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怡:呜呼 六十九年中国

上月大陆网页有一篇文章说,“自由的国家没有弯路,走弯路的基本都是不自由的国家。这种国家的弯路其实就是政府的弯路,是领导人的弯路。”文章提到,对抗美国、禁言删帖、文字狱、司法不独立、官财不公开、政府操控市场、政治不民主,凡是不符合普世价值的制度设计都是弯路。

建政69周年,中共国这辆车正作一次大转弯。

政治上,抛弃任期制,恢复40年前的终身制;抛弃对文革的全面否定,转向肯定建政69年的所有历史;极左思潮和个人崇拜隐约回潮。经济上,40年前从全国公有制的经济崩溃边缘转向承认私有财产、发展私营企业,现在又有迹象作否定之否定,重走公私合营并全面公有的老路。对外关系上,早年向苏联一面倒、或只与亚非拉国家交往,40年前大转弯向美国及发达国家开放,现在又重回对抗美国与西方、拉拢俄国与非洲国家的时代。

文革后的政策转向,主要是发展私营企业及与西方发达国家合作,由此带来经济的蓬勃发展。但没有实行政治改革,于是产生权贵阶层、贪污腐败、资源滥取、生态破坏,老百姓只有付出而没有得到回报,绝大多数人在医疗、教育和养老问题上陷困境,贫富严重分化,权贵阶层和百姓的矛盾接近爆炸临界点。

面对社会深重矛盾,统治者采取的不是疏导而是不断加强高压的管治手段。对于被绝大多数国家视为异类的形势,掌权者不是为人民利益而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接受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而是为了统治阶级利益,又来一次大转弯,重走所谓“自力更生”实际上是闭关锁国的道路,以大撒币拉拢俄国和非洲国家,再走一遍49年至76年那一段历史的共产实验田。

记得1983年,许家屯来港担任新华社社长(相当于中联办主任),为统战目的曾经约晤我和一些反对回归人士,许提到,中国过去30多年走了弯路,这在人类历史和中国悠长历史中只是短短一瞬。我的回应是:但在一个人的生命中,30多年却可以是影响他生命意义的全部。

国家走弯路,对于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人来说,会是一辈子荒废,一生的蹉跎,几乎所有人都要为这弯路付出代价。

上月大陆网页有一篇文章说,“自由的国家没有弯路,走弯路的基本都是不自由的国家。这种国家的弯路其实就是政府的弯路,是领导人的弯路。”文章提到,对抗美国、禁言删帖、文字狱、司法不独立、官财不公开、政府操控市场、政治不民主,凡是不符合普世价值的制度设计都是弯路。

文章说,“国家在走弯路,在倒退,一半的原因是统治者制造黑暗,一半的原因是人民愚昧,走在黑暗中而不自知,愚民太多的国家很难走正路。”

但究竟哪一半起主导作用呢?是统治者向人民洗脑、使人适应黑暗成为愚民呢,还是愚民导致国家难走正路呢?我相信前者是主导。统治者在制造黑暗的同时,也以虚假的辉煌去鼓动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使人民在阿Q式的“厉害了,我的国”中,忽视了自身应有权利,为暴政提供了社会基础。

今日中国在世界上处于什么状态呢?上述网文说:“有人认为中国目前人民觉悟程度甚至低于西元前的希腊,教育平均落后日本90年,国民生活水平相当于100年前的美国,公民权利及自由程度不如18世纪的英国、19世纪的德国、20世纪初的满清和民国。”呜呼,六十九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