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惊爆:公安部要员回忆:中共饿死中国人9600万

——全国大饥荒年代

公安部要员回忆:以1957年、1958年和1963年这三年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和1959年至1962年4年各省、市、自治区人口减少数,减去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外,即是非正常死亡人口比例数,1959年至1962年全国共有9600万为非正常死亡数。

【阿波罗网编者按:9600万,给人的感觉似乎有点高,那是我们用中共灌输后形成的观念去判断,但细想起来,此数字应为最精确数字,因为中共的户籍是由公安部管理,而且,中共从来都是内外有两套数据,对内的数字才是真实的。而且,晏乐斌也不是一般的人,是公安部干部,文革后参加过广西文革杀人的清查,他写的东西都有出处,很严谨。中共和毛泽东饿死中国人9600万,这一数据值的研究参考。】

1959至1962年,全国经济困难时期出现的大飢荒,出现的非正常死亡人口,究竟有多少,说法不一各执一词官方说“1959年至1961年全国遇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选成大批人死亡”可是死亡人数总是秘而不宣,从未公布过。民间学者、专家经过调查有各种版本的死亡数据如:

金辉先生发表在1998年第10期“方法”月刊撰文说:“1959年至1961年全国餓死3400多万人。”新华社记者杨继绳经历10年调查、访问、查阅各地挡案、史志,著作“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飢荒纪实”一书中说:“1959至1961年全国共餓死3600万人”。辛子陵在“千秋功罪”一书中表述:1959至1962年全国共饿死37,558,000人。刘源、何家栋在“你所知道的刘少奇”一书中说:“大跃进及随后的反右倾,造成国家一片混乱,经济瀕临崩溃人民忍饥挨餓;直至付出几千万生命代价。”李志绥著“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记载:“1959年至1961年全国餓死3500万至5000万人”。署名“京夫子”著“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书记载:“1959至1961年全国饿死7000万人”。冯客教授在“毛泽东的大飢荒”一书中说:“他查阅了10个省、几十个县的1000多份挡案和国内外的有关资料,采访了100人,估算出1958年--1962年非正常死亡人数是4500万人,其中有250万人即非正常死亡的百分之六至8是被干部、民兵打死和拆磨死的”。

民间这些学者、人士的调查统计和推算、估算这些非正常死亡人口数据之后,官方也不得不于2011年1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在书中羞羞答答他承认:“困难时期全国非正常死亡一千万人”,还在向全国亿万人说谎,还在遮遮掩掩。何时执政者不再欺骗人民了啊!

今年5月10日,我的同事,公安部离休的局级干部,1964年夏。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时任公安部治安局人口统計处副处的赵文奇同志告诉我:1964年夏,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時,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特别关注那无年经济困难时期餓死人的情况,考虑到各地上报了餓死人情况都不谁确,上报时都要经过党委一把手点头批准才允许上报,他要求公安部对这次人口普查中引起重视,一定要将非正常死亡的字不管采用什么方法弄清楚,要我们通过这次人口普查,将全国实有人口计算统讨准確,死亡人口搞准確。,特别是对那几年经济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搞准確的指示精神,为此,成立了全国人口普查办公室,杨尚昆亲自兼仼主仼。公安部副部長于桑仼副主仼,我们公安部三局五处(人口纪统計处),全力投入这次人口普查工作,有处长白建华、我(副处长),工作人員王维志、沈一(益)民参加。确定以1964年7月1日凌晨零时为截止计算统计时间。我们按照杨尚昆主仼要求的搞示,认真进行了全國人口普查工作,精心组织指挥,瓴导全国的人口普查,对人口多,问题复杂的重点省还派出工作组去具体指导、协助。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各地公安机关都报來了人口数据。据统计,当时全国有人口73000多万。随后于当年8月底9月初,除西藏、新疆、内蒙三个自治区没有抽人到北京外,其余26个省、市、自三治区的公安厅局,我们都抽调做人口统计工作的同志到公安部,再次对各地报来的人口数据,进行核算,以1957年、1958年和1963年这三年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和1959年至1962年4年各省、市、自治区人口减少数,减去正常死亡人口比例外,即是非正常死亡人口比例数,1959年至1962年全国共有9600万为非正常死亡数。

