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流泪的并蒂莲(上 下)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五

1996年8月,宋彦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准则严格要求自己。修炼以后,她的身体更健康了,待人处事更加真诚。从她的变化中,全家人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威德,于是也陆续走上修炼的道路。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宋冰。(明慧网)

2015年6月13日,黄昏,中国吉林省舒兰市北城街道。在一幢普通的住宅楼里,宋彦群静静地躺在床上,目光飘渺。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头发蓬乱。今天,爸爸找人把她从南山看守所背了回来,她终于回家了。室内没有开灯,最后一抹晚霞透过窗子射进来,送来温暖和光亮。宋彦群望着在夕阳中飞舞的灰尘,无力思维。她长嘘了一口气,微闭双目。妹妹在哪里?鲜花一般可爱的小妹呢?十六年的悲苦,往事历历在幕。每一个画面都是那样清晰,就好像穿了线的针一样,牵着她的心,一揪一揪地痛。

宋彦群和宋冰是舒兰市北城街道的一对姐妹花。姐姐宋彦群1971年出生,于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国际贸易系毕业后,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任英语教师。她长得白皙俊朗,眉目开阔,一看就是爽朗大方之人。妹妹宋冰1973年出生,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她俏丽文静,瓜子脸,高鼻子,乌黑的直发飘逸清纯,人如其名:冰雪聪明。如此优秀的两个女儿,当然是父母的骄傲。家庭的温暖和快乐,如涓涓细流,滋润着生活的温馨。

1996年8月,宋彦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准则严格要求自己。修炼以后,她的身体更健康了,待人处事更加真诚。从她的变化中,全家人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威德,于是也陆续走上修炼的道路。

宋彦群的母亲原来有心脏病、肝病、神经衰弱和眼病等,遍求中医、西医,久治无效。1996年在医院因为打错了针而病危在床,当时谁都无计可施,炼功后,这些病很快都不治而愈。是法轮功救了妈妈。1998年,妹妹宋冰接受了髂骨肿瘤的手术后不能行走。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她就能连蹦带跳了。宋冰自此朝气蓬勃,笑逐颜开,事业蒸蒸日上。看到三个亲人的变化,父亲也开始炼功。他不再贪图不义之财,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做一个道德更高尚的人。全家四口人沐浴在大法的光辉里,体会到了甚么是真正的“其乐融融”。对于法轮大法和师父,宋家无以言谢!

但是,乌云忽然来了,暗影笼罩大地。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报纸、电视、广播,全都是诬蔑法轮功的报道。一夜之间,好的被说成了坏的,谎言满天飞。宋彦群和宋冰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他们全家炼功受益的情况。然而,这条路并不畅通。每一次,她们都被警察拦截、非法拘留,再从北京劫持回舒兰市北城。在北京的拘留所,她们被强迫修水泥路、建火化场打地基,要是被警察看见炼功,就会罚蹲墙根,身上的经文也被搜走没收。

从1999年9月到2001年,宋彦群和宋冰经历了许多次非法拘禁,辗转于北京的拘留所、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和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劳教期间,她们整天听着电棍霹里啪啦的电人声和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空气中飘散着皮肉被电糊的味道。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她们被强制做奴工。肉体折磨加精神压迫,便是劳教所的转化之道。2001年4月和8月,姐妹俩分别结束了劳教刑期,拖着极度疲惫虚弱的身体回到家中。谁能料想,更大的苦难在等待着她们。

绑架

2003年11月26日晚7点左右,宋彦群要出去打水,她打开房门,“呼啦”一下子,窜上来一帮男人,闯入屋内。原来,那是舒兰街矿派出所的警察,守在外面多时了。他们把宋彦群死死地按在床上,床板“卡嚓”一声就折了。接着,几个人一拥而上,把她摁到海绵垫子里,再用腿狠命地压在她的胸口上,憋得她满脸胀红,喘不上气。同时,房间里的宋冰也被揪住,他们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两只胳膊反扭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她的身体被扣摁着,既不能喘气又说不出话。眼看人要憋过去了,他们把宋冰翻转过来,宋冰一下子看到了姐姐被人死摁在那里,她使尽全身力气大声地说:“放开她!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你们也有兄弟姐妹、妻儿老小,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没有犯罪,你们放开她!你们的兄弟姐妹、妻儿老小被别人这样对待你们忍心吗?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听见她的喝斥,凶恶的警察们一个个渐渐地平静下来,他们尴尬地互相看着、笑着,把压在宋彦群胸口上的腿拿了下来。

