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网闻 > 正文

在日本丢东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中国人这样变精日

暑假总要带孩子出去遛遛的,由于7月份事情比较多,计划的日本行程一直排到8月才成行。日本旅行贴也不少,照着做了不少笔记,再结合旅行网站上别人的游记,我感觉攻略做的挺完备的:用谷歌地图侦查了地形,把要走的路线都规划好,优惠券都整理的整整齐齐,还发挥杠精的劲头透彻研究了日本上网电话卡。网上不少人都说日本路上没有垃圾桶,我连垃圾袋都带上了。最后连大使馆、领事馆的联系方式都记好了。

在日本丢东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暑假总要带孩子出去遛遛的,由于7月份事情比较多,计划的日本行程一直排到8月才成行。日本旅行贴也不少,照着做了不少笔记,再结合旅行网站上别人的游记,我感觉攻略做的挺完备的:用谷歌地图侦查了地形,把要走的路线都规划好,优惠券都整理的整整齐齐,还发挥杠精的劲头透彻研究了日本上网电话卡。网上不少人都说日本路上没有垃圾桶,我连垃圾袋都带上了。最后连大使馆、领事馆的联系方式都记好了。

出发的那天,一大早起床,上了预约的车,航班正好错开了台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切都是辣么完美。

买的吉祥航空的机票,价格比春秋还便宜,乘坐体验比春秋好了不少:空姐还专门给孩子发了小礼物。

甚至孩子还有儿童航空餐。别管好不好吃,心意还是有的。

飞机准点降落关西机场,我们全家是第一次去日本,所以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还有任天堂明星迎接,完美!

然后就是出关、之前我们仨护照是分别拿着的,出来之后,我还和媳妇说护照是分开拿还是全给我拿着,后来要去买ICOCA&HARUKA套票,于是我把三个人的护照全拿走了。顺利上楼找到了JR售票处,也没什么人排队,直接就去窗口了,还有中文服务,售票员还特意提醒我们往京都去的车是几点在哪个站台。我们高高兴兴的就进站去了。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意外,我们应该在12点多就到了京都然后把行李寄放在酒店,开始第一天的打卡。

然而,然而,世事无常啊,旅游真人秀节目瞬间变成治安警钟长鸣节目——

是这样的:当我们按照售票员的提醒下去站台的时候,其实时间还早,关空特快列车‌‌“HARUKA‌‌”还没到站,站台上停的是阪急环线(或者大阪环线,反正就是一个到大阪的环线),我们没搞清楚就上去了,但是我隐隐觉得不对,因为攻略上说要把行李放在车两头的行李架上(就像我们的高铁,两头有放大行李箱的行李架),但是这个车上没有。这时候有点懵,因为车上都是日语,日本轨道交通上的线路图和国内也不太一样,还没摸到门道怎么看,于是我就站在那研究车上贴的线路图,我媳妇也从座位上起来过来看,包就脱手放在位子上了。这时候,车里开始发车广播,广播是有中文的,我们仔细一听停靠的站,发现上错车了,于是说赶快下去,推着两个箱子就下车了。

等我们按照站台工作人员的引导排到HARUKA的队伍后面的时候,我媳妇突然说:‌‌“我的背包呢?!‌‌”,我们仨同时石化,等反应过来包应该在刚才的车上,车正好发车离开站台……

这下着急了,我媳妇跑到站台工作人员那说中文,那小伙子:no no I can't speak Chinese.我也着急了,也没啥章法了,上去直接大喝:We lose our bag in that train.这句小伙子听明白了,就带我们上楼,然后用手机翻译软件告诉我们现在去找JR的工作人员。

等到了入口的值班室,我这慌张劲终于上来了(反射弧有点长),没章法的英语说的更没章法了。这时候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问我们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然后去对面的JR售票处找了个台湾MM来给我们当翻译。

等值班室的工作人员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一个姑娘开始打电话,因为这个车是没有乘务员的,所以只能到下一站让人上车帮我们找找。大概等了10来分钟,打电话的姑娘告诉我们没找到。她又叫了刚才的台湾MM过来,一起下去到站台再次确认对应的站台位置。给我们当翻译的台湾MM安慰我们说,JR的工作人员会再帮我们找的,还给我们一张JR失物处的电话,说有中文服务,让我们打一下电话报失,一旦在其他站找到都会通知我们。然后建议我们去警署问一下,也可能有人捡到会送到警署去。我也安慰我媳妇——还好刚才买票我拿走了所有的护照,护照没丢就没事,至少还不影响出行。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去一下警署碰碰运气。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因为刚才进站,HARUKA票已经在进站闸机上打过孔了,台湾MM很细心的帮我们拿去给JR工作人员做了登记,告诉我们等一下直接再从这里进站就可以了。

