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女术士称男子再醉也没几回 五日后众人无语

人生荣败皆有定数。

唐朝时,婺州娄千宝、吕元芳两个女子,颇有名气,人们传说她俩身怀异术,能预知人的生死未来。于浙东道巡察使李褒听说后派遣人去请来这两个女术士

二位女术士来到后,被安排在从事厅休息。从事问她们:“我们长官已经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一,还能升任什么更高的官职吗?”

吕元芳回答说:“方才见到了李尚书,他还是任先前的浙东道观察使,恐怕没有别的官职授予他。”女术士娄千宝也是同样说法。这位从事就不再问了。

待到二位女术士再次见到李褒时,李褒问:“我以后的命运将会怎样?”

二位女术士婉转地回答说:“会稽山高耸叠翠,湖边绿柳垂荫。尚书您有画船上百艘,可供您游览观赏这大好的山光水色。古人说,人生一世仿佛尘土和小草,微不足道,谈什么荣华与衰败?荣败都有定数的,我们不敢当面说给你。”

于是,李褒又问他下属幕僚们的未来归宿。

吕元芳说:“副使崔刍言、正推官李范,这两个人的才能风度差不多,只能做到皇上的侍从官,最后停在郡守的职位上。团练判官李服古,从现在起也只能再醉几次酒罢了,还谈什么官职呢?观察判官任毂,止于小谏官是穿不上朱服的。支使评事杨损,虽然身骨清瘦,然而您这些在坐的幕宾们,论福禄、寿数,都赶不上他。”

二位女术士作了以上的预测,在坐的人都不相信。他们沉默不语,只有等待以后事实来验证。

女术士的预言不到一周便应验,李服古真是大醉也不过几场啊!(图片来源:Pixabay)

这以后不过五天,团练判官李服古果然死了。真是大醉也不过几场啊!看到二位女术士的预测果然开始应验了,李褒和他的那些幕僚们就像敬重神灵一样地敬重她们。

这时,郎中罗绍权到明州赴任,少卿窦弘余到台州赴任,途经浙东。李褒在招待他们的宴席上,好奇地问二位女术士这两个人的未来如何?

娄千宝说:“窦大人一定会再来浙东,重新在望海亭上喝醉酒的。罗大人此行一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访道,不再漫游尘世了。

后来,窦少卿辞去台州郡守的官职,在返回京城的途中,重到浙东李褒这儿作客,真的应了“重醉”一说。罗郎中则死在海岛上。当时娄千宝说他到四明山求道,不再漫游尘世了,原是知道他不会活着回来了!

李褒不长时间就回到义兴,以后再也没有被授任其它官职。

只有尚书杨损,三十年来,两次任门下省的给事中,两次任京兆尹,防守华州,任青州节度使,年过六十了,还多次担任守国卫疆的重要官职。当年在浙江道同为幕僚的其他人,不论是福禄、还是寿数,果然都赶不上杨损!在浙东道巡察使李褒官府中的人,真的都应验了娄千宝、吕元芳二位女术士当年的预测。

《云溪友议》—彰术士章节原文:

昔许负谓薄姬必贵;何颙谓曹瞒必杰,是挟天子而号令诸侯。其言所验,编于简牍,夫艺术于时者,不可不申扬赞。浙东李尚书褒,闻婺女二人有异术,曰娄千宝、吕元芳,发使召至。既到,李公便令止从事家。从事问曰:“府主八座,更作何官?”元芳对曰:“适见尚书,但前浙东观察使,恐无别拜。”千宝所述亦尔。从事默然罢问。及再见李公,李公曰:“仆他日何如?”二术士曰:“稽山竦翠,湖柳垂阴。尚书画鹢百艘,正堪游观。昔人所谓:人生一世,若轻尘之着草,何论异日之荣悴?荣悴定分,莫敢面陈。”因问幕下诸公,元芳曰:“崔副使刍言,李推官正范,器度相似,但作省郎,止于郡。团练李判官服古,自此大醉不过数场,何论官矣。观察判官任谷,止于小谏,不换朱衣。杨损支使评事,虽骨体清瘦,幕中诸宾,福寿皆不如。卢州判官纁,虽即状貌光泽,若比团练李判官,在世日月稍久,寿亦不如副使,与杨、李三人禄秩区分矣。”二术士所言,咸未之信,无以证焉。是后李服古不过五日而逝,诚大醉不过数场也。李尚书及诸从事验其所说,敬之如神。时罗郎中绍权赴任明州,窦弘余少卿(常之于也)赴台州,李公于席上问台、明二使君如何,娄千宝曰:“窦使君必当再醉望海庭;罗使君此去便应求道四明山,不游尘世矣。”窦少卿罢郡,再之府庭,是重醉也。罗郎中迁于海岛,故以学道为名,知其不还也。李尚书归义兴,未几薨变,是无他拜。卢纁判官校理,明年逝于宛陵使幕。李服古判官稍久矣,为少年也。任谷判官才为补阙,休官归圃,是不至朱紫也。崔刍言郎中止于吴兴郡,李正范郎中止于九江,二侯皆自南宫,止于名郡,是乃禄秩相参。独杨损尚书,三十年来,两为给事,再任京尹、防御三峰、青州节使,年逾耳顺,官历藩垣,浙东同院诸公,福寿悉不如也。皆依娄吕二生所说焉。又杜胜给事在杭州之日,问娄千宝曰:“胜为宰相之事何如?”曰:“如筮得震卦,有声而无形也(周易卜得震卦,如闻雷不见其形,凡事皆不成遂也)。当此之时,或阴人之所谮也。若领大镇,必忧悒成疾,可以修禳乎!”后杜公为度支侍郎,有直上之望,草麻待宣,府吏已上,于杜公门篝板屋,将布沙堤,忽有东门骠骑,奏以小疵,而承旨以蒋伸侍郎拜相。杜出镇天平,忧悒不乐,失其大望也。乃叹曰:“金华娄山人之言,果应矣!”欲令招千宝、元芳,又曰:“娄、吕二生,孤云野鹤,不知栖宿何处。”杜尚书寻亦薨于郓州。钟离侑少詹,昔岁闲居东越,睹斯异术,每求之二生,不可得也。云溪子曰:自童騃之年知之,方敢备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