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看准时机 川普与美鹰派重塑美中关系

媒体发表评论说,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中共发起的关税战不是一时的意气之争,而是一个长期的国家利益战略转变,重塑美中关系。川普贸易顾问纳瓦罗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是这个策略的主要推动者。而五角大楼的一些人也认同这个策略。

《金融时报》报导说,即使在川普总统任期结束之后,许多这些人仍然将掌权。虽然这些人有不同的议程,但是他们有一个一致的看法,那就是美中将成为长期的战略对手,因此,美国贸易政策和国家安全政策不应该再分离。

这场贸易战标志着全球商业的根本转变。经济鹰派对跨国公司高管们毫不同情,尽管后者抱怨关税战将制造通膨压力或迫使他们提高价格。实际上,鹰派们视这些公司为叛国者,它们为了从一个没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那里获取短期利益而天真的与之合作,最终那些国家也不会给予它们公平市场准入。

在目前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下,这些公司控制了话语权。而鹰派们拿中共盗窃知识产权、侵犯人权和侵略南海为例子,证明他们的立场是对的。

“你听到他们许多人谈论中共是一个‘修正主义’大国,就像苏联一样——是一个完全不同系统的传播者。”龙洲经讯董事总经理克罗波(Arthur Kroeber)说。

鹰派们聪明的设计关税清单,最大限度的缩小它对消费品价格的影响,同时惩罚那些将敏感供应链转给中国的公司。比如芯片制造商高通和科技公司思科游说政府将路由器和开关从关税清单上拿下,但是没有成功。这些商品帮助中国建设智能城市。

白宫下个月可能发布一份国防部起草的白皮书。它推荐将美国供应链内包(insourcing)。显然,在美中冷战中,不是所有公司都将遭受同等程度的痛苦。

传统消费品企业,比如星巴克或沃尔玛,将能够比高科技公司或战略领域企业(比如地图制作或自动汽车)更容易留在中国市场。如果贸易战升级为冷战,苹果、脸书、微软、谷歌等在中国大陆做生意的美国跨国公司可能未来都面临艰难抉择。

但是从中远期来看,美国公司需要在内包供应链方面做更多工作。美国不可能自己生产所有东西,这意味着川普政府必须跟欧洲等地的贸易伙伴建立同盟。

美国企业未来将面临更多挑战。比如,谷歌打算在中国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但是母公司Alphabet拒绝派出首席执行官佩吉(Larry Page)到参议院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科技平台的听证会上作证。这对公司的命运意味着什么?公司领袖可以高于政治吗?他们过去这样想,但是今天,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了。

川普重新评估美中关系

川普总统今年1月30日在国情咨文将中共形容为全球竞争对手,并对中共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制定了日益强硬的路线,引发中共惊慌。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川普在国情咨文当中的措辞代表着对美中关系的根本性重新评估。美中关系发展了几十年,但是自川普去年上任以来开始冷却。

美国政界长期以来将“接触”策略作为一条通往更安全世界、更自由中国的道路。但是现在它已经被中共冰冷的战略竞争打碎。

川普说:“在全世界,我们面临着流氓政权、恐怖主义集团和中、俄这样的竞争对手,它们挑战我们的利益、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价值观。”

在去年12月白宫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当中,川普政府对中共威胁也进行了明确阐述。

“几十年来,美国(对华)政策根植于一个信念,即支持中国崛起,支持它融入战后国际秩序将让中国实现自由化。”《国家安全战略》写道,“(然而)跟我们的希望相反,中共以其它国家的主权为代价扩张了它的实力。”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将美中经济关系进行重新评估,认为2001年支持中共加入世贸组织是一个错误,说当时的条款“被证明不能有效地确保中共成为一个开放的、市场化的贸易政权”。

美国荣鼎集团合伙人罗森(Daniel Rosen)过去赞成跟中国接触,现在说川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的转变是“从美国利益出发的根本性转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