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美作家:我支持川普 因为不想成为下一个卡瓦诺

民主党人这种全面的、破坏性的政治没有避难所。他们把卡瓦诺推入沼泽,他们跨越了界线,从政策分歧变成摧毁个人。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民主党人核爆了他们与川普怀疑者之间存在的任何中间立场。他们在每个保守派面前贴了一张字条:你可能是下一个(卡瓦诺)。

在白宫,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右)就职演讲,感谢他的妻子艾什莉(Ashley Estes Kavanaugh)、两个女儿,以及美国总统川普。(照片来源:JIM WATSON/AFP/)

(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美国作家、学者布莱克(Nathanael Blake)讲述自己经由卡瓦诺事件,从一个无所谓的选民变成了川普的坚定支持者……

现在,明确站在共和党一边是否有些后知后觉?

在2016年大选期间,我没有支持唐纳德.川普——因为这不重要。我不在摇摆州,也没有公开谈论大选。如果我的投票很重要,或许我会把自己的选票投给他,但我不在摇摆州,所以我就没去投票。

在选举之夜,我乐见希拉里的落败,把酒小酌。那个选举结果是个奇迹,就是石头心肠也要发笑的。我给一两个朋友发了短信,说希望自己对川普的看法是错的。

在某些方面,我是错了。例如,他对大法官提名人的力挺。在其他方面,我认为自己对他的低估已被彻底证实了。因此,在给网络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写作时,我为川普总统辩护,我也批评他,有时在同一专栏。

我还批评那些宁愿放弃保守主义,仇视川普,永不选川普的反对者。像许多对川普持怀疑态度的保守派一样,我想要在看到问题的时候立马指出来。有时我对川普的政策感到满意,有时我对他感到震惊。我不否认我写的任何内容。尽管如此,现在,我支持川普连任。

民主党人和他们的媒体盟友试图摧毁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掀起了轩然大波,这一切迫使我重新思考自己曾经的观点。我对川普的一些疑虑仍然存在,包括性格、气质,可能让美国文化和政治制度丢脸的倾向,但是无论如何我支持他。

不仅因为民主党人玷污了他们声称的优越品格或气质(尽管他们有),或者川普的政策比我预期的好,现在我支持川普,是因为民主党及其媒体盟友被一些人控制,这些人认为保守派不是政治上的反对者,而是应该被摧毁的敌人,从人身上摧毁。

川普会口不择言,但民主党人会没有底线,做任何事情。他们及其媒体盟友抹黑一位受到普遍尊重的法官,用无法证明的证据,把他说成是一个连环性侵者。他们反复撒谎并隐藏证据以造成(大法官确认)的延误,例如,就飞行恐惧,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撒了谎。

最后,反对卡瓦诺的证据只是一个女人的可疑证词,她无法回忆起时间、地点等基本细节。她的故事反复改变,而且她的证人们对福特声称的内容毫无记忆。但无论如何,民主党人竭尽全力将卡瓦诺贴上异性猎人这样的标签。他们不想进行严肃、保密的调查。当暴徒冲着卡瓦诺嚎叫时,他们想公开把他碾为齑粉。

他们要的是丑化、抹黑、罪恶的谣言和扭曲的指控。他们希望在以前受人尊敬的媒体如“纽约客”上刊登小报新闻。如果卡瓦诺拒绝退出,他们想让福特在全国电视上露脸。他们甚至想要一个色情律师挖掘的疯子出来指控卡瓦诺在青少年时期是个连环性侵者。即使对卡瓦诺的性侵指控崩盘,他们还在改变战术,对卡瓦诺高中年鉴和大学饮酒进行诽谤。

除了极少数,全国媒体重复了每一次民主党的抹黑行动。他们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试图用谎言来摧毁卡瓦诺的生活和名誉,然后当卡瓦诺因为被称为强奸帮派主谋而感到不快时,他们又嘲笑卡瓦诺的出离愤怒。当华盛顿媒体长篇大套谈论卡瓦诺青少年时代饮酒时,他们坐实了川普所说的“人民的敌人”和“假新闻”的绰号。

卡瓦诺是共和党人的普遍选择。摧毁卡瓦诺与反对川普的特定瑕疵毫无关系。他们的目的是要摧毁任何挡住民主党路的人,特别是那些威胁到他们的政策在最高法院胜出的人。这是对每个保守派的宣战,无论你有多么的受到尊重、多名的合理与主流。

民主党人这种全面的、破坏性的政治没有避难所。他们把卡瓦诺推入沼泽,他们跨越了界线,从政策分歧变成摧毁个人。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民主党人核爆了他们与川普怀疑者之间存在的任何中间立场。他们在每个保守派面前贴了一张字条:你可能是下一个(卡瓦诺)。

如果民主党人可以这样对待受到尊重,身为主流人士的卡瓦诺,那么他们就会对任何妨碍他们的人这样做。左派接受了暴民即公正,虽他们不同意暴徒引发的愤怒,但他们蔑视美国正当程序文化和无罪推定。

在脸书上,暴徒正在追击一位站在他朋友旁边的高管。在我的母校,一位院长因怀疑那个女人指控卡瓦诺在高中统领强奸帮派而受到惩罚。暴徒讨厌某种观点,而普通人持这种观点,那么这个人就成为暴徒的目标。

对愤怒暴徒的投降是可鄙的,但它已经成为常态,人生被摧毁了,在职业方面,在个人方面都被摧毁了。最糟糕的是网络暴力,校园法庭和阴沟新闻已经被民主党领导人接受了。他们认为右翼的任何人在游戏中都一样,无论是那些相信卡瓦诺的人,还是那些为卡瓦诺权利出头的人,他们都是被摧毁的目标,不同意见将不被容忍。

我希望这些并非事实。我宁愿讨论受到了启迪,而不是与川普并肩作战。作为一名作家和学者,我想要的是说服,而不是要毁灭。我不希望美国政治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作为一个承认美国政治不幸现实的选民,我相信支持川普已经成为负责任的选择。事情可能会发生变化,但现在川普政策比我预期的要好,他并不是一些人担心的独裁者,而且他不想摧毁我和我所拥有的。这并不充分,但是川普站在了我和那些即将摧毁我的人之间,他必须这样做。

现在,支持川普成了自我防卫。这就是我从一个无所谓的选民变成支持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原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