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程世清主政江西 开水浇女"反革命”份子的私处

2008年9月6日,南昌市的《江南都市报》发了一条很不起眼的简讯:“程世清,1918年7月出生……于2008年4月29日病逝于南昌,终年90岁。”

程世清何许人,今天的年轻人恐怕知者寥寥。然而,1972年以前那几年的程世清,在江西可谓一言九鼎,大名如雷贯耳。他是省革委会主任,多少人的生杀予夺大权,都掌控在他的手里。然而,真是“河东河西”之运数,1972年后,程因“上了林彪的贼船”(这一点他一直不承认)而被隔离审查,直至被关进秦城监狱。

程世清主政江西时,乃典型的武夫治国。最令人不能原谅的是,很多无辜者在他的“治理”下命归黄泉。1968年,他为了紧跟形势,取悦中央“文革”,在江西大搞“三查”运动,即查“走资派”的幕后活动,查叛徒特务和“地富反坏右”的破坏活动。“三查”中以“逼供信”开路,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就有五千多人被逼自杀。万年县大黄公社卫生院有位女医生被诬为“现行反革命”,揪出来被“革命群众”用电触奶头,用开水浇阴道,当场昏死,惨不忍睹。更可怕的是,运动中不少地方搞“民办枪毙”,而且此风迅速蔓延,仅瑞金县两天之内各公社和大队就枪毙了120多人,最大的70岁,最小的11。运动中全省被打死、逼死的高达2万多人。“思想犯”李九莲、钟海源、吴晓飞等,都是在程书记的亲自定案后最后遭枪决的(《随笔》2009年2期)。这么多人的死,让程世清一人负责,在那个乱世的背景下,似乎也说不过去。全退一百步说,这些人的死至少他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多少人因他而家破人亡啊!

说起治下“子民”死的数量,程世清远不如河南的吴芝圃。“大跃进”初,吴芝圃批倒了潘复生而登上了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的宝座。他甫一上任,便在中原大地迅猛刮起了一场放“卫星”的狂飙和妖风。基层和百姓谁反对,随之以捆、绑、吊、打、捕等强大的专政手段相配合。这一下把全省人民推进了万丈深渊。尤其是信阳地区,农民口粮光了,种子粮光了,野菜挖完了,树皮啃完了,但强大的镇压机器又强迫农民不准离村逃荒,不准向外写信反映。故留给百姓的只有死路一条,有的成家成家被饿死,信阳全地区饿死100万人,河南光山县就死绝5647户(《领导者》2009年1月8日)。死了之后还不能说是饿死,只能说是瘟疫。对如此惨案,吴芝圃至少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从死人数量上看,吴作的恶要远大于程。然而,吴芝圃却没有因此受到多重的惩罚。1961年7月,仅将他从河南省委第一书记降为第二书记而已;次年4月,又调任中南局书记处书记;1967年病死于广州,而后却得到了这样的评价: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鞠躬尽瘁,无私地贡献了自己的一生”。

需要说明的是,程世清被惩处,其原因根本不是他治下死了那么多人,而是他系“林彪死党”;最后也是以“诬陷许光达同志”而构成“诬告陷害罪”,又因“情节较轻”才被“免予起诉,予以释放”的。

程世清也好,吴芝圃也罢,其头上的乌纱与其治下百姓骇人听闻的死亡竟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对这些大人物,总是算政治帐,而不去算人命帐呢?难道那么多的人命,就不是政治帐了吗?

原标题为:人命与乌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09年8月(上)半月的《杂文月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