立时,宋冰和宋彦群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警察们吓坏了,赶紧锁紧门、拉上窗帘,又拿出塑料胶布,把两姐妹的嘴封了个严实,又用衣服蒙住两人的头。他们把二人从后背铐住、架起,拉上了警车。

在舒兰街矿派出所,带头绑架的男警郭威对宋冰和宋彦群非法搜身。宋冰奋力反抗,郭威气急败坏,抡起胳膊,像疯了一样,对着宋冰左右开弓打耳光。郭威打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说:“你等着,一会儿回来我好好收拾收拾你。”随后,他带了些人又去抄家,私自打开宋家姐妹的房门,抢走了手机、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还有三、四千元现金。

疯狂的芥末油

芥末油,是厨房里的一种调味汁,却成为中共警察手中酷刑逼供的工具。辛辣的液体,从鼻孔和嘴巴进入体内,疯狂地刺激、烧灼着人体器官。

11月27日凌晨1点,宋冰和宋彦群被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当天下午,天阴沉沉的。从舒兰市公安局来了一大群人,他们气势汹汹地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到两个相邻的房间进行非法审讯。一进屋,她们就被锁在审讯专用的凳子里。一上锁,身子和脚都动不了,只能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

非法审讯宋冰的人有:舒兰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还有一胖一瘦两个年轻人。据李甲哲说,那是他花100块钱雇的打手。警察威逼宋冰配合他们作伪证,威胁说:“国家现在不让炼了,你炼法轮功就是违法。”宋冰说:“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我信甚么,我脑袋里想甚么,我可以想左,我也可以想右,我想偏了我也不违法!因为那是思想问题,和法律没有关系!法律制裁的是行为犯罪,而不是思想!你们身为警察,办案要有法律依据,要依法办事!而且作为公民,我有监督权,今天我就要行使我的法律监督权!”

这番话说的警察理屈词穷。李甲哲给两个打手递了个眼色,那个瘦子上来了,他脖子上套了一条白手巾,上身穿着黑色夹克和深色毛衣。他说:“我们就不跟你讲法律,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今天你就得听我的,我们今天问不出来,明天还折磨你,天天整你,孔繁荣怎么样,不也死了吗?死了不也白死吗?你不说就像孔繁荣一样折磨死你。”说完,打手们就把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可是,任凭他们怎么逼迫,宋冰就是不说话。

这时,瘦子拿过来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的是芥末油。他哑着嗓子说:“来吧,给她灌。”后面的胖子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她的脑袋向后仰着,整个人都要被拽翻过去,而胳膊被手铐勒得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两个打手用手巾把宋冰的嘴堵住,然后盯着她的鼻子,只要看到她的鼻子一吸气,他们就往鼻子里灌芥末油。芥末油顺着鼻子被灌进气管里,呛得宋冰的肺像要炸开了似的,疼得她几乎窒息。后来,他们干脆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猛灌,她的鼻子里塞了满满的芥末油,根本喘不了气,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喷出来后,宋冰剧烈地咳嗽、呕吐。

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的嘴里灌芥末油。宋冰不张嘴,他们就捏住她的两腮,逼着她张嘴,芥末油又被灌进胃里。宋冰的嘴里和鼻子里都被灌满了芥末油,她无法呼吸,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往外反喷。最后,打手们索性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宋冰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胃里、头发、脸上、脖子、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芥末油。李甲哲在一旁督战,不断地向胖子和瘦子示意,指挥他俩一个劲儿地灌芥末油。他们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住嘴往鼻子里灌,见她要憋过气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就在宋冰挣扎的同时,隔壁房间里,芥末油也正被灌进宋彦群的身体里,只听“咕嘟咕嘟”的响声,呛得她大口大口地呕吐和咳嗽。宋彦群被灌得太惨了,看到她呛得喘不上来气,止不住地咳和吐,在场的人都受不了了,全都开始呕吐。

