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不思量 自难忘: 演绎千古深情

提及宋词,必然要讲苏轼,他的词有着独特的魅力,总能动人心弦。古往今来,苏轼获得了无数的赞誉,有人赞他是旷世奇才;也有人夸他的诗词有着‌‌“一洗万古凡马空‌‌”的气象;还有人誉他‌‌“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所有的这些赞誉,苏轼都受得起,因为他是一个用作品说话的人。一个人文人只有创造出好的作品,才能收获掌声,获得礼赞,才能青史留名。

苏轼的诗词作品普及度极高,它们逐渐的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多苏轼的诗词,我们可以脱口而出,比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如果中国的文化中,未曾出现过苏轼,那将失色不少。

苏轼的一生可以用‌‌“传奇‌‌”二字来形容。他曾金榜题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结交的都是文人士子和达官显贵。‌‌“乌台诗案‌‌”却将他打入大狱,在狱中的一百零三日,苏轼受到审问,甚至侮辱,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的性命,之后他被贬黄州,流落儋州。

‌‌“乌台诗案‌‌”让苏轼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却使他的生命有质的升华。每一次的挫折与苦难,都是他创造路上的素材,他的人生变得无比的开阔,始终保持着乐观豁达的心态。他对人生亦有了新的认识,正如他诗中所言:‌‌“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苏轼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与妻子王弗的生死情令人无比动容。今日与大家分享苏轼悼念亡妻之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首词作于公元1075年,此时苏轼的原配妻子王弗已去世十年,十年的时间并不能改变苏轼对妻子王弗的思念。王弗十六岁时,嫁给了苏轼,她聪慧谦谨,知书达礼,二人情深意笃,恩爱有加,本以为可以与爱妻长相厮守。可天命无常,王弗英年早逝,留给苏轼的只有刻骨铭心的悲思。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一首悼亡词。题中的‌‌“乙卯‌‌”年指公元1075年,当时苏轼任密州知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了爱妻王弗,便写下了这首千古传诵的悼亡词。

在中国的文学里,悼亡的诗词其实很多。从《诗经·邶风·绿衣》中的‌‌“我思古人,实获我心!‌‌”到潘安的‌‌“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再到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些悼亡诗词悲切感人,蕴含着诗人的深深的思念和追忆之情,读之令人心痛。

‌‌“十年生死两茫茫‌‌”一句很口语化的词句,却饱含着苏轼丰富的情感。曾经恩爱的夫妻,如今已阴阳相隔十年,活着的人有的只是刻骨铭心的想念。

‌‌“不思量,自难忘‌‌”曾经的一切恍如昨日,你的一颦一笑都让人难以忘怀,关于你的点点滴滴都铭记于心,尤其是这个‌‌“自‌‌”字,生动形象的展现苏轼对亡妻王弗的思念是下意识的,是习惯性的,更能凸显苏轼对亡妻的爱。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岁月是把刀,十年的光阴,容颜已变的苍老,两鬓如霜。纵使你我再次相逢,恐怕你不认识我了。这样的假设,终究不能实现,却反映出苏轼的无奈和沉重的思念。

词的下片开始写苏轼在梦中所见。在梦中,苏轼忽然回到了思念中的故乡,熟悉的场景,妻子正在梳妆打扮。梦中的重逢,没有欢笑,有的只是无言的泪水,苏轼将现实中的感受融入了梦中,令这个久别重逢的梦境有着无限的凄凉,却也表现出苏轼对亡妻思念之深。

苏轼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用平实直白的言语,表达出最真挚的思念。每一次读这首词,心中都会莫名的伤感,同时也为苏轼的长情所感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阅读与思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