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孔琳琳身份错乱 范冰冰后继者谁

评论认为,孔琳琳的闹场将进一步强化西方对“中国记者”并非记者、而是中国政府代理人的印象。中共官方捉范放范,到大陆捞金的台湾演艺人会不会多打几个寒颤?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央视记者英国闹场,折射中国外交“亮剑”困局》,作者王戴勃引述曾在《环球日报》英文版担任编辑、知晓中国官媒运行机制的帕尔默(James Palmer)在《外交政策》上发表的文章指出,孔琳琳这种乖张举动,倘若换在其他电视台,恐怕早就会让她丢掉工作;而驻华外国记者如果敢大闹中方记者会,肯定会被吊销记者证并驱逐出境。他质疑称,孔琳琳的行为可能不是爱国热情的一时爆发,而是一场刻意安排的表演,旨在捞取政治资本,为自己的晋升铺路,其原因就在于中国的对外宣传其实不是针对外国人的,而是演给国内领导看的。

文章说,中国记者和中国政府的行为显示出身份上的大错乱。美国政府最近刚刚将新华社和CGTN列为“外国代理人”。在这个节点上,孔琳琳的行为将进一步强化西方对“中国记者”并非记者、而是中国政府代理人的印象。虽然“党媒姓党,新闻是党的喉舌”这一点,在中国本来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这种冲突无疑会使中国外宣机构和新闻机构在国外的可信度进一步受到打击,中国驻外记者以后取得海外的采访资格可能将更加困难。

中国企业家的恐慌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马云要退休,中国的经济失去动力了吗》,作者黄亚生说,推动阿里巴巴达到其目前5000亿美元市值的三股力量中的两股--全球化和市场化--正在消失。第三股力量--技术--也陷入了中美贸易战的泥潭中,其在中国的前景难以预料。

文章说,由于担心影子银行的不稳定性,中国政府也在加强对独立融资渠道的控制。例如,政府已经收紧了对某些移动支付形式的监管,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也属于这些支付形式。这些金融控制措施在未来可能会增加。在日益严格的金融和监管压力下,中国的私营部门如今可以说正面临自1990年代初以来最具挑战性的环境。中国政府甚至似乎在公开对私营部门表示敌意,在中国企业家中引起了广泛的惊愕--甚至一定程度的恐慌。

范冰冰受罚,台湾艺人感觉如何?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中共的“民族主义魔兽”,范冰冰之后会吞噬谁》,作者陈昭南说,范冰冰的道歉信说得十足样板,生活在党的枪口下,本也不奇怪,无非又是一切为党为国的八股文章,所谓“有钱判生、无钱判死”,至少这封信表示,个人资产高达百亿人民币以上的“范爷”,已经可以用钱买回一条命了。只是看在台湾演艺人员眼里,是不是会不自觉地多打几个寒颤?尤其是那些正在或准备在中国捞金捞银的台湾艺人们,心理能不涌现冰凉之气吗?

文章说,中国民族主义者的胃口则一定会开始进行肃杀型的猎巫行动,马云很识时务的提早自动退休,对应的就是“铲除民营、全面国有化”的先期警示讯号;范冰冰的44亿台币税款重罚案例,也显示着“义和团”已开进影视演艺界,意欲进行大清洗的高压现实;下一步,民族主义教众们将会看上哪一片“欢乐场域”照样来一次无预警公审,应是可以屏息以待的。

从没有希望的地方寻找希望

出自中国大陆的非官方杂志,一度都被叫做地下刊物、民刊。现存最久还在出版的民刊,应该就是最著名的那一本:北岛和芒克他们开创的《今天》。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一本“地下”了四十年的杂志》,作者廖伟棠说,《今天》之所以在文革后文学中卓然独立,是因为它从来不屑于做舔痂自怜的什么伤痕文学。《今天》的诗当年并非“朦胧诗”这一偷懒的概念所能囊括之诗,而是不追求统一风格的流派感。

作者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或者我更喜欢的一句,本雅明说的'只有为了那些没有希望的事情,我们才获得希望。'《今天》如此,中国被耽误的一代、无数代的出路也如此,只要还有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这个民族和它的语言艺术还有重生复苏的可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