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长春围城饿毙几十万人真相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前杀人篇(8)

长春围困战

长春围困战、或称长春包围战,是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在吉林省长春市发生的一场围城战,进攻方为萧劲光所指挥的解放军,守城方为郑洞国所指挥的中华民国国军(下称国军)。

一九四八年中共打长春时,因强攻不得手,改用围困绝粮的办法,欲迫使长春守军投降。

三月十五日长春外援被切断,五月二十三日,解放军对防守长春之国军完成包围,并切断国军空中运输,连小飞机都无法在长春降落,五月三十日,林彪下令: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毛泽东批准了林彪围困长春使之绝粮的作法:“严禁城内百姓出城。”“只有带枪和军用品的人才能放出”。这是为了鼓励国民党军人投诚。毛对林彪说:“郑洞国,人老实,在目前情况下(即老百姓挨饿的情况下)有可能争取起义、投诚”。虽然他毫无怜悯之心,但毛很懂得利用人之常情。尽管郑洞国内心极度痛苦、绝望,他没有想过投降,一直坚持到最后,至10月19日国军放下了武器,解放军进驻长春。

中共不让饥民出离城市

由于当时长春城里的存粮只能让五十万平民维持到七月底,国民党守军郑洞国将军要平民离城,但是,饥民遭到共军封锁围困。

罗荣桓向中共的报告总结共军围困饥民的“经验”称:“我之对策主要是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接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涌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

群集于国共两军警戒线之中间的地带被称为“卡空”,相关资料介绍,当时仅城东八里堡一带的卡空,即有约两千饥民饿死。

解放军对长春进行了150多天惨无人道的围困和经济封锁,不让饥民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与国军争粮食,拖垮国军,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最终导致数十万难民饿毙。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共军把已经出来的饥民也要堵回去。报告中说,饥民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也有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的。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来的。经纠正后,又发生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难民,甚至开枪射击(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这半年中,长春到底饿死了多少人?

长春围困战死亡统计

长春围困战前,城市居民估计在40万到60万之间,还不算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围困战后,居民锐减到17万人。

这期间除少数人出了城外(出城时,若有金条,照相机,枪支等献给围城的解放军,则允许离开,对共产党有用的人才也会被放出。携枪逃亡的国民党官兵及其家属受到特别欢迎,沿途热情关照优待;平民百姓没有很值钱的东西给解放军,根本就不允许离开,只能饿死。),很多平民由于经济封锁得不到粮食而饿死,中共曾极力掩盖这一人为的惨重灾难,具体饿死饥民数目一直是个谜团,我们看有关方面的估计。

日本方面估计饿死二十万人左右。

当时在城中的前国军少将,坐牢到1975年才被共产党释放的国军战犯段克文在回忆录中估计饿死了16万人。

龙应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认为,饿死人数约有10-65万人。

国民党《中央日报》10月24日报导称城外“尸骨不下十五万具”

中共军旅作家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说老百姓被饿死了15万,这个数字显然是缩水的,因披露了此数字,《雪白血红》成了大陆禁书。

据估计仅仅在城门外,有近二十万逃难的平民被活活饿死。

具体饿死的人数,从十万到六十五万,取中值,就是三十七万人。

长春围困战的评价及影响

国际舆论则认为,长春围城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一。

但对于大量平民被饿死的惨剧,中共一直没有一丝愧疚,中共曾极力掩盖这一人为的惨重灾难,其媒体宣传说“解放长春兵不血刃”。

按照世界公认的准则,中共对城门外逃难的近二十万平民不肯网开一面而活生生饿死冻死阵地前,而这仅仅是在城门外饿死的人数。解放军围城期间的行为造成平民饿死几十万人的事实构成战争犯罪,共产党应为这一灾难负责。

但中共历来视百姓生命如草芥,要的是政权,其后,竟还继续使用这种战法,中共粟裕大将说,利用饿死平民来迫使守城的国民党投降这一长春模式,在若干城市采用过。只是粟裕大将没有说是哪些城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