在浴室的马桶上,

我才真正意义上的能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喘口气。‌‌”

房租2900元

同居时长6个月

和女朋友大吵了一架后,我躲在狭小的浴室里,将手机通讯录翻到底,才猛然发现,在北京我根本没有摔门就走的底气。

只有坐在浴室的马桶上,我才真正意义上的能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喘口气。

有次吵完架,我像往常一样躲在厕所里。

过了一会儿,女朋友来敲浴室的门说:‌‌“出来谈谈。‌‌”

我对着镜子调整表情,上拉嘴角。因为如果真正想解决问题,所有的情绪必须瞬间归零。

我说:‌‌“今天到家后的2个小时里,你有3次让我感到不太舒服。接下来,我依次列举了她今晚对我释放的所有冷漠暴击。‌‌”

女朋友平静地回答我:‌‌“你昨天也是这样对我的,我不过是在学你的样子。‌‌”

那天,我们用1个小时的时间,高效地解决了一整月积攒下来的矛盾。完全没有恋爱时预留的那些‌‌“我不说,但希望你懂‌‌”的灰色地带。

能够养成这样高效的模式,是因为在北京,生活和时间成本都实在太高。其实我们连吵架都要分配时间,考虑效率。

不管吵得多难堪,我们都必须在12点之前和好或者休战,因为第二天,我们都要忙着去赶早8点的14号线。

住十里堡的朋友

马赛克

‌‌“分手那天,我们冷静的签了一份合租协议。‌‌”

房租3600

同居时长2年

在一个毫无记忆点的星期二,女朋友撕掉敷了15分钟的面膜,然后轻描淡写地提出分手。我敲键盘的手停顿了片刻说:‌‌“嗯,那就分手吧。‌‌”然后继续噼里啪啦地打字。

实际我们早就没那么爱对方了。之所以一直拖着没分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都疲于处理分手后搬家的琐事。

女朋友打开睡前面霜的盖子,一边往脸上涂抹,一边问我:‌‌“你觉得我们还可以继续合租吗?‌‌”

分手后继续合租听起来气氛就很诡异,但是我们已经同居一年了,生活习惯磨合得恰当好处,总比和陌生人做室友轻松。

于是,我暗中松了口气回答她:‌‌“可以啊。‌‌”

刚来北京时,和同事无意间聊天,发现她正在和前男友合租。那时候我还暗自在心里惊讶,竟然还有这种操作,没想到不过是一年的时间,我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诡异的设定。

在达成继续合租的共识后,我和女朋友签了一份合租协议:

1.我承诺一年内不搬走。

2.我承诺如果必须搬走,需提前三个月告知对方。

3.我承诺不对彼此有超越室友关系的任何过分要求。

4.我承诺有新恋情后,不可以带恋人回家。

5.我承诺不带‌‌“前任‌‌”的有色滤镜去差别对待彼此。

我们将这份合租协议打印出来,认真而郑重地签上了各自的名字。

签完之后,看着纸上的5个‌‌“我承诺‌‌”,我突然有点难过。好像我们谈恋爱的时候,都没对彼此许下过这么多的承诺。

最后

最近女朋友和我抱怨:‌‌“现在北京的房租涨的太快了,5月份到现在,整体房租涨了快要一千块。‌‌”

我暗暗吃惊,本来我们还有搬家的计划,看了一圈租房app后,我们两个都怂了。

我们和北京的其他情侣一样,在高昂的房租面前,不论对待感情还是生活质量,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前两天,北京的长租房被推上了热搜,当大家都在讨论《中产难以续租》的时候,我想到了我身边那些为了留在北京,拼尽全力的朋友。

茶茶在北京生活了6年,因为分手搬了5次家,搬到最后,她对北京不同区域房子的性价比已经了如指掌。

朋友中有谁失恋了要搬家,都会去问她,最近她给朋友们的建议都是:去东坝,离798近,属于刚开发的区域,房价便宜。‌‌“

虽然她现在已经居住稳定,但她还是保持着有空就刷租房app的习惯,因为她害怕,有一天无家可归,遇到突发情况,她必须随时都能立马找到落脚处,这可能就是北京留给她的后遗症。

看到茶茶纸片人一样的身材,我很难想象她失恋后,扛着大包小包智斗黑中介,识破二房东的场面。

有一次她失恋后租房遇到黑中介,对方死活不给她退定金,她都是拉着金链子大哥的胳膊,死磨硬泡硬生生把定金要了下来。

她说:‌‌”当我遇到黑中介时,失恋的难过瞬间被抛到脑后,还有什么比无家可归更吓人的呢,北京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全貌。‌”

听到这句话后,我很心疼她,但这也是每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年轻人,正在学习的一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我要WhatYouNeed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