这是回来之前去警署销案拍的照片。

进了警署大门,一个大叔和一个警察MM在值班,这会儿我心情已经平复一点了,可以比较正常的讲英语了。警察大叔英语水平还可以,基本可以交流,不过一开始我不知道大阪环线怎么表达,一直说to Osaka Osaka train,他以为我们是在大阪丢的东西。然后他让我们等一会儿,说去找个English Speaking,找来了个特精神的小伙子警察,基本把事情弄明白了。我们说,我们只是想来问一下有没有人捡到送到警署来。警察大叔没说什么,只是一直在打电话,我估计他是在给各个站的警署打电话问有没有人捡到。警察小伙,可能以为我们要赶飞机离开,问我们时间来不来得及?我没说今天刚到,于是他问我们要不要报案,我想还是报个案有个记录也好。那个警察MM抱了个笔记本电脑出来给我们做笔录,警察MM是完全不会英语,那个帅哥和大叔在一边问我们,这期间就帮我们把细节都拼了出来:什么样式的包、什么颜色、包里主要有什么(钱包、手机、中国身份证)、钱包是什么式样的。里面有多少现金,能不能说出现金是多少张(因为我们是刚到日本,我在我老婆钱包里放了3张1万的日币,所以记得很清楚)、钱包里的卡是什么样的(于是我们想起来信用卡上也有名字、是SH银行的信用卡、是万事达卡)。手机是什么牌子(华为手机确实很厉害,在日本讲huawei都不用多解释,人家秒懂),什么颜色,我突然又想起了我媳妇的手机壳和我的手机壳是一样的,所以赶快也说给他们听。

一个笔录做了1个多小时,问的非常仔细。最后留了我们酒店的地址和电话,还要求我们把中国的地址和电话都留下。期间我给警察大叔看了刚才台湾MM给的纸条,问能不能借电话打一下JR失物处做个登记,他没回答我们,直接开始拨电话,一番操作,然后把电话递给我们,说:JR失物处的中文服务。我媳妇接过电话,对方又把情况详细问了一遍,花了大概45分钟,同样留了我们酒店的地址和电话,提醒我们到酒店和前台说一下,有消息会打到酒店的。

其实到这里以我中国化的思维来说,感觉这事没什么希望了,但是人家都挺照顾我们情绪的,花了这么多时间来帮我们做记录,能做到这样我已经挺感激了。

再去坐HARUKA的时候,我还特地去问了工作人员,有没有good news。回答是遗憾的微笑……

12点在日本落的地,一顿折腾,到了京都的酒店都快5点了,前台有一个会说中文的日本小伙子,说的很不流利,我老婆和他说了可能会有电话打过来。然后我们就出去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我老婆还在问我明天会不会找到啊,我说都这么晚了也没消息,肯定没戏了。而且刚才前台的小伙子中文只会一点点,估计他现在都不一定能搞不清楚你是谁了。

这回我媳妇说,等会儿回去要先去前台问问,不放弃希望。

当我们回到酒店,远远的往前台走的时候,前台工作人员一下子就招呼我们:你们是不是丢了一个包?JR失物处来电话了,你们稍等一下。然后那个略懂中文的小伙子出现了,他写给我们一个电话(就是我们在警署打过的JR失物处的电话),还有一个编码,告诉我们东西在大阪天王寺站,凭这个编码就可以取了。去之前还是打电话确认一下。

你们知道吗,我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是非常激动,在异国他乡,我又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向对方表示感谢。我给我妹发了条微信(之前,没法打电话,就告诉了我妹,让她把钱包里的卡帮忙挂失,她也挺着急)。你让我现在给你描述一下当时的心情就是:恨不得把这事编成二人转,然后一路扭着大秧歌一路唱二人转,从日本扭回上海,把日本人民的认真、诚信,一路传唱

必须扭秧歌唱二人转吗?那是必须的,还必须是辽宁铁岭式的,因为只有我国大城市的这种严肃的传统艺术表现形式,才能表达我们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一天

安安心心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起来,想起昨天的事还是感慨万千,从关西机场到包被上交的天王寺,有50公里,我包里的东西也算有点价值,有日币有人民币有还算挺好的手机,品格高尚的日本人民是怎么养成的?突然,发现一个很不好的苗头:我这样下去有向‌‌“精日‌‌”发展的趋势啊。不行,我必须严守革命红心——于是我想找一点日本人民的破绽,在角角落里用手指摸了一圈,比我自己打扫的还干净

吃完早餐,我媳妇给JR失物处打了个电话,对方又是一通仔仔细细的确认,并且说可以邮寄过来,但是当天是不能送达了。我们说今天就自己去取,于是话务员又问了我们大概到达的时间,说会通知天王寺站的领取处帮我们准备好,并且还告诉我们你们往返的车票费用要自己支付哦,可不可以?又是一番治愈的对话

接下去,虽然花了点时间,但是比较顺利的买了车票到达了天王寺。

我们中国叫失物招领处,是一个很没存在感的地方。但是在日本,每个车站都有失物招领处,而且高效的运作着。天王寺的失物招领处在车站外面的一条小路上,没什么难度,很容易就找到了。

