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当年就“勒紧裤腰带也要进行对外援助”如何进行洗脑

这是一份1972年某单位负责人在广州做的一场内部形势报告,报告的主要内容是关于香港问题,这部分内容已在《有种洗脑方式叫“形势报告”》一文中都提到了。在这份形势报告中的后半段还顺带提到了七十年代初期中国的对外贸易和对外援助,内容也比较有意思,顺手就摘录了出来,看看这个报告人是如何讲当时的对外贸易和对外援助的。

先从对外贸易说起:

【有些同志埋怨,说出口的东西那么多,那么好,还支援别国,而我们国内这么紧张,有的东西没有得卖。这点大家要正确认识,不要以为我们解放了,就只顾自己。毛主席教导说: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支援别国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应尽的国际义务。对外贸易是为我们的外交斗争服务的,是为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为备战服务的,不是单纯和人家做生意、挣钱的。要把对外贸易看作是外交战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执行毛主席政策和路线的一部分。我们的进出口是有计划的,是整个国民经济的一部分,是从全国七亿人口出发,根据需要,统一平衡的。因此,进出口任务都要纳入国家计划,出口和进口的好坏是直接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好坏。】

笔者按:无论是被封锁还是自己所执行的锁国政策,一直以来对外贸易都是中国的弱项,其原因就是把任何经济活动都纳入到政治斗争中来,为政治斗争服务,“不是单纯和人家做生意、挣钱的”,当然,理由永远那么高尚: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不过单纯从经济生活的角度来说,我们真解放了吗?此时难道我们吃粮已经敞开供应不需要粮票了吗?难道我们一个月每人不是只有几两猪肉可供应吗?难道普通百姓住房不还是一家三代挤一间房吗?用古话来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有些同志会说,我们国家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为什么要搞出口呢?像秘鲁那样的国家的物资美帝不买它,苏修不买它,或者少买,或者压低价格来买,压垮它。我们要支援他们反对美帝和苏修,就要买他们的渔品,我们未和他们建交前,外贸部长白相国曾访问过秘鲁,他们非常热情。接着,他们的渔业部长又来中国访问。当时(未建交前)秘鲁在宪法上有一条规定,不许任何代表团到中国来。为了使渔业部长能来中国访问,他们特地修改了宪法。来访问时,他们讲,他们可以出口铜、棉花和渔品。铜我们需要,棉花我们需要,但渔品我们就不一定需要,但我们同样买了他们八千万美元的渔品。反映相当好,感到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但是,我们的渔品本身又出口,又要买他们的。所以,我们进口什么是根据斗争需要的。

我们对外出口的原则还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统筹兼顾的方针,对土特产就出口多些,对生活必需品的出口就有限量的了。我们出口的贸易额是很少的,只占全世界贸易的百分之一,相当于丹麦一个国家的三分之一。丹麦人口四百万,我们八亿人口,所以,并不多。当然,内销和外销是有矛盾的,这是存在的。有些土特产是我们不需要的,是废物。但经过加工处理,就可以出口。这样可以组织社员加工,既可以提高社员收入,又可以增加出口,有利于国家建设。比如我们出口的土特产槐树叶和白果树叶,在国内没有什么用,收集起来出口就值钱了。上半年我们出口这些树叶达一千一百多吨,换回一百多到二百万美元,可以买小麦二万五千吨,这样不是很好吗?所以出口的东西一方面减低了市场供应,另一方面又换回市场需要的物资。还有“风栗”,有人说我们这里没有得卖,即使有也要排队,在国外,“风栗”是很名贵,很值钱的,在日本一个“风栗”值七分钱人民币一个,如果我们出口一吨“糖泡风栗”,可以换回七吨化肥,为发展农业生产服务。又如红枣,香港卖四个美元一斤,即港币二十多元,我们出口一吨红枣,可以换回十吨半化肥。】

笔者按:实际上中国人天生都有生意的头脑,该卖什么,该买什么,什么好卖,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此时贸易的话语权被政治思想所左右,苏修不买,美帝不买,那我们就应该买,那这个买不就是“收买”吗?有人说这个政权的前三十年,经济当做政治搞,一点没有错,一句“我们进口什么是根据斗争需要的”就已经证明了。

【有些人说,出口的东西质量又高,价钱又便宜,好像吃了亏那样,没有从政治上去考虑。对外贸易质量一定要好嘛,质量好坏是代表一个国家的信誉,影响极大嘛,是反映一个国家的水平嘛。我们的棉布在国际市场上很有信誉,比较销售得好,而苏修的棉布质量最差,好几年都卖不出去。至于出口的价格太便宜,这不要光看出口,还要看进口,把进出口平衡起来之后,才知道是不是吃亏。我们过去出口的东西,虽然价格有些便宜一些,主要是对外包装不讲究,外国市场上对包装是很讲究的。过去,我们曾受林贼的极左思潮的影响,包装一定要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影响,要红极又红,人家看见这个包装都怕了,因为买了回去就结合政治问题。所以,外国人说我们笨,说我们是一等商品,二等包装,三等价格。现在我们比较注意了,大家参观交易会也可以看到了。我们出口的一些东西可能吃亏一些,但和进口一比较,算起来还是便宜。比如我们出口一吨大米换回两吨小麦,这就不会吃亏了。我们一吨米在国内卖三百美金,出口卖八十美金,看起来好像吃亏了,但我们换回二吨小麦又赚了,所以,国际贸易是有这样的情况。香港是一个国际市场,有些东西是卖得便宜一点,是比较特别一些。对外贸易应该服从外交斗争去考虑。】