芥末油的刺激性非常大。从那天起的一个多月里,宋彦群的胸腔里就像烧得翻开了一样,疼痛不止,呼吸困难。她的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着。手、脚和嘴角上的疤痕又黑又深,一年多才褪掉。这场芥末油的酷刑之后,宋彦群出现了精神失常和幻听。有好长一段时间,无论白天还是夜里,她都无法入睡,就整日整夜地瞪着眼睛。很快,整个人骨瘦如柴,脱骨露相,还时时昏迷不醒。看守所的人害怕宋彦群死在牢房,有一天,把一直隔离的宋冰带去见她。宋彦群摸着宋冰的脸,用微弱的声音说:“小妹,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宋冰拽着姐姐的手哭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号里的人都哭了。

流泪的并蒂莲(下)

宋彦群和宋冰两姐妹。左为宋彦群。

我要上诉

2003年11月28日一早,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带着检察院和北城派出所的人来了。一进屋,辛河冲着宋冰大声喊道:“宋冰,你大祸临头了,这一次你最低也得十年。检察院来人了,你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宋冰很镇静地说:“你们昨晚对我刑讯逼供来的!给我灌芥末油来的!”辛河一听气得火冒三丈,歇斯底里地骂道:“像你这样打死你都活该!打死你都不解恨!谁让你不说话,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宋冰说:“我有想法!”辛河说:“你有什么想法?”宋冰镇定地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

辛河猛地一惊,一下子没了精神,检察院的人一听乐了,开门走了。后来辛河摇著脑袋、摆着手说:“你犯罪不犯罪咱不说这事,你把这事儿给我说清楚,你不说也可以,我们通过其它渠道一样可以给你定罪。”

公安局最初递到检察院的材料被退了回来。公安局又重新编造材料,再次送到检察院。不久,起诉书下来了,里面的内容几乎是天方夜谭。他们凭借假想推理,把所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的事差不多都套在宋家姐妹身上了。一个月后,非法开庭,公安局长辛河向公诉人杨广友摆手,示意绕开法律。公诉人领会,便在法庭上说:“我们不谈这个。”法官刘勇阻止宋彦群说话。宋冰当庭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骂开了,回去后又给宋冰和宋彦群凑了足有三万份真相材料作伪证。判决结果是:宋彦群和宋冰分别被判刑十二年和十四年。两人立刻提出上诉,李甲哲怕再一次曝光他的罪证,让看守所的同行捎话威胁说:“上诉还给你们加刑!”

在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审讯时,宋冰当场提出异议,说:“判决书所写的都是假的,是编造出来的!”法院的人听着觉得有道理,又问:“那你现在对法轮功怎么认识?你还炼不炼?”宋冰说:“炼不炼属于锻炼身体;信不信、怎么认识是属于思想范畴,这和法律没有关系,不属于法律管辖范围,拿这个给人定不了罪,是违法的!”宋冰又说:“我骨髓有病,做过刮骨手术,我是在生命都面临危机和终生残疾的情况下学的法轮功,难道什么能有比挽救生命更重要?”法院的人点点头,宋冰接着说:“你们现在对法轮功的制裁根本就不讲法律,什么‘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拖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讲法律吗?而且你们对法轮功制裁的这些秘密文件正在上交和销毁。”法院的人点头说是。

在送判决书的时候,法院的人说:“共产党不让你干的,你就不能干,干了就要治你罪,不管对错。”宋冰说:“共产党也得讲法律呀,它在让中国人互相残杀。你们天天喊:深挖余案、深挖人命案,如果把法轮大法网站公布于世,那将揪出一千多名杀人犯!那里记录了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因信仰被活活残酷折磨致死的案例,上面有名有姓,还有具体事件的全部过程,都是执法人员干的。”对方表示,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后来,公安局的人说,那三万份传单不是在宋冰姐妹的住处发现的,是⋯⋯

消逝在风中

2004年5月25日,宋冰和宋彦群被劫持往吉林省女子监狱。在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监狱拒绝接收。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不相信,6月份又拉着宋冰到吉林医院复查,再次确诊为肺结核。看守所把宋冰的情况报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来。这时本应立即放人,可是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批。

2004年7月,宋冰的病情快速恶化,CT照片可见肺部的空洞发展为3.4cm×3.6cm。宋冰身体极度虚弱,发烧、咳嗽、胸闷,喘不上来气、吃不下饭,心力衰竭。看守所将她的病情上报,而辛河还是坚决不放人。

