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颜丹:中德房租上涨的明显差异

 

近日,大陆某网有专栏文章写道,“今年,在德国多个人口密集地区,例如柏林、慕尼黑和斯图加特等地爆发了抗议房价和房租上涨的游行”;“过去十年,柏林的房租上涨幅度为100%;法兰克福的新建住宅价格增长了70%,美因茨的新房房价甚至上涨了90%”。

就这段话,咱们先来说说中国与德国在房价和房租上涨程度上的不同。柏林涨个房租、法兰克福和美因茨涨个房价都需要长达10年之久,而北京的房租从去年到今年一年就涨了21%。从另一个官方调查来看,“2010年前后主要一线城市的房租涨的更凶”。至于说房价,中国的涨幅根本就无国能敌。德国大城市不过按百分比来涨,中国大城市是按倍数来涨的。此外,“三四线的小县城房价也随之飙涨,甚至出现了‘贫困县房价6千’的新闻”。

单说房租、房价,或许意义不大。各国青睐的表现方式都是房租、房价与收入的占比。上述文章称,“德国的中等收入人群也面临‘住不起房子’的压力”;“越来越多人的租房开支已占其收入的40%到50%”。其中,收入是按税后的口径来算的。

而在中国,若按平均房租与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比来算,上海和北京普遍高于50%。北京的密云区和怀柔区的房租收入比甚至高达86.88%和74.59%,深圳和广州基本介于30%到50%之间。可见,在“住不起房子”的问题上,中国又一次完胜德国。

房租畸形上涨,就该由政府来想办法抑制。德国政府不仅制定了“规定房租涨幅及其上限”的《房租刹车法》,还不断提高福利建房的资金投入。此外,对年收入低于规定的有孩家庭,政府还在其购买自住房或建房时,为每个小孩每年补贴1200欧元;“设立转嫁给租客的房屋翻新费的上限”、“为鼓励私人修建廉价住房提供税收优惠”。

中共治下,地方政府倒是发布过类似“规定房租涨幅及其上限”的政令,但北、上、广、深似乎总是例外,仍可不受影响的猛涨房租,并且一旦涨起来,就很难再回落。中央也曾表示,要增加保障房、廉租房的资金投入。但问题是,这些资金往往都是“肉包子打狗”,中国人望眼欲穿,都很难盼到真正住进去的那一天。至于说给孩子住房补贴、限制房东转嫁费用、鼓励私人修建廉价住房,根本是中国人想都不敢想的。

其实房租、房价上涨,关键还不在现象,而在原因上。陆媒的文章在分析德国的情况时指出,原因在于“房荒”,即“一方面是,大城市普通收入人群能负担得起的住房紧缺;另一方面是,新建住房数量太少”。说白了,是房子不够。实际上,普通人要想在大城市买房,本身就不太容易。看着中国的北上广深,我们又如何能苛求德国大城市的房子非得卖出白菜价?更何况,人家大城市的普通人只要收入稳定,决不可能像中国的“房奴”不吃不喝大半辈子、甚至靠两代人一起努力,才能买上一套房子。

在“鬼城”林立的中国,租房、买房难显然不是因为“住房数量太少”。曾有官员公开指出,中国的房屋总量实际早已严重过剩。不同于德国要在短期内增加、刺激供应,中共当局却在想方设法让农民工“去楼市的库存”。对于杯水车薪、甚至还经常被赖工资的农民工来说,这招无疑是赶鸭子上架,根本就做不到的。

宁可把房子空着,也不降价卖给普通人;明知外地人都租不起,北上广深的房租却依然暴涨,这才是既违背规律、又缺乏道义的中国房地产市场。而导致这一奇葩乱象的真正原因就在于,只想着卖地骗钱的无良政府,根本就没想过要对“居者有其屋”负责。

霸占着全国人民的土地,靠卖地敛财的中共,又如何能让土地出让金以及其它税费占比高达6成的房价降下来呢?政府能让自己手里的土地卖不上价吗?一旦大兴土木,政府再次发财的机会就来了。批给开放商的贷款有很大一部分将流入官员的腰包,搞定了官员们的奸商在对楼盘定价时,不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吗?他们捂不捂盘,房价都会这样涨下去。

只要中共继续当中国最大的地主,房地产商们就会一直把楼市的泡沫吹下去。而这种现象之所以不会在德国等民主国家、自由社会出现,就是因为民选政府不敢在民众身上“动刀”,更不敢觊觎率属于选民的、包括土地在内的任何私有财产。

因此,德国的房价再高,买房人都是其名下房产和房子下方及附近一定面积土地的真正拥有者。而中国人一辈子勒紧裤腰带买来的,不过是几十年不等的房屋使用权。这跟租房子在本质上似乎没有差别。

不是有人估算过吗?租房70年甚至比贷款买一套更划算。直至今天,房租、房价涨的再高、再快,绝大部分的中国人恐怕都已无感了。越来越明显的“有价无市”最终带来的,不过是中国楼市的全面崩塌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