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撒币总比撒尿好

中国游客在全世界,终于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形象,恐怕未来一百年难以消除。不过无论如何,不了解中国的境外知识份子时时说什么鸡蛋和高墙,证实是误解一场。没有什么鸡蛋与高墙之间,只有一只LV包包和一堆欧元现钞之间;或一个大妈、一个小孩,一块打了蜡的地板,只有一堆大便和一滩小便之间。

约五年前,还记否中国大陆游客来香港,携幼子在商场撒尿,遭到香港人抨击,香港特府官员、学者、左胶专栏作家,由他们的“文化研究”和人文角度,认为“在鸡蛋和高墙之间”,应该维护鸡蛋,遂抨击香港人排外,不够“包容”,对中国同胞有偏见……满天神佛,慈光并照,为商场和迪士尼的小便和迪士尼的打尖喧哗,作“文化多元”的大爱护航。

五年之后,中国游客“孔子学院型”的种种奇行,在大爱包容之下推向世界。终于连最左的瑞典,也掩鼻而卫国抗争,对随地大小便的中国人“法西斯”了一把,引起争议。

相对最“包容”的反而是最早据说侵略中国的老牌帝国主义英国。牛津郡比斯特村之名牌巴宝莉商店,曾有大妈抱小孩大便,至今未闻有英国舆论和电视节目幽默评论。可能西方列强以英国与中国人打交道最早,于其民族性,了解最深,不会大惊小怪;或英国人视随街大小便之动物,均同狗只,英国人对狗偏心,亦未可知。

令人比较担心的,是中国人的祖先列宁的故乡俄罗斯,却也熬不住了:二〇一六年,一名中国游客,在俄国圣彼德堡凯撒琳皇宫(The Catherine Palace),因幼儿便急,在人家明亮的宫殿地板,又撒下一泡照人的尿水。惊动馆长出马。俄罗斯报纸大哗,声称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而中国人竟敢干了。

由香港出发,大小便撒到英国欧洲,再回撒到“十月革命炮声一响”的老巢,或许是“凯撒琳”这个汉译名称误导,令中国人以为,旅游购物,“凯”歌高奏,可以“撒”尿而“淋”一下地板。

须知凯撒琳皇后是俄国进入全盛期的人物,有如法国的路易十四。大妈抱儿撒尿,尽管在欧美撒,撒到老大哥的祖奶奶头上就有点不应该了。即使文化隔阂,做一点功课才出国,对国家形象比较好。

中国游客在全世界,终于建立了非常强大的形象,恐怕未来一百年难以消除。不过无论如何,不了解中国的境外知识份子时时说什么鸡蛋和高墙,证实是误解一场。没有什么鸡蛋与高墙之间,只有一只LV包包和一堆欧元现钞之间;或一个大妈、一个小孩,一块打了蜡的地板,只有一堆大便和一滩小便之间。

中国人对外撒币,至少非洲欢迎;撒尿则连俄国人也皱眉。共产党管理中国人的大脑,很有成就;世界也希望共产党管好大妈大叔的噪门声带、管好其子女之膀胱、尿道、直肠及括约肌。世界不指望中国人再有任何贡献,管好人体此一二领域即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