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承认割让:中共悄然改划新疆西部国界

前天买了一幅中国地图出版社2005年1月新版的《新疆地图》,经过和手头保存的2002年1月版新疆地图对比,发现在2005年版地图中,虽然新疆西部国界在帕米尔仍沿用“未定国界”,但是在中哈、中吉、中塔其他地段的国界已经悄悄改画。这可以看作中国与邻国的边界条约的最新标定。

在中哈边界上,中国地图上的边界至少在两个地方后退,大家可以对照。

可笑的是,明明边界已有了变化,但无论是2002年版或者是2005年版,地图上还印者“本图上中国国界线系按照我社1989年出版的1:400万中国地形图绘制”,此地无银300两,纯属于有意混淆视听。

乌宗图什河河源争议地区的划分

乌宗图什河也称琼乌散库什河(前苏联称为乌津古什河)是塔里木河水系托什干河的支流,河源地区位于我国阿合奇县北部,一直是我国柯尔克孜族牧民的传统夏季牧场。鸦片战争前,乌宗图什河周边为中国领土,1881年清政府和俄国签订《伊犁条约》后,乌宗图什河东部、北部和西部的毗邻地区割让给俄国,乌宗图什河源也成为边界地区,中方认为边界线应以乌宗图什河和纳伦河(俄属)分水岭为界,乌宗图什河源全归我国,俄方认为边界线应以天山南脉主山脊为界,乌宗图什河源归俄国。双方地图表述不同,形成东西长85公里、南北最宽48公里,面积为2844平方公里争议地区。

从中方进入乌宗图什河源有两条翻越天山南脉的道路,一条通过4600米夏提达坂,一条通过琼铁热克达坂。虽然有争议,到在上世纪50年代末以前,我国柯尔克孜族牧民仍然可以在争议地区放牧。60年代中苏关系恶化后,苏军开始粗暴干涉我方牧民进入该区放牧,琼铁热克达坂上的路被苏军以石墙封堵而中断,夏提达坂通道也在苏军严密监视下,乌宗图什河源地区已经落入当时苏联的实际控制之下。

为了维护我方对该地区的主权,英勇的我国牧民与苏军进行了不屈的斗争。在夏提达坂方向:我国每年都要组织牧民通过夏提达坂通道进入争议地区放牧,并与苏联边防军就我牧民放牧的时间、地点达成了口头协议。但苏军经常背信弃义,时常对我牧民放牧进行干涉,苏方常常用直升飞机驱赶我牧民的羊群,因而那里是我牧民损失羊最多的地区。在琼铁热克达坂方向:虽然道路已中断,但为了配合夏提达坂的进入,即使进不去,牧民每年也要与苏军在那里斗争一番。苏军用棍棒驱赶,牧民也就用棍棒还击,每次双方均有损伤,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为了缓和边境紧张局势,牧民才停止了每年在那里的试进。

苏联解体后,乌宗图什河源成为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之间的争议地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四日中方和吉方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中吉国界的协定》时,乌宗图什河源被作为中吉国界第7界点至第8界点未定界地区继续谈判。经过三年协商,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吉两国在比什凯克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在该协定中双方对乌宗图什河源争议区进行了划分,根据协定,在全部2844平方公里争议地区中,东南部860平方公里划归中方,占全部争议区30%。其余1984平方公里归吉方,占全部争议区70%。目前中吉双方已完成全部边界的勘界立碑工作,中国新版地图也对新边界进行了标示。

2005-10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中国失土收复同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