墙上贴的海报,除了电话还可以用手机APP查找和登记自己的遗失物品。

工作人员很快就把我们的包拿出来了,因为已经电话联系过,所以没有再做额外的确认,我们出示了护照就把包领走了。包里的东西是整理过的,之前儿童餐那张照片的左上角有个汉堡王的袋子,是我们在浦东机场买的汉堡王,没吃完,后来塞包里了,工作人员怕食物腐败,就帮我们把这个汉堡扔了,除此之外所有的东西无一缺失。

我们全家在失物招领处门口留下的激动的眼泪。后来可能是动静太大了,工作人员还出来给我们送了一包纸巾。

真的出来给我们送了包纸巾——可能看到我们从京都跑过来,油光满面的,实在看不下去了,给我们送了一包吸油面纸

最后我想说一点感受:日本失物寻找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系统,不仅公共交通有专门的失物招领处,每家警署都专设了失物招领的对外办公室。我们住的酒店门口就是警署,门口很醒目的挂着寻物处的牌子。

只要你去向工作人寻求帮助,他都是很负责的在帮助你,帮你进入到失物找回的流程,而且非常注重细节,会向你询问一切细节,反复询问,其实我们自己都觉得问的很啰嗦了。但是你提供的一切信息都会被记录,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帮你找回丢失的物品,对。整个系统高效运转的。并不是以我的中国思维想象的那样,某些部分只不过是在给你安慰照顾你的情绪。

期间,我们在朋友圈里也说了丢东西的事情,两个个朋友反馈在日本曾经丢过东西:在公交车上忘了单反相机、买车票把手机遗忘在车站。最终的结果都是丢的东西被顺利找回来。而且他们都很肯定的说,你们的包能找到,找回来是大概率事件。

这一切都建立在日本人做事真的是很认真负责这一个基础上,我们在丢包到找回的整个过程中,接触了JR站的工作人员、JR售票处的台湾翻译MM、关西机场警署的警察、JR失物处电话服务人员、酒店前台、大阪天王寺站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你很热情态度很好,有些人你可以感到他/她不过是在公事公办,但是每个都很认真的在做自己的工作,在该做的工作该询问的信息上并不会打折扣。他们对你说留下联系方式,我们会继续帮你寻找,就真的是在继续帮你寻找,并不是敷衍一下就好。我相信即使在我们离开日本东西才被找到,他们也会把东西寄回我们留的中国地址。

而最终最终,非常感谢捡到我们背包上交的人,这位拾金不昧的先生/女士也许是日本人,也许是中国游客,也许是其他国家的游客,真的非常感谢。

以后再有‌‌“洋大人‌‌”丢东西在中国被火速找回的新闻,我不会再去跟着吐槽了:第一,我体会过了在异国他乡丢东西是多么的心塞,多么的无助,我们确实应该给予外国人更多的帮助,当然,哪一天我们能有像日本这样高效的系统,让本国人和外国人一样获得足够的帮助就最好了。第二,就这么一件小事真的向我展示了日本的软实力,我说,这件事我能唠叨一辈子,就算哪一天日本变得没我体验过的这么好了,我也会告诉别人,日本曾经给我留下了多么好的印象。我会告诉身边的人,日本的社会和日本的人民不是我们的敌人,有很多东西确实是很值得我们学习。我的心底可能很难再生出对日本的敌意了,好吧,有人要喷我给我贴精日标签,也请便。

这次旅行还体会到了一点日本人注重小细节的事情,就不另开贴了,继续说两句。

我们在京都站买车票的时候,发现自动售票机旁边有这种小纸袋,你买完票可以拿一个纸袋把票装进去,一是可以保护车票不受损,二是日本车票都比较小,装进去就比较容易拿放,还留了小窗口让你能看到车票上的文字。

每个酒店都提供这种应急的小手电,设计的非常巧妙。这是灯的背面,有一个方孔,手电是用干电池的。干电池容易存放,成本低,维护方便。

干电池长期不用,放在设备里容易跑电、漏液。而这个小孔配合支架就很巧妙的实现了三个功能:一是把手电挂在支架上;二是当你把手电从支架上拿下来,后面的弹簧就顶着两颗电池相互接触,灯就亮了,所以手电的开关也通过这个设计实现了;三是一旦把手电装在支架上,支架就把两个电池隔开绝缘了,防止干电池跑电、漏液。

金阁寺的门票,成人和孩子是不一样的:成人是‌‌“家内安全开运招福‌‌”,孩子是‌‌“交通安全学业成就‌‌”,门票的形式也非常别致。

我觉得有条件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应该去一次日本,去体会一下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这个国家。中日双方之间有太多的误解,导致普通人民之间也有一些误会,去一次日本真正去感受一下,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旅程,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体会,但是日本一定不是你没去过之前以为的那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驾城会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