2004年8月11日,在辛河的指派下,看守所的副所长孙广玉及干警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到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给她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的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扩大了许多,很吓人。可是县医院一名叫“赵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说已经钙化了。宋冰发现病灶在迅速扩大,向大夫询问病情,大夫吓得连连摆手说不知道,一再解释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那天,宋冰是一步一步地挪出医务室的,她的身子沉得根本抬不起腿。一个看过宋冰X光片子的女大夫焦急地对她说:“姑娘啊!你得赶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从医院检查回来,看守所的孙所长告诉值班干警:“大夫说,宋冰的病已经好了,诊断为陈旧性肺结核钙化。”听到此话,在场的人谁也没有言语。

当晚在看守所,宋冰吃力地拿起笔,简单地写下自己的遭遇。由于心力衰竭,手不好使,她写写停停,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值班干警看见她在写东西,看了好长时间也没有阻挡,还很理解地说:“等你的自传写完了,人还有没有了都说不上了。”

第二天,宋冰连续三次昏迷不醒,把号里的人都吓哭了。看守所内外,从干警到犯人全都指责这次医院做的诊断。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口径,当天上午,孙所长匆匆去医院把假诊断改了过来。眼看宋冰的病情急剧恶化,四肢失灵,公安局为了隐瞒罪责,让监管女号的干警张云井告诉宋冰:这是不配合治疗造成的,属于自伤自残。

宋冰的父母听说女儿生命垂危,多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要求立即放人,但是副局长辛河说,如果放了宋冰,他的工作就得丢。两位老人又找到舒兰市“610”办公室,“610”办公室主任李璞说,宋冰死了他负责,就是不能放人。

在确定宋冰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辛河欺骗宋冰父母,答应把她送到新站结核医院治疗。到了新站,他们不肯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监外执行手续,将瘫痪在床的宋冰向家属一丢,逃之夭夭。宋冰的肺结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确诊为证,而在办理手续时,舒兰市公安局竟然向宋冰的父母索要十四万元,被他们拒绝。后来,舒兰市看守所所长以医药费为名,无理勒索了家人三千元。

回家后,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渐渐地能够学法炼功了,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可是,公安警察却仍然没有放过她,长期在她家里蹲坑,企图再次抓捕。特别是到了所谓的敏感日,他们就更加得寸进尺,逼得宋冰几次出走、流离失所。由于长期的迫害和压抑,宋冰的精神压力极大,致使她的身体无法恢复正常。2009年7月30日半夜2点钟,宋冰含冤离世,终年36岁。

“文明监狱”

吉林省女子监狱曾被命名为现代化的文明监狱。来到此地,宋彦群才深深领教了何为“文明”管理:强制洗脑、强制转化,强制灌食、强制就医,阻止炼功、辱骂、体罚、殴打和酷刑,每一天上演的都是人身和精神的双重迫害。多少善良的心被扭曲,多少健康的躯体被残害。哀号、控诉、抗争,从未停止。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监狱里的每一天,宋彦群都在心里问这个问题。宋彦群从小就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好,担任班干部。她为人谦和、厚道、正真,从不争强好胜,接触过她的人都喜欢她。大学毕业后,宋彦群先后两次参加了舒兰市的公务员考试,并两次获得笔试全市第一名,但是由于她没找关系,不走后门,两次落选。对于这个结果,宋彦群没有抱怨和愤恨,而是平静地一笑了之。她说,修炼的人,对别人无怨无恨,随其自然。

宋彦群曾经在舒兰邮政储蓄所工作过很短的时间,所里的人都高度评价她的业务水平和人品。后来她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任教三年,当时她每个月能挣数千元,却对自己十分节俭。每个月她都拿出两千多元资助经济困难的学生。先后有数十位学生接受过她的资助。在宋彦群被非法关押的早期,她曾经帮助过的学生从日本、韩国等地经常打电话到家中,询问她的情况。

每当回想起那时的情景,宋彦群总是感到欣慰愉快。她按照大法的要求,无私地对待他人,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而如今,她被迫离开讲台,变成了任人打骂的囚徒,何等荒唐和悲哀!法律是一纸空文。年过七旬的双亲在外面为她和宋冰的案子奔走呼吁,四处碰壁。什么时候,恶人会得到惩处?好人能获得自由和尊严?

