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 范妇、瓜众及其他

范爷遭罚八亿元人民币,并发布微博感谢党、对不起人民,人虽未露脸,字里行间看得出如剃了一个光头,画了押,梨花带雨的样子,教观众怜惜。

中国的“吃瓜群众”,在网上看热闹,多对判决不满意,纷纷责问为何只判罚款,不必坐牢。就像“阿Q正传”结局,主角被判死刑:“而城里的舆论却不佳,他们多不满足,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而且微博文字的忏悔不足,须等范冰冰出来,看看如何亮相央视在镜头前再声泪俱下向全国人民交代——“而且那是怎样一个可笑的死囚啊,游了那么久的街,竟没有唱一句戏。他们白跟一趟了。”

毕竟鲁迅最明白中国人之民族性。

大陆网民又纷纷发表范冰冰刘晓庆合论:质疑刘晓庆逃税仅一千万,却坐牢一年;范爷账面上数亿,不必判监房,这又是何道理。

话又不可以这么说,国家这次是依法治国:二〇〇九年,逃税的刑法修改了,只要头一次查处,认罪,补交,再依法缴三倍罚款,是可以不必判徒刑的。正如在七十年代初,一打三反枪毙反革命,国家也向死囚家属收取三角钱子弹费,现在则免费奉送,因为毛主席时代没有三万亿美元外汇。用旧的标准来批评今日的党和国家,难免偏见的。

范妇人之蒙难,则一致认定。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太红了。这方面,要怪中国语文(又称汉语)对中国人的洗脑。

中国成语一直在暗中培植中国人的嫉妒:“富可敌国”,当你变成首富,钱财千万亿,比得上国库,这“敌国”的“敌”字,就表示你变成国之敌了。国家当然有理由磨刀宰了你。

至于一个女子漂亮,叫“艳压群芳”。你的美貌压倒一大群,那么“群芳”就暗中希望你有一天被毁容、破产、坐牢了。一个人突出而有成就,“鹤立鸡群”,那群平庸的鸡就想你这只红顶鹤中猎枪了。一个写字作文的人,若被称为“才高八斗”,那么其他才高一二斗、五斗、六斗、七斗的,就会嫉妒,躲在一角骂骂咧咧了,还渴望那个八斗的才子一进大陆,即刻被共产党拘捕最好。

所以中国语文教育,有一种毒素,小学生耳濡目染,渐种下各种喜欢看大红人有一天被抄家杀头幸灾乐祸的快感。加上冰冰自称范爷,西施般美艳,还有吴王越王那一级大靠山,一下子沦为洪桐县苏三起解,看不到披头散发押在牢里的场面,中国人终究不甘心。

然而,一部戏片酬上亿,威过荷李活一线大明星,内涉太多腐败,习主席下令整治,终究是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