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我的微信号三次被封 都是因为一件不能说的事

面对网络巨头对社交账号接二连三地封禁,我深刻感受到个人在面对一个大公司时的弱小与无奈。整个处理过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没有法律可依,没有办法可用。但就是这样,没有解释,没有申诉成功的可能,没有认真地判断和讨论,仅仅是公司单方面认为我的账号‌‌”涉嫌传播敏感信息‌‌“,就让我在整个社交网络中消失。

7月29日,我的微信公众平台‌”historicize‌‌“被禁言一个月。

在一脸懵逼中,我发起了申诉。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我一下子就被推到了信息社会的边缘。

申诉果然没有结果。我默默接受了公众号被封禁的事实。

然而,8月14日,我的私人微信号居然被封禁一个月。微信钱包不能继续支付,而如果要转移资金,则要给公司支付手续费。

开学在即,诸多事项需要通过微信联系。我只得重新购买手机卡,重新申请微信号。我费尽心思,终于逐渐恢复了联系。

然而,824日,我的新微信号再度被封。所有联系方式再次被切断。

三次封禁,都仅仅是因为我关注并转发了一件不能言说的事件。而这仅仅是一件,任何一个具有公共意识和社会责任感的人,都应该关注和会关注的重要事件。

面对网络巨头对社交账号接二连三地封禁,我深刻感受到个人在面对一个大公司时的弱小与无奈。整个处理过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没有法律可依,没有办法可用。

但就是这样,没有解释,没有申诉成功的可能,没有认真地判断和讨论,仅仅是公司单方面认为我的账号‌”涉嫌传播敏感信息‌‌“,就让我在整个社交网络中消失。

恰逢开学,新认识的很多同学。听说我微信被封禁后,一位同学第一反应是,你这个人有点危险啊,你一定干了什么坏事。

古人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在这个网络时代,欲加之罪根本无需用词,而且也不允许你用词。

迫于学习需要,我又一次‌‌”搞到了‌‌“新的微信号。我没有时间去营业厅买新的电话卡,我联络了一个卖家,直接用五十多元钱买到了新号。我知道这不符合微信的使用规范,但是,在微信占据大部分社交软件市场,我身边所有人都在使用微信的时候,作为一个被排除在使用范围之外的人,我没有多想。我买了一个新号。

我明白微信要我们做一个‌‌”良民‌‌“,遮上双眼,吃喝玩乐,勿谈国事,对所有公共事件视而不见。

我接受了它的恶心的规训,小心翼翼地使用这个号,除了用它联系同学外,连朋友圈都少发。

今天下午,这个号又消失了。由于是买来的号,它的密码被修改,被拿走了。

几次尝试找回,终于无果。

心累。无语。

一个个体,在面对庞大的巨头公司时,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危险属于每一个人。即使情况真的糟糕到,有一天,所有人都被规训地无比温顺,即使所有人看见别人被压迫被消失之后还能安安稳稳做着自己的上升美梦,即使所有人都沉迷于吃喝玩乐能过一天就是一天,这种危险也依旧属于每一个人。

当你真的碰上了事,你变成了各种负面新闻中的任何一个主人公,你在社交媒体上略一吐槽,社交软件立刻告诉你:你已被逐出该社区,再见了,我的用户。

而你的新朋友吃惊地看着你:你一定是做了什么坏事吧?

还记得刚刚进入网络时代那会儿,那些美国的骗子们,还叫嚣着‌‌”世界是平的‌”,互联网能够带来皿煮和自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historicize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