笔者按:

(1)小时候还记得商店里有时会出售“出口转内销”的商品,其卖点就是质量好,所以从这点上笔者小时候接受到的观点就是好东西是给外国人用的,更甚一步的潜意识影响就是咱中国人低人家一等,无论你说多少中华民族有多么强大的话,自卑的心理就是这样不自觉地被你们培养起来了。

(2)价格问题,内销价格与出口价格的差别让人不敢相信,相差近四倍,抛开大米的质量问题(出口的只会更好),可能出口价格遵守的是国际价格,那么国内价格就是暴利了;可能出口的价格不是国际价格,那就是友情价,那些买你大米的朋友比你的百姓更亲吗?另外,一吨大米可以换回二吨小麦,确实国家没有亏,那么是否国家按照买回来的价格再卖给你的百姓了呢?笔者数学不好,但也能算笔账:八十美金卖出一吨大米,四十美金买回一吨小麦,三百美金一吨大米卖给国内百姓,多少钱一吨小麦卖给国内百姓呢?在计划经济之下,大米与小麦的价格在国内相差不多,那到底是谁不吃亏,谁赚到了钱?

以下是报告中的对外援助内容:

【对外援助,有些人想不通,说本身还未搞好,还去帮助人家。有的还说,要帮就帮社会主义国家,去帮助那些不稳定的国家就划不来了。援助人家一些普普通通的商品还可以,大量的,国内需要的物质就不行。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还要解放全人类;不能光考虑到自己,而且支援是互相的,不是单一的;经济援助也不是唯一的。比如,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人家投我们一票,就是对我们的支援。不要以为投一票没什么,我们独立自主就没什么,但他们能够反对控制,投我们一票就不简单的了。

阿尔巴尼亚在欧洲,被帝、修、反四方包围,但人家能顶得住,成为欧洲社会主义的一盏明灯。我们是有支援他们的一些物资东西,但他们对我们援助评价非常高。他们到中国参观回去后,作出传达报告长达二百页,介绍中国如何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把我们中国人民当作亲兄弟,人家问他们国家有多少人口呀,他们回答说有八亿二百万。越南人民和帝国主义打,我们支援人家是应该的嘛。越南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还支援越南南方,支援柬埔寨,支援老挝,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支援一些物资,有什么不应该呢?但是,我们这些援助的物资还是不多的,援外物资只占对外贸易的百分之二十。

有些同志说,支援一些政治上很不稳定的国家,如亚非拉的国家,今日政变明日政变,很危险。我们要从阶级观点来看,领导层可以变,但人民总是要革命的,反帝反修是不可能变得去的。我们支援的是人民,如坦赞铁路,两千多公里长,相当于广州到北京,花了十亿多人民币。钱是多一些,但作为我们国家来说,又没有什么,一个人一元多,但支援了世界革命,在非洲影响很大,我们亲手培养了第一代铁路工人,这批工人是在中国工人亲手培养帮助下诞生。将来非洲无产阶级有了基础,有了无产阶级就会有一个无产阶级政党,有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正确领导,指引非洲革命就会比较牢固,就不会变来变去,今日政变,明日政变。

有些国家反华,我们仍然支援他。如蒙古,我们有个医院在那里,他们不供给药我们,但我们用针灸的办法替蒙古人民治病。很多人来看病。因此,蒙古人民一见到毛主席像就鞠躬,表示尊敬。他们反华不等于群众反华,我们的援助是第一个不加条件,第二个支援人家,第三个讲到做到。而苏修援助是讲条件。如罗马尼亚发生水灾,他给了五万元,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一定要在报纸上发一条消息,苏联如何支援你。到中国后,我们给了二千五百万元,总理对他说,不要登报纸。齐奥塞斯库同志知道后,亲自打电报给毛主席,问是不是他老人家规定的。正因为我们要他们不要登报,他越要登报,专门开辟了一个“中国援助之栏”,苏联硬要人家登,他就最反感。齐奥塞斯库同志到蒙古访问,蒙古要在欢迎会上反华,齐奥塞斯库同志说,你要反华我立即退出会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对外援助不是单一的,是相互的,是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今后,我们还要大力加强。】

对外援助的话题别人已经说的太多了,这里就不想多说什么,有一个数据,1967年我国对外经济援助占国家财政支出的4.5%,1972年达51亿多元,占财政支出的6.7%,1973年更是上升至7.2%,超出世界上最发达、最富裕的国家对外经济援助的比例。为了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名,要发扬所谓的国际主义精神,饿自己的肚子,来换取一些国家的支持,甚至用这些援助来维持另一个国家独裁政权的存在。不过,可以用钱收买的朋友能长久吗?

这份形势报告的主讲人很清楚人们在想什么,所以总是以“有些同志会说”来提出问题,这说明当政者不是不知道百姓想什么,有什么疑虑,他的任务就是消除疑虑,用无产阶级的世界大局观和解放全人类的宏伟目标来给百姓洗脑,让百姓心甘情愿地饿着肚子支持他们的世界革命。百姓一边拿着粮票、布票、肉票排着长队等着购买少的可怜的供应品,一边满心欢喜地做着他国人民眼中的救世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故纸中的故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