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程坦:围绕大法官提名较量民主党人犯下致命历史错误

美国当地时间10月3号晚上,FBI完成了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的补充调查报告。这份补充调查报告一份被提交给了白宫,另外一份被送到美国参议院。按美国参议院惯例,从周四一早开始,参议员们就可以在专门的保密室轮流阅读这份报告。

受国内媒体的误导,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份FBI的补充调查报告或证明卡瓦诺涉嫌不法,其实在上周参议院的听证会之后,这份FBI的补充调查报告只是完成最后一项法律程序,民主党试图阻挡特朗普这项提名的努力,最快本周五就会受到彻底失败——如无意外,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很快就会通过参议院全体会议的最后审查。

在我之前的三篇相关文章中,重点介绍了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的基本常识,以及美国联邦大法官在美国政治中举足轻重的作用。这项大法官提名之所以引起美国亿万民众的高度关注,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美国法官是终身制,除非其本人辞职,可以一直干到被上帝召唤为止,而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诺不但年仅53岁,可以再干上几十年,而且其在美国社会一向争议巨大的堕胎、持枪权和非法移民问题上,一向持有鲜明、坚定的保守立场,即与民主党的政治立场不同,而与共和党的价值观相同。可以讲,这样一名著名的保守派大法官一旦任命,对美国未来政治走向的影响,甚至超过只有最多连任两届的美国总统。

第二,民主党为了阻止特朗普这项提名,可以讲无所不用其极,民主党先是在参议院一再拖延这项提名的表决,之后民主党参议员又抓住媒体爆料出的卡瓦诺"性侵丑闻"大做文章,明知卡瓦诺先后经历过6次FBI的任职背景调查,个人品德操守无懈可击,所有的指控都缺少必要的证据,但为了阻止特朗普这项提名,不惜声称掌握了卡瓦诺性侵的"可靠证据",又是举行听证会,又要求FBI进行补充调查。

上周参议院的公开听证会,长达8个多小时,上亿美国民众抛开手头工作,全程观看地电视实况转播。可惜,"受害人"对于卡瓦诺36年前(17岁)时的性侵指控,还是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只是声称当年未成年的卡瓦诺意图在同学聚会时对她性侵。卡瓦诺则予以坚决否认,"受害人"所称的目击证人和其他同学,则强烈否认"受害人"所做指控,相反,65名卡瓦诺高中、大学同学和后来的共事的女性,一致证明卡瓦诺为人正直,从未听闻其有过性侵丑闻。

凡是看过电视转播的人,只要不怀偏见,都会认为"受害人"在说谎。有意思的是,事后民意调查显示,认为"受害人"对卡瓦诺性侵的指控属于说谎的美国人高达70%,而无法表达意见和相信"受害人"没有说谎的仅各占超过10%。这说明,即使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以及那些对卡瓦诺的政治立场极为反感的美国自由派人士,也多数认为对卡瓦诺的指控是故意说谎。

需要说明的是,除了同意出席参议院听证会的"受害人"福特,还有3名女性向媒体爆料遭卡瓦诺性侵,这3人都是福特高中和大学的校友。这几位指控被卡瓦诺"性侵"的女性,有如下共同特点:第一,都是典型的自由派人士,或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第二,对卡瓦诺的指控全部发生在30多年前,而且除了她们自己的说法,没有任何其他的旁证,或者她们声称的在场目击者全都否认发生过这样的事;第三,几位"受害者"都被她们的亲友揭露出有公开说谎的习惯或违法事实。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几名站出来指控卡瓦诺"性侵"的"受害者"受到了民主党的指使,但民主党参议员们抓住此事大做文章,而特朗普和共和党人明知道民主党人在胡搅蛮缠,但迫于美国社会近年来高涨的反性侵浪潮,却不敢利用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强行通过这个提名表决。

在美国主流媒体推波助澜的巨大压力下,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冒着这项大法官提名可能被民主党人拖黄的风险,不但答应了民主党人召开听证会的要求,而且被迫承诺就"性侵"指控让FBI进行补充调查。

只是让民主党人万万没有想到,即使是对卡瓦诺的指控最为坚定、有力的"受害人"福特,在长达8个多小时的轮番质证中,最后也不得不承认只是她自己"感觉"到卡瓦诺有性侵自己的意图。最令美国民众失望的是,福特的律师原先声称福特通过了测谎调查,但遭受舆论普遍质疑之后,无论是福特的律师还是曾经替福特背书的民主党参议员,至今却拿不出这份测谎报告。

众所周知,美国法律规定,在国会听证会和法庭上故意说谎是重罪。不过,要将福特以说谎定罪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因为即使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福特的指控,但法律上要认定福特故意说谎同样没有证据。正因为法律上无法将福特以说谎定罪,被愚弄的美国民众,特别是中间选民,极可能将不满发泄到民主党人身上。

民主党人为了阻止卡瓦诺的大法官提名,不惜与一名说谎者合作造谣抹黑一名正直法官的行为,触及了绝大多数美国人难以容忍的底线,犯下致命的历史错误。这很可能会让民主党人在11月份进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付出惨重的代价——丧失因"钟摆效应"本可能获得的国会两院多数席位。

美国围绕卡瓦诺大法官掀起的闹剧,那些对特朗普恨之入骨的美国极端自由派人士、所谓主流媒体与部分民主党人,现在不管特朗普说什么、做什么,都一律加以抵制,甚至不惜造谣抹黑。不过,我相信在美国这个信息来源自由和价值多元的社会,大多数人还是能分辨基本的是非对错。这正是美国与中国的最大不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锐见锐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