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与西方关系紧张 中共的天网工程危在旦夕

中共的天网工程危在旦夕(图:新唐人合成图)

依靠来自西方的芯片和技术,中共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对民众监控的网络—“天网工程”。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战和对敏感技术限制的双重压力,美国与其它西方国家正建立起对抗中共的统一战线,用以监控民众的“天网工程”现在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状态。

中国已经有超过1.7亿个摄像头,图为天安门广场的一个电线杆上的摄像头

人们还记忆犹新,今年4月份,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一度使中国最大的通讯企业之一的中兴通讯险些猝死,也使另外一家巨头华为吓出一身冷汗。而现在,这一幕将在中共监控摄像头设备行业重演,目前行业巨头海康威视和大华已经开始遇到麻烦,而且结果恐将更加糟糕。

根据香港的《南华早报》今天的报道:随着中美贸易战升级和西方国家对敏感技术出口控制收紧,中国监控摄像头行业遭遇危机,“天网”正在坠落。

中国国内的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说,中国监控设备行业遭到了出口禁运。其中,美国和荷兰的硬件提供商,已经或可能很快对中国和香港限制出口。

如同其它电子类行业一样,中国的监视器行业的核心部件成像芯片等也需要进口。来自西方国家的关键硬件和软件一起,使得中共现在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对国民进行监控的视频网络,到去年中国已经有1.7亿个摄像头,北京计划到2020年另外再安装4亿个。相比之下,美国只安装了大约5,000万个摄像头。

在西方公司的技术支持下,中共现在使用的摄像头已经很先进,比如摄像头里面的小小电子管可以发出万亿分之一的激光进行扫描,有的可以识别15公里之外的个人。这些设备已经被安装到了敏感地区,包括南中国海的荒岛,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和阿富汗边界,以及天安门广场等地,可以在雨、雪、雾天识别目标。

中共的监视系统,使用了人工智能,可以进行人脸识别。据称,只要用儿时旧照,就能成功进行辨识与追踪,还可显示其手机与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车过留牌、人过留脸、机过留号”,一旦与其它系统互联之后,一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隐私。尽管当局声称这些技术的发展是为了所谓社会安全,但是人们却每每发现,关键时刻摄像头“坏了”,失踪儿童找不到,失踪大学生找不到。

目前,中共还在进行技术研发,将保证政府最终能够对13亿中国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进行识别。

上周,几名中共政府研究人员已经确认,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已经禁止销售上述部件到中国,中共国家安全部门对此深表忧虑。

一名帮助中共国防部门和情报部门研究一种高级监控设备的北京研究人员告诉南华记者,一家位于荷兰的公司,“曾经与我们做生意很多年了。现在他们的政府停止给他们颁发(出口)许可证了。”

“他们也不再给香港发货了。这是前所未有的。”香港,曾经长期是敏感监控设备和技术销售到中国大陆的可靠的中转站。

荷兰外交部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西方正在形成对中国(中共)的统一战线。”一名参与天网工程的高级工程师说,“国家安全部门很是忧虑,他们正在采取行动。”

有些重要元件,比如图像处理芯片,并没有对华禁售,但是可能很快步其后尘。这些芯片大部分从美国进口,目前还允许对中国出口。

除了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据称还有一个国际压力促成西方世界对中共限制监控零件出口,那就是位于中国大西北的新疆,据报道有高达100万维吾尔族人被关押在拘留中心(再教育营)。联合国报告等不同的消息来源都证实了中共这一令人震惊的反人权罪行。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敦促中共停止在没有合法指控、审判和定罪的情况下进行监禁民众。但是中共否认了再教育营的存在。中共还告诉联合国和其它国家不要干涉中国内政。

但是,中共的强硬导致的却可能是来自国际社会的制裁包括出口禁运限制。据称,美国国务院正在研究如何制裁对维族人大规模拘禁的野蛮的人权侵犯行为。在美国,实施类似海外制裁的行为,是由美国国务院与财政部商讨后提出,经过总统签字同意后,由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发布行政命令执行,包括出口禁运、对违反人权或者美国法律的个人和公司进行资产冻结和金融制裁等。比如,日前美国对中共军方第一个高官—中央军委军需发展部和部长李尚福实施制裁,就是采用这一流程。

美国国务院的一名高级官员透露:“我们将继续与财政部沟通,对可能被中国新疆的公安部门滥用的设备进行出口限制,也对那些参与其中的中国公司进行出口管控,以与美国的外交政策协调一致,确保美国公司不要参与到人权侵犯行为中。”

8月29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联合主席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及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联同十多名参众两院议员去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及财政部长姆努钦,敦促美国行政当局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以及为新疆提供监控设备的海康威视(Hikvision)和大华技术公司(Dahua Technology)。他们在信中说“海康威视和大华等公司从中获益匪浅,在大规模监控项目的中国政府合同中赢得了超过12亿美元的安全支出。”

在中国,监控摄像头的生意主要来自中共政府,例如2017年的中共政府相关开支预计高达20亿美元,约占全球需求的一半。这使得中国这个行业比世界上其它国家要快4-5倍,并诞生了世界上前三大生产厂商:海康威视、深圳大华和浙江宇视。据IFSEC三月份的一个报告称,中国摄像头产业的销售收入占全球的1/3。

自今年早些时候的贸易战开始以来,中共政府主要监控设备供应商的股票已经暴跌。例如,位于杭州的海康威视的股票从3月份到8月份,其股票已经暴跌了一半,仅过去几周就下跌了20%。尽管上周一,海康威视对外发布消息称其“产品复杂性没有那么高,受国外芯片制约相对小”,但是投资人还是担心它变成又一个中兴通讯—中兴在今年4月被美国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其出口芯片等之后,险些破产。

天地伟业,一家位于天津的视频监控设备厂商,目前为全球50国家供货。它认为制裁会让全球安防行业都受到伤害。其发言人称许多西方国家的监控摄像头是在中国设计和制造的。有些西方公司只是贴了一个标签,但是内部却运行着中国软件工程师写的AI程序。

“我们使世界更安全。”这个发言人说。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去年11月,《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美国有不少监视摄像机均由海康威视制造。因为担心会被中共政府用以监视美国公民,有部分安全系统供应商拒绝或限制购买海康威视制造的监视摄像机。

美国时间5月24日,美国众议院以351:66票通过一项议案,其中包括一项增补提案。该增补提案建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采购某些中国制造商供应的视频监控设备,海康威视、大华股份被列入其中。而早在1月份,美国密苏里州陆军基地移除了5个中国企业海康威视生产的监视器。

对中国内部,海外媒体大纪元曾引述前英特尔资深软件工程师高木分析,称闭路电视监控系统(CCTV)这种技术如果被一个邪恶的政权使用,这对它治下的人民将是灾难。

高木称,人脸识别技术在国外一些高科技公司,早就成功研发了,“但是它没有被用于这种用途,就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用途对民众的隐私权、对民众基本人权的伤害太大了。”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人工智能专家Toby Walsh教授说:“有一些令人担忧的例子,表明中共如何在国内使用面部识别和图像识别软件,来压制宗教群体,监视他们的行踪,控制他们。”

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谢金河表示,在中国,不论走到哪里,绝对走不出中共机器智慧大数据的天罗地网。海康威视的安全监控遍布全中国,在云端上操作,随时都在监控中国人及在中国的每一个人,透过人脸辨识搜寻,想要抓谁就抓谁,根本无处可遁逃,这就是中共名为“天网”的监视系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郑清源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