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历经中共两次暗杀 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的十年坚守

她叫林蔡招珠,今年七十八岁了,是定居于泰国曼谷的泰籍台湾人,人们总亲切的称她为“林妈妈”。林妈妈已记不清这些年来,有多少条横幅被他们抢走,但头天被抢走,林妈妈马上又自己掏钱做一条新的挂上,或干脆把“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标语用醒目大字写在自己特制的黄色外套,穿在身上。这让中共更加气急败坏,于是它们收买泰国黑社会来暗杀林妈妈。

 

 

图1:林妈妈在曼谷拉差达路的中领馆前

她叫林蔡招珠,今年七十八岁了,是定居于泰国曼谷的泰籍台湾人,人们总亲切的称她为“林妈妈”。

每天凌晨人们还在梦乡的时候,她就早早的起床了,准备好一天的干粮和水后,便拖着行礼箱出门乘坐地铁,前往位于曼谷市中心拉差达路的中共大使馆前,开始了一天简单而忙碌的生活。

林妈妈习惯称这位于曼谷市中心的中共大使馆为“邪领馆”,因为它是中共在海外的邪恶巢穴,在向全世界输出着邪恶和谎言,维护着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它中国民众的残酷迫害。

在中共大使馆门口马路对面的人行道绿化带上,林妈妈高高的挂出横幅,上面用大字写着“法轮大法好”、“中共≠中国、爱国≠爱党”、“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等等内容。挂好横幅后,林妈妈开始在路边炼习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然后向过路的行人(主要是中国人)讲真相,发放揭露中共邪恶嘴脸的真相材料,或面对着中共大使馆盘腿静坐抗议。

中午饿了,就吃从家里带出来的干粮,喝点水,除中间上厕所等离开一会外,其它时间几乎都会一直坚守在中共大使馆门口,直到傍晚天将黑时才取下横幅,拖着她的行礼箱乘地铁回家。

这几乎就是林妈妈每天简单而重复的生活。

一、从佛教徒到大法弟子

林妈妈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早年因工作关系,随丈夫林伯伯移居泰国,在这里生活了四十余年。林妈妈常说自己的性格大大冽冽,丢三落四。但对那些逃难到泰国躲避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它乡,常感觉林妈妈像是亲人一样。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急事,或哪里警察抓人了,哪里城管抢资料了,都喜欢找林妈妈,林妈妈也总是尽心尽力的去帮助同修,去向警察和城管讲清真相,让他们善待同修。

林妈妈以前是虔诚的佛教徒,非常精進刻苦,信净土宗几十年,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起床念经,各佛教圣地跑了个遍。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林妈妈接触到法轮功,在看完《转法轮》等法轮功经书后,林妈妈被震撼了。

“太正了!这个功法太正了!师父太正了!”林妈妈激动的说,从此她放弃了虔心信仰了几十年的佛教,成为一名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

在林妈妈刚得法不久,1999年7月,中共就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时间谎言铺天盖地而来,毒害全球。

看着中共在大陆惨无人道的迫害着同修,在全世界诬陷着大法与师父,每天都有大量同修被酷刑折磨至死至残,甚至被活摘器官,林妈妈无论如何也坐不住,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制止中共的罪恶。

于是林妈妈开始自己打印、制作大量的真相资料,在街道、机场等人多的地方派发,向来泰国旅游的中国人讲解真相,让他们不要被中共欺骗与蒙蔽。

慢慢的,林妈妈也认识了泰国的其它同修,尤其接触到了很多从中国逃到泰国的大陆法轮功学员。

联合国难民署的亚洲总部就设立在泰国曼谷,而且这里离中国非常近,边境相对松驰,而且可以落地签证。常有被迫害得很惨重,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从云南边境偷渡来到泰国,或以游客的身份来到泰国,申请联合国政治庇护。所以泰国成了中国法轮功学员以及各民主人士逃离中共迫害的一个重要的临时庇护所。

每年都有一些被中共迫害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以各种方式逃到泰国申请联合国庇护,他们在泰国的各个旅游景点,发放真相资料,向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图2-图5: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泰国旅游景点讲真相

二、中共大使馆前的抗议

大概2003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同修想去曼谷中共大使馆的门前静坐一个晚上,以抗议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林妈妈觉得这想法很好,就陪同一起去静坐了一个晚上。