赵文奇同志告诉我这一数字之后,我gan到十分谅人,怎公有这么大的数字?我开始有些怀疑,是否有虚假,5月11日和14日我两次碰到赵文奇同志,问他此数据是否可靠?他说,绝对可靠,是各省市、区报来的统计数据,又经过各地同志的再次核算和推算,这个数据是应该信得过的。他说统计数据挡案材料,均己存入公安部档案馆,有案可查。同时,赵文奇同志还说1964年4月初,于桑副部长要我们(有白建华、我、沈一民)同他共四人,专门向杨尚昆主任进行了汇报。杨主任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对这次全国人口普查工作圆满顺利定成表示满意,对按比例推算出来的非正常死亡数据作了肯定,认为就此数据作为依据。

(以上两段内均经赵文奇同志审核--笔者註)

从现在己解密的档案和一些学者发表达的文章来看,选成那几年大饥荒的棍本原因是:

一.虚报浮夸。分明亩产小麦、水稻几百斤,却虚报浮夸成几千斤,甚至几万斤,最高的广西融江县水稻亩产迖13万个的天文数字。

二.高征购。毛泽东1958年8-9月到河北徐、河南遂平县视察,问县委书书记:“你们生产了这么多粮食吃不完,怎么办?”遂平县委书记刘国忠回签:“粮食多了不要紧,我们支援别人,支援外国,支援非洲”。这就出现了本来沒有产这么多粮食,一虚报引出了高红购,拿不出粮食,就只有将社员口粮、种籽、牲口卜粮食去交征购任务,河南、四川、安嵌、甘肃、河北、山东、贵州、广西、湖南、广东等省出现了秋收后饿饭。

三.反瞒产私分,公社、生产大从交不岳粮食,1959年了9月21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在全国开展反瞒产私分的指示”。反瞒产私分运动一经在全国农村开展,各级干部、社员就遭殃,批斗吊打、逼死人命等违法乱纪遍及全国各地,仅河南信阳专区基层干部在反瞒产私分、搜查辟众60多万户,吊打社员30多万人。

四.1958年全国粮食丰产不丰收,由于上面瞎指挥,人員被调去深翻土地、大炼钢铁,粮食烂在地里。

五.大办食堂初期,敞开肚子吃,吃饭不要钱,浪费严重。

六.围堵拦截外出求生存、逃荒的饥民,饿死人严重的河南、安徽、河北、山东、四川、贵卅、甘肃、青海、广西、广东等省区,宁让饥民死在村里,也不让他们外出逃荒求生存,对他们进行围堵拦截,当盲流对待,全国家喻户晓的安徽“凤阳花鼓”反映明代安徽农民逃荒要饭的情况:

说夙阳,道凤阳,

凤阳本是个好比地方,

自从有了朱皇帝,

十年倒有九年荒,

大户人家卖牛羊,

小户人家卖几郎,

奴家没有几郎卖,

身背花鼓走四方。

独裁、专制的封建王朝还让饥民外出逃荒求生存,号称“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号称“救人民出水火”的中国共产党人,竟不如寺彩独裁的封建王朝,真是草管人命。

七.外购粮食,拿去支援外人。1959年、1960年我因城乡人民出现大饥荒,大量浮肿病人,大是餓死人时,我国政府用外汇,回加拿大购买数万吨小麦,用船运回国途中,中共中央突然下发命令,令运粮船只转舱向亚得里亚海,将购买的粮食去支援“反苏、反修的欧洲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

八.打肿脸充胖子,搞两弹一星。毛泽东等人,宁愿让亿万中国人餓饭,患浮肿病,饿死人,在1958至1960年调出几百亿斤粮食去换取外汇,发展两弹一星,去争取什么“面子”和“志气”,显示中国的实力,有人评论,晚二三年去发展《两弹一星》不行呜?

上述這些倒行逆施的作为,当时国人没有人敢吭声,真是咄咄怪事。

原标题:全国大饥荒年代

附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