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微揭秘】文革老照片 众叛亲离 沾边就倒霉

1966年12月,刘少奇的女儿刘涛贴出《造刘少奇的反,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不到一个星期,又与弟弟刘允真贴出《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文革时,不知有多少死心塌地的奴才为了表达对领袖的衷心,与自己的父母划清界限,把自己的亲生父母推入地狱,带给亲人间真正的、无可挽回的决裂。刘少奇被打倒,时传祥也成了工贼粪霸,遭到无数次批斗,在猪圈中被红卫兵殴打,裤裆里被放进老鼠,被逼喝痰盂里的尿,迫害至半身瘫痪,精神失常后凄凉去世,其最大“罪恶”是和刘少奇握过手。

@杨洪纲:1966年12月,刘少奇的女儿刘涛贴出《造刘少奇的反,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不到一个星期,又与弟弟刘允真贴出《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文革时,不知有多少死心塌地的奴才为了表达对领袖的衷心,与自己的父母划清界限,把自己的亲生父母推入地狱,带给亲人间真正的、无可挽回的决裂。

一夫:还在北大读书时,沈元就被誉为天才学者,可惜反右运动中被打成极右派。摘帽归来24岁的他,在《历史研究》发表《急就篇研究》,同题研究的论文质量被指高过王国维。25岁,他又在该杂志发表《洪秀全和太平天国革命》,后被《人民日报》整版摘录,在《人民日报》的出版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沈元最终因治学命丧黄泉。文革中的1970年“一打三反”,年仅32岁的他被以所谓的投敌叛国“反革命罪”错误枪决。

@风中疾走:当年的文革之初,很多人,包括知识分子,各级领导,还有当时的团中央,都不认为这场主要由普通群众参与的运动会和他们有关,他们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内心从来没有把自己划分到“普通人”一列。所以虽然是领袖至大,然而大多数还保留了话语权的人对此保持了沉默和纵容。结果他们轻视了暴民的力量,轻视了无恒产者不被约束的破坏欲望。最终把他们打倒在地,让他们万念俱灰的正是他们以为可以轻易控制的爱国学生小将们。今天你们以国家为诱剂,不加约束的释放无脑的爱国小将,明天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如果这种无脑式的爱国运动席卷大地,就根本停不下来。官员、名人、企业家、社会上层人士、中产和富豪,在一开始的爱国主义情绪发泄完毕后,将成为无恒产者的底层民众最有破坏欲望的目标。

@李幺傻:文革期间,有一次,全村人开会,宣读毛的最高指示,突然,队长站在台上喊:把某某押上来。两个民兵提溜着被吓瘫的某某,拉到台上,底下的人齐声高呼:“打倒某某。”旁边的孩子被吓哭了,母亲张皇失措,赶紧捂住孩子嘴巴。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某某是我村的富农,1949年前依靠省吃俭用积攒了十几亩土地。

时传祥之死:掏粪工人时传祥提出“宁愿脏一人,换来万家净”的口号,被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接见,并将自己的英雄牌钢笔送给了他。文革开始后,他用那支钢笔写下“要把一切牛鬼蛇神掏出来”,但不久刘少奇被打倒,他也成了工贼粪霸,遭到无数次批斗,在猪圈中被红卫兵殴打,裤裆里被放进老鼠,被逼喝痰盂里的尿,迫害至半身瘫痪,精神失常后凄凉去世,其最大“罪恶”是和刘少奇握过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