从这起,林妈妈就决定每周抽一天时间,去中共大使馆门前静坐、讲真相,这一去就是4年多,直到2008年。这期间,不少大陆同修也纷纷加入,与林妈妈一起去中共大使馆前打横幅、静坐抗议。

看着中共大使馆大门对面那幅肃静而祥和的画面:醒目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看九评促三退”、“控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等横幅标语及安详盘腿静坐的法轮功学员。来办事的中国人及大陆游客吃惊地凝视着,他们小心而新奇的将这幅画面保存在自己的相机里,互相交头接耳,甚至有的激动地跑过马路对面索取真相资料、询问详情。

看着每天络绎不绝的中国游客在泰国各旅游景点听真相、看九评、办三退,看着泰国的警察、保安对这一切不闻不问,反而与学员善意的沟通交流,欺世造谣的中共邪党心惊胆颤,这一切成了它的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是2008年大年初一,泰国新任总理及各方政要通过新唐人电视台向全球华人拜年,这个暴力加利诱、操控毒害全人类的邪党惶恐大势已去,便疯狂的动用一切外交手段,威逼利诱,逼迫泰国政府抓捕在此避难的大陆法轮功学员。

2008年2月8日,也就是中国的大年初二。就在这天,13位在泰国避难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和林妈妈与往常一样,来到中共大使馆前拉横幅、静坐抗议中共的迫害。突然他们被一群匆匆赶来的泰国警察给包围住,然后以签证过期或没有身份为由,全部抓上警车,关进了曼谷的移民监。

就在当天,还有另外9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旅游景点讲真相时,也被警察抓进移民监,这次一共抓捕22名大陆法轮功学员。

图6: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图7:林妈妈与大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图8:大陆法轮功学员与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三、曼谷奇特的风景线

看着善良的同修被抓捕关押,林妈妈伤心不已,她一次又一次奔走于警察局与移民监,含着哭腔给他们讲真相,请求放人。但警察都很无奈的表示,他们受到了上面的命令和压力,迫不得已才这么做。

从这开始,林妈妈便独自一人,一周五天,天天去中共大使馆对面拉横幅、静坐抗议,无论刮风下雨,一天不落。

警察忍不住就问林妈妈:“伯母,您现在怎么天天都来了?以前不是一周来一天吗?”林妈妈说:“你们把我的同修给抓了,我心里很难受,以后都天天来了。”

说到做到。就这样,林妈妈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坚持去中共大使馆拉横幅、静坐抗议。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林妈妈一坚持就是十年!

图9: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这十年间,在曼谷市中心,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一边是守卫森然,外表强大而气急败坏的中共大使馆;一边是一位年逾古稀,外表安祥而又坚定的老太太。

很多经过中共大使馆的华人导游、游客、泰国人等,都因此认识了林妈妈,都知道在中共大使馆门前有这样一位倔強、坚强而可敬的老太太。

以最高年龄流亡海外的反共人士-----孙树材先生,曾流落于泰国,也因此认识了林妈妈,对林妈妈尊敬有加。当他在拉差达路上看到这一幕后,感慨的说道:一个年逾七旬的老太太,每天上午就拿着这些东西外带干粮和饮水从家里出发,一天傍晚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该是多么沉重和麻烦。然而她全然不顾这些困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持着,受尽风吹、雨淋、日晒,没有任何的报酬,没有谁说一声感谢,甚至没有谁知道她每天在平凡中尽着自己的责任……很多到中共大使馆办事的人内心都清楚,这座华丽的城堡只是徒有其表的空架子,实际上它是恶魔的巢穴,而真正代表中国浩然正气的是对面那位老太太,面容虽然略显憔悴却显出凛然的正气和尊严。“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党”十个大字昭示著正义和真理,真正的中国精神巍然屹立在那里,对面那些衣冠楚楚的家伙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还有人说:老人家表弱内坚,中共使馆表强中虚,所以领馆外这道奇特的风景便很引起了我的思考,一个生命的内蕴能强大至此,着实令人感佩。

另有人说道:走在拉差达路上,扭头往两边一看,突然发现一边天堂,一边地狱……

图10、图11: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四、中共两次暗杀林妈妈

中共邪党对这一切肯定是恨得咬牙切齿,但它们无法胁迫泰国政府抓捕林妈妈。因为林妈妈有合法的泰国公民身份,并且泰国是佛教国家,信仰自由,法轮功在这是受到保护的。

于是它们便使用它们惯用的流氓伎俩,收买泰国的黑社会组织,让他们天天持刀来抢夺林妈妈挂出的横幅,恐吓威胁。

林妈妈已记不清这些年来,有多少条横幅被他们抢走,但头天被抢走,林妈妈马上又自己掏钱做一条新的挂上,或干脆把“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标语用醒目大字写在自己特制的黄色外套,穿在身上。