宋彦群选择了修炼的路,也选择了为之付出。在监狱里,她长期被酷刑折磨,比如:上大挂,蹲小号。管教曾经安排四个“包夹”全天监控迫害,不让她睡觉,经常谩骂、毒打。宋彦群曾经被绑在“死人床”上,像“五马分尸”一样。随后又有“抻刑”:在“抻床”上,把四肢用绳子分别固定,然后撤去床板,只让腰部支撑在中间一根半寸粗的铁管上,其余身体部位悬空。每天24小时都绑着,大小便也不允许下床。“抻刑”造成她腿部毫无知觉,终日冰凉,血脉不通,整个右臂骨头疼痛难忍,手抖动得特别厉害,不能写字。大脑反应迟钝,两肋和肺部疼痛难忍,两个肺上都长满了病灶,肺结核已明显地迅速恶化。酷刑迫害,使得宋彦群骨瘦如柴,体重仅剩60来斤。而时任副监狱长的武则云声称:“因为怕她死,所以才给她绑‘死人床’施‘抻刑’的。”宋彦群的身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狱方和监狱医院不仅不放人,还互相推卸责任。监狱狱警说:“那是她在医院打肺结核药打的,那药毒副作用特大,跟我们没关系。”

父母来探视了,狱方有时阻止母亲和女儿见面,只让宋彦群的父亲和她见面十多分钟,甚至只有区区七分钟,而按规定是三十分钟。迫害宋彦群的“包夹”还经常占用接见的时间,出来说,监狱是人性化管理,执行国家法律,狱警比亲人还亲。

2012年4月,宋彦群的非法刑期将满,教育大队的警察强迫她写“五书”,威胁不写的话到期不释放她,并将她关押在严管班进行迫害。宋彦群绝食反迫害,沙某给她打针,她不配合,拔针头,又被强行灌食、灌盐水。4月12日接见时,宋彦群告诉父母,前一晚,四个包夹在管教的唆使下,把她的衣服扒光,一顿毒打,还往她的身上、腿上、脚上猛踩。有一个包夹天天打她的嘴巴。2012年5月16日,宋彦群的父亲去探监时,看见宋彦群的目光呆滞、语言迟钝、双臂僵直、两腿浮肿。她行走困难,小便失禁。

2012年12月16日,宋彦群被释放。回到家后,从2013年到2015年6月,宋彦群又历经了几次劫持和非法抄家、拘留,又遭受了殴打、灌食,并且在灌食时被放入不明药物,导致她四肢麻木,思维近乎丧失。昔日风华正茂的女教师被折磨得虚弱不堪、苍老变形。

2015年7月28日,宋彦群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她写道:“大法洪传二十三年了,大法使无数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大法和修炼者被迫害十六年了,十六年来,大法修炼者顶着迫害和压力,向世人讲清真相: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在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法轮大法是佛法。十六年来,我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对我的迫害罄竹难书,对法轮功这个信仰群体的迫害更是天理难容!我们就是相信真理必胜。”

尾声

在中国大陆,亿万名普通的百姓,只求拥有平淡如水的日子,踏实地工作和生活。然而,在暴政强权下,这种最基本的愿望竟成了一种奢求。十九年来,狂风和暴雨,卷走了多少鲜艳的花朵,压碎了数不清的幸福和梦想。暗夜里,浸著漫漫泪水,传来声声呼喊。控告江泽民的状纸,字字血泪。迫害元凶的罪行,必将被清算。邪恶纵然猖狂,却夺不走自由的意志,扑不灭对真理的追求。宋彦群和宋冰这两名东北女子,坚守信念,以不凡的勇气写下了动人的诗篇。她们心中的浩然正气,将孕育出最绚烂的生命之花,在宇宙间永远绽放。

参考资料:

1.《十二年冤狱惨遭酷刑妹妹被迫害含冤而死》,2015年12月10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吉林省舒兰市宋氏姐妹十年生死经历》,2012年5月29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3.《遭野蛮摧残宋冰流离失所五年后去世》,2009年8月8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4.《吉林舒兰公安迫害宋冰、宋彦群两姐妹的事实》,2005年2月6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