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陶杰:美国白左攻川普 不惜学中国大妈 开始撒野

法律不可为政治左右。因此,疑点利益也通归被告。不必聆讯,一概无罪。美国的白左一看急了,索性推出一条歪理:即使Me Too的受害人年代久远,提不出任何证据,因为她是女性,所以不必举证,她一定对,要相信女人。“要相信女人”(Believe Women),在白左的社交媒体开始掀起一场运动。亦即索性一哭二闹三泼赖,效法瑞典斯德哥尔摩那个中国大妈,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抢地,要硬来了。

美国左翼攻击川普,用上Me Too成为杀伤力巨大的政治工具。正如本KOL一早预言,Me Too由一开始,就是别有用心的政治运动,绝不是殖民地学者当初一厢浪漫情愿之简单。

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贾凡纳被指控一九八三年,在中学生的某个派对曾经性侵犯后来也做了“学者”的女同学姬斯汀福特。所谓的受害人,行为鬼祟,一不敢出面作证,二宣称记不得是那年那月的那一天,三则坚持国会聆讯需听了贾凡纳一面之词之后,才现身反控,作风赖皮。

中学生毕业的醉酒派对,男女生玩得放纵一些,庆祝纪律的中学时代的结束,在西方文化之中实属家常便饭。

大学一年级也会玩新生。另一个女人接力,指控贾凡纳新生营中向她出示性器官。事隔三十多年,若非男人高攀上大法官之位,两个所谓受害人不会出头指证。换言之,政治动机高于一切。

法律不可为政治左右。因此,疑点利益也通归被告。不必聆讯,一概无罪。

美国的白左一看急了,索性推出一条歪理:即使Me Too的受害人年代久远,提不出任何证据,因为她是女性,所以不必举证,她一定对,要相信女人。

“要相信女人”(Believe Women),在白左的社交媒体开始掀起一场运动。亦即索性一哭二闹三泼赖,效法瑞典斯德哥尔摩那个中国大妈,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抢地,要硬来了。

若一切法律诉讼都要Believe Women,法国大革命白左组成的革命法庭推行恐怖时代,庭上的群众就没有相信皇后玛丽安东尼这个女人。

五六十年代有许多宗谋杀案,杀人犯都是女性,例如当年英国名噪一时的Ruth Ellis夜总会谋杀案,女犯遭判死刑。中国审判江青,全国七亿人愤怒展现男性帝国霸权,将我们中国史上最伟大的女性江青同志抹黑为白骨精。

半年前还羞人答答,现在凶相毕露,一切不要讲证据了,只为将川普及其政府拉下台。这等仇恨,完全是文化大革命加恐怖时代。

人性的愚陋,自以为崇高,哪知通往地狱的路俱由善意铺成,都是一样的。

纽约时报终于有点清醒,对于Believe Women有点异议,声称不要将性别战争,污染法治,要Believe the Facts。

这只是普通常识吧?为何要引发大西洋两岸一场论争?真正的疯子到底是川普还是白左?

记住:非礼强奸,即刻报警,手机拨九九九,不须十秒钟。勿等到三十年后,才指控台上那个男人,控诉他在你四岁时未经你同意揑了你小天使般的面孔一把,你感到娈童癖的他当年Me Too了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