这让中共更加气急败坏,于是它们收买泰国黑社会来暗杀林妈妈:

2011年8月15日,一辆计程车在拉差达路上飞速驶来,驶近林妈妈时,它突然冲上二三十厘米高的路基,朝林妈妈撞来,将林妈妈撞飞好几米远。

用车撞谋杀是中共在泰国惯用的手段。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清华大学的同班同学张孟业先生,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他曾逃到泰国申请难民,准备到美国法院控告江泽民,这令中共高度紧张。2006年9月张孟业在去公园炼功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撞飞,3天后在一家私人医院离奇去世。除此外,还有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泰国被车撞离世,另有多名法轮功学员有在泰国被车撞受伤的经历。

但这没有吓倒林妈妈,这位倔强的老太太爬起后,不顾身上的伤,仍然继续在中共大使馆前静坐抗议。

图12:林妈妈被飞速冲上路基的出租车撞飞几米远,身体受伤

这事刚过去一个多月,2011年10月7日的早上,林妈妈和往常一样,在中共大使馆对面绿化带上挂出横幅,然后炼习法轮功五套功法。突然两名黑社会人员跑过来,手持铁棒朝林妈妈劈头打来,把林妈妈的右手臂打成骨折。然后他们又狠命的朝这位老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大叫:“叫你再挂横幅!”把林妈妈打倒在地后,他们便抢走横幅,骑上无牌照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过不多久后,泰国的一位势力非常大的黑社会老大捎话说:去什么地方拉横幅都可以,就是不能在中共大使馆门前拉,太没面子了。他承认两次都是他派人做的,第一次车撞时,以为把林妈妈撞死了,手下人也骗了他,说把人撞死了,不敢跟他讲实话。他说若继续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还会派人来行凶……

图13:林妈妈被黑社会用铁棒打断右臂

林妈妈仍然没被吓倒,她被人带到医院,將右臂简单的打上石膏后,又照常出现在中共大使馆对面。这次她又重新制作了一条更长更大的横幅,上面写着“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

这次事后,林妈妈到附近警局报了警,警察们早就认识了林妈妈,很尊敬这位老人。警察局长认为这是中共指使干的,表示会彻查,同时再三嘱咐林妈妈要小心。这次事件泰国的正义媒体也作了相关报导,但刚报导出来后,这家媒体就受到了中共的恐吓,以后就再也不敢报导与法轮功相关的消息了。

图14:林妈妈又做了一条新的横幅继续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五、来自众生的鼓励

林妈妈说,这些年她坚持到中共大使馆前抗议,只是尽自己的一点力量来制止这场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说,其实在大使馆前抗议,在烈日下、在恐吓中,有时也想到过退却,但是身边的亲人和了解真相的民众给她的支持和鼓励给了她莫大的力量。

泰国的天气非常炎热,附近的泰国民众常会买来冷饮给她消暑,也有善良的警察在暗地悄悄保护着她的安全;有时她乘坐公交去中共大使馆,司机会把车开到抗议点前面停车,免得她再走一段路;有时泰国民众开车经过时,会停下车来说:“真、善、忍好,泰国需要真、善、忍!”;有时她外出乘坐泰国的嘟嘟车,司机会说:“我知道你就是中共大使馆前打坐的老太太”;有时中国的导游带队经过时,主动过来跟林妈妈打招呼,并说知道她就是林妈妈,还把林妈妈的真相资料抱一叠到车上,帮助林妈妈向大陆游客派发……

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林妈妈也记不清有多少,这些都给了林妈妈莫大的鼓励。

六、中共伸进泰国的黑手

随着时间推移,又有不少在国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逃到泰国申请难民。他们来到泰国后,又都前赴后继的去各大景点发资料、讲真相,同时又有不少人自发的与林妈妈一起去中共大使馆前抗议。因为想去中共大使馆抗议的大陆学员太多了,所以他们后来就轮班去。这样,去中共大使馆前抗议的人不但没被中共吓住,反而越来越多了。

