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颜丹:高速公路的免费与亏损

大陆暴利行业路桥收费去年现660亿“亏损”,外界哗然。图为北京大羊坊收费站。(大纪元资料室)

“十一”长假,是中国人自2012年起,每年可享受的最后一次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时段。正值出行旺季,若征收通行费,对地方政府来说,应该是一笔极为可观的收入。更何况,有文章显示,“自2011年至今,收费公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收支缺口在不断扩大”;“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收费公路的支出约为收入的1.8倍”。既如此,免受高速费,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或许有人会说,高速不收费了,开车出行的人就多了,“景区爆棚可以预见”。《2017年中国旅游景区发展报告》指出,“门票是中国景区收入的绝对大头”。有文章附和,“中国的景区门票,是真的贵”;“湖南景区均价达到169元,相当于2017年全国月人均可支配收入的7.8%”,而“法国、美国等知名景区门票价格在当地居民月收入的占比基本低于1%,印度泰姬陵的门票价格甚至只有当地月收入的0.3%”。

但问题是,免收高速费的损失真的能从门票中找补回来吗?对此,地方政府恐怕也未必胸有成竹。景区接纳的往往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口,而这些来自天南地北、与景区相距上千公里的游客又有多少会选择自驾游呢?此外,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也未必都是开往景区的。在流动人口高达2.45亿的中国,利用节假日回家探亲的不在少数。可见,想通过景区门票收入来偿还修建公路时欠下的巨额贷款,是很难做到的。

有资料显示,“1984年,国务院出台‘贷款修路,收费还贷’重大政策”;“此后,银行贷款成为公路建设最重要的资金来源”。巨额贷款不仅是景区收入无法贴补的,更重要的是,其本身就无法靠征收过路费来偿还。从“2017年,每收入100元通行费,就得有145元用于还本付息、偿还债务”来看,各地的高速公路自2011年起出现的“入不敷出”,其实就是“入不抵债”。

但“地方政府从不惮于举债修路”。除了是因为政令使然,更重要的还在于“中央政府总会采取某种形式救助”。有图表显示,2017年,中央用于公路建设事业的转移支付与税收返还高达4613.1亿元,其中包括用来补助地方的2782亿车辆购置税,返还给地方的1531.1亿成品油税费改革税收,以及300亿给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取消收费之后的补助资金。

有人问,“中国人的燃油税、车辆购置税、成品油税交的少了吗?”显然,从上述中央财政对地方的慷慨资助就可得出答案。不难看出,中央早就想好了,要把这笔钱补贴在高速公路上,为自己的“面子工程”买单。此外,修建高速公路的资金也并非全来自贷款,其中占比第二的,同样是财政性资本金的投入。也就是说,打从修建公路时起,政府就开始肆意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了。

即便有中央的补助,债务的雪球也仍然越滚愈大。剩下那些靠中央都还不上的债务,就得靠地方通过卖地、发行债券来解决。调查显示,“部分大西南偏远省份的地方政府负债率已经临近甚至超过国际警戒值上限60%,具有极高的债务风险”。从怎么也还不上的债务来看,中国人对高速公路的需求其实并不大。

举债修建的公路使用率不高,也就罢了;更令人震怒的是,大量的新建公路竟然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豆腐渣”。车辆行驶在豆腐渣上,其结果就是,会不时传来车毁人亡的噩耗。有文章称,“每一个豆腐渣工程都有死人的现象”。而这样的死人工程,正是臭名昭著的“腐败工程”。

此前,中纪委曾进行的反腐民意调查显示,“建筑工程领域被选为五大腐败领域之首”。学者何清涟也撰文指出,“按照中国惯例,公共投资的寻租成本一般在20至30%左右”;“以湖南这个中等经济水平的省份来说,在2009至2011年期间,该省高速公路投资每年都有100多亿被大大小小的贪官瓜分”。

可见,中共为了敛财,即使害人性命也在所不惜。中共明知“豆腐渣”工程有安全隐患,还无所顾忌、变本加厉的想要从中获取利益。说中共发的是国难财,一点都不为过。既如此,这种毫无人道的独裁政府又怎会好心好意的免收高速费?伪善的假面背后,必然是更残忍的盘剥、更恶毒的搜刮。要知道,腐败透顶的中共,是决不会对其狂征暴敛的对像有任何善意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