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哪一刻让你觉得世人皆苦

小时候大概是一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自己在家,有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是个老太太,端着一个铁碗,原来是乞讨的。

我心软,虽然我妈教导过无数次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还是开了。她局促地站在门口,问我家门口扔的半袋米还要不要。

我妈没跟我说过那个米要扔掉,我也很为难,我就说我也不知道。

她就一直局促地站着,不停地打量那半袋米,嘟囔着:‌‌“够吃一冬了。‌‌”

我实在不忍心,就从家里米缸舀了一瓢米给她装在随身的一个布口袋里面,又塞了两个苹果在她手里。她把苹果摸了又摸,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眼睛都笑弯了。

我妈回来之后我说到这件事,我妈一来埋怨我随便开门,二来埋怨我那袋米显然是不要的,然后我妈就叹气,说老太太再来一次就好了。

后来她果然又来了,这一天我妈在家,老太太如愿以偿得到了那半袋米。我妈看见她的破洞的鞋子,又拉着她在屋里坐了,从柜子里翻出一双没人穿的黄胶鞋。老太太试了试,说稍微有一点挤脚,但是她穿着鞋子左看右看舍不得脱下来。我妈就说,您带走吧,家里没人穿这鞋子。

我到现在都记得老太太那时的表情,我甚至记得她的长相。我记得她的脸被风吹得红红的,两个颧骨高高的,眼睛里顿时就有了眼泪了。她说她闺女早年死了,儿子去外地找工作再也没有回来过,说我们一家心肠真好,祝我以后考上大学。

再后来,老太太没有再来过我家里。几年后我曾经有一次在冬天的街头遇见她,她在零下二十度的冷风中搓着手站着,还穿着我妈妈给她的那双黄胶鞋。但那个时候,她的眼睛里只有空洞和木然了,再也没有第一次到我家乞讨时那种局促、羞涩和神采。

在那之后我一直有一个幻想,我想开个福利院,收留被拐卖的孩子和被遗弃的老人。我以为自己会有钱做这一切,我以为我有能力为受苦的人们做些好事。我曾经在街头抱起来疑似被拐卖的、跪在路边乞讨的脏兮兮的孩子,我以为我总会有办法。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在这世道,我甚至自身难保。

@小阿ALICE:

我妈妈单位曾有一个打字员,她的老公一次酒后与人斗殴被捅死了。她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孩子,放弃了工作,经人介绍到北京,嫁给了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的瘫痪男人。

她离开老家时,跟我妈妈说她小的时候,她爸爸因病去世,她妈妈带着她嫁给一个聋哑人。然后她感叹一声:‌‌“命运啊,女人总是走妈妈的老路。‌‌”

打字员阿姨,嫁到北京后,一边照顾残疾丈夫,一边敦促儿子学习,一边自己做些小买卖。残疾丈夫受政府照顾,有正式工作,养活这个小家庭。

后来,打字员阿姨做家具买卖摸出门路,有十年的红火生意。在京置房两套,还有数百万的存款。

于是她让儿子去美国留学,自己也随后跟出去了。

临走前,她雇了一个保姆照顾她丈夫。

在美国,打字员阿姨认真学习英语,很快融进新的生活圈子。残疾丈夫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跟她电话里说:‌‌“我们都是苦命的人,曾为了活下去,搭伴走了一段路,你对我很好,我对你们娘俩也用了心。既然你喜欢美国的生活,那你就留在那里吧,我们可以离婚。我有退休工资,也有房,你打拼挣得那些我也不要。‌‌”

打字员阿姨回到国内,还是很讲究地和残疾丈夫分割了财产,办理了离婚。

又过了几年,残疾丈夫和保姆结婚了。

打字员阿姨,在美国嫁给一个同龄的美国男人,朋友圈看着挺幸福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是琅嬛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