另外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在泰国各旅游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派发真相资料、劝三退,使每天都有大量中国人明白真相,认清中共。据统计,仅曼谷大皇宫景点,在正常时期,平均每天都有两、三百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组织。大陆游客在这里能够看到在国内无法看到新闻与共产党的内幕真相,这些不得不让中共如坐针毡、恐惧不已,于是疯狂加大力度向泰国施压。

图15-图17: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泰国旅游景点讲真相

这些年来,中共不断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意识形态和经济黑手输出,以大撒钱、拉拢腐化等手段收买、操控各国政府官员,强行干涉其它国家的内政。这已是在全球公开的事实。

泰国是小国,又是著名的旅游国家。泰国2/3的经济依赖出口,旅游业对泰国GDP贡献超过9%,为600万左右泰国人提供就业保障。而大陆游客是推动泰国旅游经济的最主要来源。据泰国旅游局不完全统计,2017年大陆游客赴泰旅游超过980万人次,这些游客为泰国带来1426.4亿泰铢(约285.28亿人民币)的收益。

2015年的时候,为了营救同修,林妈妈曾前往芭提雅向政府部门讲真相,一位高级官员悄悄告诉林妈妈说:现在整个泰国的经济都靠中共,以前泰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很友善,因为知道这些人在中国被迫害,信真善忍,所以政府都不太去管。但是中共日益渗透,要求政府抓捕这些法轮功学员,如果对你们网开一面,中共就会提出抗议,用经济威胁泰国政府,可能会使很多政府职员因此而失业……

受惠于中共的泰国于是不得不对中共低头,从而在中共的压力下,对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

2014年9月11日,泰国警察在中共大使馆前进行了第二次大抓捕,抓捕了7位与林妈妈一起静坐抗议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关押进了曼谷的移民监。

图18-图20:大陆法轮功学员与林妈妈在中共大使馆前抗议

而在这之前的半个月,泰国警察就已开始出动了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仅2014年8月至今,四年时间内,泰国警察就对在此申请难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出动过十多次抓捕,抓捕了近40人,据不完全统计:

2014年8月23日晚,赵智方、林美梅、林柏三位法轮功修炼者在清迈向中国游客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泰国市场管理人员和泰国警察强行抓捕,关押进移民监。

2014年9月11日,泰国警察在中共大使馆前,抓捕了7位与林妈妈一起静坐抗议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关押进曼谷的移民监。

2014年10月16日,法轮功修炼者吴顺珍在清迈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几个便衣强行抓捕,绑架到清迈大学对面的警察局。

2014年12月16日,先后有4名从大陆走小路过来的法轮功修炼者,刚到达泰国就被抓捕,关进了移民监。他们是王淑华、杨桂敏、杨桂荣、韩艳萍。

2015年03月13日,在芭提雅有6名移民局便衣警察来到法轮功修炼者集体居住的大楼内,将4位法轮功学员抓走,分别是王志勇、林燕、王静波、桂百玲。之后又在景点码头抓走了2位正向中国游客讲真相的法轮功修炼者,分别是赵国良、徐梦兰,将他们关押进移民监。

2015年04月10日,在芭提雅的一家饭店里,法轮功修炼者王虹、吴晓燕被移警察察强行抓捕,关押进移民监。

2018年3月31日下午,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张娟花、蔡宝珍、扈秀芳、姜秀菊4人,在大皇宫景点向中国大陆游客讲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时,被泰国旅游警察抓捕。随后另一名中国法轮功修炼者黄斌陪同林妈妈前往了解情况时,也被警察强行抓捕。

2018年4月11日,旅游警察再次在大皇宫景点抓捕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魏敏。

2018年6月9日,旅游警察又一次在大皇宫景点抓捕了法轮功修炼者江宏斌。

图21、图22: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泰国警察抓捕

七、没有期限的监禁

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基本都会以签证、护照过期或非法入境为由,无期限的关押在曼谷的移民监(IDC)。

但在曼谷的移民监(IDC)里,巴基斯坦等其它外国人士都可以花钱被保释出来,而移民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被保释。移警察察曾表示,中共驻泰使馆不许法轮功学员被保释。

关进移民监(IDC)的人,如果不能被保释,只有三种去向:

