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地雷战幕后 清华大师的大师和高徒的惨死

——林辉:中共地雷战幕后清华师生的惨死

帮助中共制造出炸药和地雷的一个清华学生以及其导师的惨死。这个清华学生叫熊大缜,其导师乃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被称作“大师的大师”的叶企孙。之所以被称作“大师的大师”,是因为他还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老师。

 

图左:清华学生熊大缜。图右:其导师、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叶企孙。(网络图片合成)

对于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作为,由于其并没有如国民党那般打过什么像样的大战,所以只好拿什么地雷战、地道战和武工队说事,并大肆宣传,以体现中共军队的“威武”。但事实上,不仅地雷战地道战并未消灭太多的日军,反而祸害了不少老百姓(见《中共地道战地雷战的真相》)。

更为滑稽的是,通过中共拍摄的《地雷战》、《地道战》和《平原作战》等电影的洗脑,不少国人脑中浮现的都是文化不高的农民刻苦钻研,发明地雷炸鬼子的故事,这显然符合中共的“人民创造历史”的导向,但却并非是历史的真实。历史的真实是地雷战背后闪现的是那些爱国的知识分子的影子,没有他们的贡献,本就上不得台面的地雷战更是无从说起。

本篇要说的就是帮助中共制造出炸药和地雷的一个清华学生以及其导师的惨死。这个清华学生叫熊大缜,其导师乃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被称作“大师的大师”的叶企孙。之所以被称作“大师的大师”,是因为他还是李政道、杨振宁、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老师。

清华才俊报国误投中共

从遗留的照片看,熊大缜相貌非常英俊,他是在1931年由北京师范大学附中考入清华大学的,第二年进入物理系学习,他的同学中包括后来知名的科学家钱伟长、彭桓武等。在同学们的记忆中,外表英俊的熊大缜不仅豪爽大气,聪明能干,而且多才多艺,学习成绩优异不说,还参加过学校话剧团,是有名的田径运动员、网球队长,足球场上更是个风云人物。

如此优秀的学生很快得到了在物理系任教的叶企孙的注意和欣赏,从1933年到1936年间,每年暑假,叶都带熊大缜到外地“游历山水”。1935年夏,熊大缜毕业,其毕业论文是叶指导的《红外光照相术》,水平非同一般。其后,熊留校任助教,并作为叶的助手住进了独居的叶企孙家中,师生感情甚笃。

1937年,熊大缜考取了赴德国留学名额。当年7月,“七七事变”爆发,全面抗战开始,清华和北大等高校决定南迁。叶企孙全面负责图书资料和仪器设备的抢运工作,作为叶助手的熊大缜于是放弃出国和新婚,帮助处理相关事务。然而,抢运工作还没有结束,日军就进入了清华园,叶、熊被迫转至天津。

1938年3月的一天,熊大缜突然对叶企孙说,自己要到冀中去,帮助那里的人武装抗日,因为那里需要科技人员的帮助。原来当时中共冀中军区卫生部部长张珍(原辅仁大学助教)受中共指令,寻找一批知识分子、技术人员到根据地,从事输运、制造烈性炸药和收发报机等装配。

于是,张珍潜入北平,找到了自己的辅仁同学孙鲁和北平某教会学校长老会长老黄浩,孙、黄又找到了熊大缜,动员他去抗日。头脑发热的熊大缜遂放弃了南下计划,并面告恩师自己的想法。当时的叶企孙并不赞成他去冀中,但又无法极力阻止,只得任由他去了。

被诬为“特务”处决

到达冀中军区后,熊大缜改名熊大正,并深得中共司令员吕正操的赏识,3个月后,他被任命为供给部部长,全面负责整个根据地的物资工作,同时着手筹建技术研究社,开展烈性炸药、地雷、雷管等研制工作以及研究、安装短波通讯工具等。

