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香港自由民主运动面对的难题

四年前的九月底,香港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公民抗命运动。那场被称作“雨伞革命”的抗议活动以青年学生为前导和生力军,也有大量的普通市民参与,前后参与的人数高达一百二十多万。“雨伞革命”反对由中央政府指定香港特首和操纵香港立法会选举的现有制度,要求在特区严格执行“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实行真正的全民普选。由于北京和香港政府不妥协的政治立场,那场运动持续了数月,虽然没能达到既定的政治目标,但是起到了有效的民主动员。

自“雨伞革命”结束之后,中央和特区政府对运动的参与者进行了长时间和大规模的秋后算账,他们动用了大量的财政和政治资源,对运动的骨干成员开启了严厉的司法检控程序,一些运动的参与者被政府告上法庭,虽然有不少人在香港现有法律制度下得以洗清罪名,但是还是有不少人遭到刑事惩处。香港政府显然是在滥用司法手段对异见者进行政治迫害,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恐吓反对派人士,以期杜绝将来可能发生类似的大规模民主抗争运动。

四年来,香港的自由民主运动陷入低潮,民主阵营也逐渐出现了分化。有的人参与了立法会选举,希望通过现有体制继续为民请命;也有的人则采取了更加激烈的抗争手段,不少年轻人希望推动民主运动朝着本土化方向发展,更有一些人在对北京愤怒和绝望之余举起了“香港独立”的旗帜。应该看到,虽然这样的分化与北京和港府对香港反对派的打压分不开,但是它也导致香港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大众运动由高潮走向低谷。

中国的执政党将垄断政治权力视为自己的生命,他们不允许中国人民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前途,也不会允许香港的市民自主地选择自己的道路。在收回香港主权之前,中国政府曾经向世界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但是共产党从来不遵守任何承诺,近年来,以“一国”为名义的政治箝制日益加强,推行“两制”的空间却不断缩减。假如民主派不能够迅速地在重大的战略思想和策略手段上弥合分歧,香港现有的自由舆论和独立司法都将招致灭顶之灾。

香港自由民主运动也似乎正在失去绝大部分市民的关注和支持,整个社会处在一个非常低沉的失望气氛中。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不在于市民们没有自由民主的诉求,而在于民主派内部无法求同存异,达成政治诉求的最大公约数,从而有效地动员民众。少数团体过于激进的政治诉求脱离现实可能,让大众看不到成功的希望,甚至有可能吓跑中间群众,起到“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作用,在客观上为中国政府对民主派各个击破提供了可乘之机。

目前香港的民主派阵营最需要的是一个凝聚社会共识的政治纲领,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北京顽固派的有效策略。一九八九年夏天声援北京学生运动和二零一四年争取民主权利的“雨伞运动”之所以能够迅速动员数以百万计的香港市民,正是因为民主派在当时提出了非常具体的政治纲领和策略。当然,群众运动必然会呈现高潮和低谷交替的现象,但是如何推动民主高潮的再次出现并且通过民众的参与来巩固民主诉求的成果,则是当前香港民主派应该解决的课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