一是自愿同意回国或被遣返回国。

二是通过联合国的难民安置程序被安置到第三国,但这个等待时间是无法预期的。

三是若没有第三国接受,也不愿回国的,就只能无限期的监禁在移民监,据了解,目前知道最长的有被关押十几年的,也有一些人因各种原因死在了移民监。

近些年,因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武装开战,以及全球恐怖主义盛行,导致全球难民急剧猛增。从这开始,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将难民安置到第三国的进程基本停滞,有大量难民滞留泰国。而难民署在职能逐渐失效的同时,也渐渐对难民境遇不愿理睬,甚至告知难民自己找方式解决去第三国的问题,他们不再安置。

目前中国难民几乎断绝了所有能离开泰国的路,他们更无法回国接受中共的更残酷迫害,不得不一直滞留在泰国,时时面临着中共伸进泰国黑手的第二次迫害。

所以在目前难民安置几近停止的情况下,在移民监中的等待可能是遥遥无期的,有的民主人士在里面关押了十多年,多人在移民监因各种原因离世。

目前仍在移民监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红军,已被关押了近六年,仍没任何希望能离开移民监。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王建华,以前在中国时被判刑三年,在中共监狱中被打毒针,被强行喂食不明药物等,致使精神分裂,后慢慢恢复,逃到泰国。现在又在曼谷移民监中被关押得精神崩溃,生活不能自理,几次被送进精神病院,但仍不允许保释,亦不知何时能离开移民监。

图23、图24:曼谷移民监狱(IDC)外部

八、恶劣的移民监环境

曾被曼谷移民监关押过的人士表示,泰国移民监的环境是极度恶劣的,在里面等待的过程是令人绝望的。有时,一间房间中有五、六名精神病,常有人在里面精神崩溃而失常。

2008年在曼谷中共大使馆前被抓捕,在曼谷移民监被关押了4年的法轮功学员马春霞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恶劣的环境,如囚徒般的生活,令她度日如年,看到很多人因长期被关押而疯癫或死亡。

由于泰国移民监(IDC)的最初目的只是为「暂时」拘留难民,所以设备简陋,几乎无法提供正常的生活条件。难民来自不同国家、民族、信仰,说不同语言。据曾被关押在女子监舍的法轮功学员介绍,一间200平米的监室里,多时竟关押二三百人,走廊、过道甚至厕所都睡满了人,极度拥挤而肮脏的环境、闷热而不流通的空气、弥漫在空气中的大小便气味、经神病人、六七十个孩子的哭叫声……令人身心遭受巨大摧残。

图25-图28:曼谷移民监(IDC)内部恶劣环境,大量难民被长年累月关闭在狭小而密闭的空间中

图29:曼谷移民监难民一星期获取两次放风的机会,一星期仅4小时可以走出密闭而拥挤的囚室

移民监(IDC)里的空气污浊、闷热,一个星期才能在室内操场放风两次,每次2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被监禁在封闭而拥挤的监室内。睡觉时人挤人、脚不能伸直,盥洗、洗餐具和上厕所等,都用同一个池子的水,水质当然是不干净的。

在移民监(IDC)被关押了近两年的法轮功学员王静波,曾在关押期间写信出来描述里面的环境,她写道:移民监的环境极其恶劣。一上楼空气中弥漫着尿臊类臭味,一百多人的房间里,大到六十多岁的老人,小到一个月的婴儿,一个残疾独腿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洗澡,地上都是水,她一蹦一蹦的,我都担心她摔倒,还有孕妇,在一个屋子里吃、住、睡。只有三个便池,一个水龙头,还经常停水,大便没有水冲,拉的便池外面都是。垃圾堆倒的剩饭、菜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室内的高温达三四十度,人都要窒息了。晚上经常被蚂蚁咬醒,由于水非常的脏,不能喝,又没有饮水机,我们只能买水喝,一个月买水就要花费500株。卖的食品价钱高的惊人,一袋小黃瓜四根40株,合人民币8元钱,一个甘兰40株,一个小鸡蛋10株,一小条西瓜30株,半个菠萝20株,都是天价,是外面价钱的三倍还要多!本来就是借钱,物价还这么贵,真是雪上加霜!