为了获取更多资源,不久后,熊大缜悄悄潜入天津寻求恩师的帮助。虽然叶很为弟子的处境担心,但在抗日的风潮中,并没有阻止弟子的所为,反而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助熊大缜购买制造雷管所需的化学原料和铜壳,以及铂丝和电动起爆器等。此外,按照熊的要求,叶还先后介绍了若干清华师生和其他高校学生去参加“技术研究社”,开展各种军火通讯设备的研制工作。据说,当时在熊的周围聚集了180多名这样的年轻知识分子。

技术研究社很快有了成果。1938年9月,熊大缜等研制的TNT药性地雷,将平汉铁路上的日军机车车头炸的粉碎,自此,此种地雷在冀中平原广泛使用,成为中共与日军抗衡的重要武器,也成为后来中共可资吹嘘的地雷战的源起。至于中共宣传的农民用石头造地雷等土法,不过是为了符合政治正确罢了。

缺乏对中共本性认知的熊大缜们,很快遭遇了厄运。当此抗战紧要关头,偏居于延安的中共并没有一心抗战,而是开展了除奸运动,并扩展到冀中地区。1939年9月,晋察冀军区除奸部怀疑熊大缜等知识分子是国民党中统特务,遂将180多人逮捕。他们全部被戴上手铐脚镣,还遭到了严刑逼供和残酷折磨。其中燕大化学系毕业生张方受刑最惨,两手四肢全断。

叶企孙听说后,同时联系国共双方,设法营救。然而,就在营救期间,熊大缜在军区机关转移过程中被秘密处决。在最后时刻,他为了省下一颗子弹打鬼子,宁愿被石头砸死。或许那一刻,他依旧没有对中共的清醒认识。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几十年后,自己的恩师亦因此被批斗。

熊大缜们的被关押、被处死,也使中共冀中部队缺乏足够的弹药补给和地雷,日军趁机进行了进攻和疯狂扫荡,中共军队和根据地遭到了重创。

叶企孙受累大师陨落

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并获得博士学位的叶企孙,对于清华物理系的贡献甚大。正是在其领导下,清华物理系聘请了不少优秀人才,并成为培养中国科技精英的基地。1929年清华大学理学院成立,叶企孙出任理学院院长,并被推举为决定学校重大政策的7位评议员之一,此后一直是清华大学的核心领导人物之一,是校长梅贻琦之外清华第二号实力派人物。

中共占领大陆后,叶企孙出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1952年院系调整,叶企孙被调入北京大学。在其后的数年间,他数次为熊大缜案提议平反,这成为他在文革中遭受迫害的重要原因。

文革爆发后,“熊大缜案”被重新提出并展开进一步调查。连普通国民党党员都不是的情况下,叶企孙被诬陷为国民党中统在清华的头子,熊大缜是受其派遣打入中共根据地的。1967年6月,叶企孙作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红卫兵揪斗、关押,并被停发工资,送往“黑帮劳改队”。叶曾一度精神失常,产生幻听。

1968年4月,中央军委办公厅正式对叶企孙发出逮捕令,连续八次对其进行审讯,迫其多次书写“笔供”。但他只是回答“据吾推测……是因为吾对于各门科学略知门径,且对于学者间的纠纷尚能公平处理,使能各展所长。”

1969年11月,因为缺乏实质证据,叶企孙被释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统特务嫌疑”受隔离审查。中共当局发给他每月50元生活费。这时曾经风度翩翩的他被折磨得两脚肿胀,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体弯成了90度。

1972年5月,北大对他作出了“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结论;6月恢复其教授待遇,也恢复了每月350元的工资,在北大中关园给他分配了一套一室一厅的住房。据说,有一次,叶企孙在马路上遇上钱三强,钱过来打招呼,叶马上叫他离开,以免影响到他。

1977年1月10日,叶企孙病情恶化,之后被送往北大医院和北医三院。1月13日晚,一代大师殒落。

结语

1986年,熊大缜被中共低调“平反”,没有墓碑,没有追悼会,没有抚恤金,而叶企孙的“平反”文件1987年才正式公布。如果熊大缜当年选择南下,亦或留学德国,如果叶企孙1949年选择跟随胡适前往海外或台湾,他们的结局又会怎样呢?至少不会落得如此结局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