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宗凤鸣病逝前谈赵紫阳温家宝 向往台湾民主

《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成功出版,记述人表示:“遗憾的是这本书不能在大陆出版……”(网络图片)

几经波折才成功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终于(编按:2011年)二月初在香港面世,但记述人宗凤鸣还未来得及细看这本以他十多年心血来成就的新书,便因心脏血管梗塞病倒床上,大年初六深夜由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跟死神擦身而过,老先生依然乐观祥和,他躺在医院病床接受笔者访问时说:“我一切都准备好了!有生自然有死,没有什么好惧怕的!能够在生命结束前完成这项工作,看到这本书面世,算是对老朋友紫阳和惨案中的死难者有个交代了!遗憾的是这本书不能在大陆出版,让更多人看到赵紫阳的最后历程!”

要书的人太多,自己仅留一本

八十七岁的宗凤鸣看来精神不错,能在病房内自行缓慢走动,但面色较为苍白,也比几个月前见面时清减了一些。宗老的朋友在春节前已把《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交到他手上,但由于要书的人多,他自己仅保留了一本。本有心脏病的宗老或许在新春期间过于劳累,身体终于败下阵来,未来一个月,他还要接受心脏搭桥手术,治理血管梗塞的情况。

自赵紫阳零五年初逝世,当局曾多次派人来,劝他不要出版他和赵紫阳的谈话记录,直至今年初书稿已交到出版社付印,当局还派人来跟他谈了一次,问他可否推迟一点才出版,但宗老心意已决,再次婉拒了来者的游说,而这书出版后,当局至今还没有接触过他或他的家人。

评温家宝记者会缺乏自信

宗老说:官方对我怎样都没所谓,最重要是大家认真思考紫阳年代提出经济与政治改革并重的方针,以及他的治国理念,为中国未来的发展寻找新出路。

笔者到访之前两天,即三月十六日,总理温家宝举行电视直播的记者会,法国记者发问时,提到了宗凤鸣这本书。那记者问:“温总理你最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我想引述其中的一些话,你提到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民主并不是相互排斥的,您同时还说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还要建设一百年。请问您是否意味着说中国在未来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另外,谈到民主,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是有关最近中国的前总理和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书,他在书中提到,中国如果要实现现代化,就需要像台湾那样实现民主的政策,过去台湾也是处于独裁的统治下,现在实现了民主和多党制,你对这位前总书记的话有何评论?”

温家宝回答时,详述了他的社会主义民主论和两大任务、两大改革,但关于那本书,他就简单地说:“至于你谈到香港出版的书和我谈的这些观点,我觉得没有任何联系。我也没有读过这本书。”这三句回应在电视直播时没被删去,但随后再没有出现在官方的网站和媒体上。

宗凤鸣表示:一直留院治疗静养,没有看电视,但家人已转告了当天记者会的情况。赵紫阳是温家宝的老上司,温家宝那篇在两会前发表的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观点是不是跟赵紫阳有关?是不是跟一九八七年赵紫阳所作的十三大报告的核心内容有关?是否跟我那本书的内容有关,大家一看就知道,读者会找到答案。至于当局不让温家宝那三句话再次在官方媒体出现,在在显示这政权缺乏自信和胸襟,成了温家宝大谈民主的一大讽刺。

宗老又说:温家宝谨慎实干,是改革开放后培养出来的干部,思想应较为开明。他在记者会的讲话,坦率地讲出中国面对的许多困难,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一系列惠及民生的措施,相信会得到很多赞赏,但能否落实有效执行?真正改善贫苦群众的生活,真正如他所说: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在社会推进公平与正义。大家要听其言,观其行。高唱以民为本,却对人民专制,践踏民权,这样的党是不会受人民拥戴。你们当记者的,要多到农村、基层去了解,那些弱势的老百姓最需要你们的关心!

中共制度如癌症给人民带来痛苦

说到弱势的老百姓,宗老总有一番感慨:“我十八岁入党,和紫阳一样,我们都是出生于河南农村,自小就看到贫困农民的凄惨苦况,饱尝国家民族受外敌侵略的痛苦,我们相信共产党,跟随共产党,不就是为了公平正义,人人平等,国泰民安的理想,怎么党得了天下就走了样,政治运动不断,反反复覆,斗来斗去,牺牲了众多同胞宝贵的生命、青春、才干,到现在,贫富悬殊、贪污成风,越穷越没地位的人就越受到欺凌,不知当年追求的那个理想国度离我们有多远?”

笔者也向宗老述说了两会期间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东郊民巷公安分局前,看到警察向上访者施暴的场面。当时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正左右两边拖行着一名衣衫褴褛,状似来京上访的中年妇人,那妇人赖在地上不断发出哀鸣惨叫,但跟在后头的警察,竟还向她踢了两脚,而周围的人都木无表情,眼巴巴地看着那妇人被拖进公安局内。东郊民巷在五四运动时,曾是北京学生高呼“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游行抗议地点,如今因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在处而成了冤民的上访胜地,警民冲突也就经常可见,想来令人辛酸。

宗老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的制度是不行的,像患了癌症一样,没有良方治理,癌细胞正不断扩散。我从台湾的政治发展,看到中国的希望。蒋经国在晚年宣布解严,开放报禁党禁,让台湾由强人政治迈向民主政治,一路下来,台湾社会没有出现大震荡,即使早前的百万人倒扁行动,总体还是平和有序,老百姓还是正常生活,政府也没有出动军事镇压。民主政治要成熟发展,总得让人民有学习的起点和过程,而不是像现时中共的做法,以打压异己,箝制传媒的方法来维持表面的稳定,令民愤越积越深,人民连表达意见的渠道和参与政事的机会也没有,如何能监督政府呢?社会怎会和谐?人民又如何能当家作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开放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