而另一位被关押了一年零两个月的女法轮功学员李英梅,也有类似的描述:蚂蚁、虫子、蚊子全身咬,经常停水,全身瘙痒难忍,洗澡很难排上号。屋里奇臭难闻,双眼红肿流泪,人们经常呕吐,有人拉肚子几天几夜。我嗓子红肿不能吃饭,喝水说话都困难,走路无力。屋里电视音量很大,大人吵,孩子叫,还有精神病发疯的。关100多人,热的人昏迷,睡觉人挨人,挤在一起,没有一点空隙,热的程度无以言表。这里卖的物品全是高价。

法轮功学员赵智方也在里面关押了一年零四个月,她也有相同的描述:炎热、拥挤、嘈杂、恶臭,睡觉时头顶头、脚顶脚,人满为患,几十个孩子随处大小便,不仅如此,在如此闷热的地方,还经常停水,晚上祈祷的、唱歌的、看电视、聊天的,没日没夜,经常把人吵醒。房间里有时多达三、四个精神病人。各种困难,外界无法想象。

另一名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王长海也说:2014年9月11日我在泰国被抓到了移民局监狱,分到了二楼的5号房。房间能住人的空间大约有90平方米左右,但多的时候这里却关押了110-120人,人挨人都住在地上,只有很小的空间空气混浊、闷热。警察把人送进去之后铁门一关就什么都不管了,只要不打架,不越狱,其它什么的都不管,那里简直就像一口活棺材。每天吃的东西都是一样,不新鲜的鸡骨头炖木瓜。关键问题是,别的国家的人都可以保释出来,但在中共的压力下,不给予法轮功学员保释。

还有一名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林柏,他在中国时遭受过中共极其残酷的酷刑折磨,被判刑八年,关押在沈阳市东陵监狱中。出狱后逃到泰国,刚到泰国不久,就在清迈向中国游客讲真相时被抓捕,关押在曼谷移民监。在移民监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林柏的身体再次被拖垮,精神接近崩溃,心肌大面积梗死,几次昏死过去,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仍不给保释,最后被美国接收走,才离开了移民监。林柏的身体一直未能恢复,在到达美国的半年后离世。

2017年,国际特赦组织的一篇名为《进退维谷》的报告同样指出:

被捕的难民在移民监于恶劣条件下受到长期和无限期羁押。曾被羁押的难民形容拘留所内的卫生环境恶劣、医疗保健不足,而且牢房拥挤到犯人不得不轮流睡觉。许多受到联合国难民署承认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被拘押多年,却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何时才有机会获释或被重新安置。在移民监里的难民有时决定支付回国机票而“自我驱逐出境”,但他们回国后定必面临危险和困难,这也是导致他们在国外寻求保护的原因。

2017年,在另一篇名为《泰国:对难民的强硬政策让数以千计的人处于弱势和面临危险》的国际特赦文章中指出:大多数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在被捕后会被送到移民监,有机会在那里受到无限期关押。难民权利倡导者称那里的环境恶劣,“比监狱还糟”。曾被拘押的人描述了看守和其他被拘者经常实施虐待,以及牢房拥挤到他们不得不轮流睡觉的情况。

九、把同修当作亲人

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泰国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没有身份、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得非常艰难。但他们很多都顶着烈日,冒着随时被抓捕,被无期限关押在恶劣的移民监狱的危险,去景点等地讲真相、劝三退。

看到大陆同修的艰难,林妈妈把大陆法轮功学员都当作亲人一样,碰到谁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和关心。这些年来,很多经过泰国去往第三国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提到林妈妈,心里仍都充满着感激。

凡有大陆同修被抓捕,林妈妈都会一遍遍跑警察局等部门营救同修。只要背后没有中共的压力,警察听完林妈妈的讲述后,都会放人,不会为难法轮功学员。

但若背后有中共的黑手,警察受到来自上头的命令,是中共指使抓捕的,那无论林妈妈如何哭诉请求,警察都表示无能为力,最终都将同修关押进曼谷的移民监狱中。

这么多年来,林妈妈除一周五天去中共大使馆前静坐抗议外,还常常去移民监狱中看望在里面受苦的同修,一遍遍的鼓励他们,与他们交流,给他们精神上的支持。同时这位年近八十的老太太,又四处奔走着,以她平凡的力量,动用她所能动用的社会力量,向她所认识的人呼吁着,营救关押在泰国移民监中的同修,让世界不要忘记了他们。

在这里,呼吁全世界的正义力量能够关注泰国的中国难民,尤其是仍被关押与即将被关押進移民监的法轮功学员,制止中共黑手对他们的二次迫害。

假如说一滴水的力量,非常的柔弱,但只要假以时日,它就能够滴穿顽石,创下人间奇迹。一位老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平凡中,以平凡的行动,坚守着一个简单而单纯的目标,每天不断重复着同一件事,这不是人间的神迹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泰国来稿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