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滕彪:“合法化”集中营 新疆人空前灾难

——“合法化”集中营

在新疆正在发生的人权灾难,其恐怖程度可能已经超过北朝鲜。在新疆的恐怖极权统治面前,著名的《1984》的作者乔治·奥威尔恐怕也要为自己的政治想象力感到汗颜。

乌鲁木齐和新疆各地的各个街口安装了数不清的监控镜头。2016年陈全国上任,立即招募了3万多名警察,新疆的每个城镇里,到处是安全检查站、警察岗亭、巡逻的警察、协警、武警,还有混迹在人群之中的秘密警察。

菜刀实行实名制,而且购买菜刀要在刀背上印上二维码,显示持刀人的个人身份信息。所有餐馆、肉铺、菜市场、修理厂刀子都用铁链拴住。连电焊机、切割机、电钻都要打码,甚至连家里的菜刀都必须到所在社区打上二维码。

警察当街采集人们的DNA。

网络监控系统威力强大。不少人因为微信上的言论被抓捕。

人们的手机随时受到检查,大学里的电脑必须安装监控设备。

维吾尔人的护照被没收,阻止他们去海外旅行;在穆斯林国家学习的维吾尔人,被要求回国,回国后受到拘留和审问;不回国的维吾尔人的亲人受到威胁,甚至关押。

包括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等在内的新疆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习俗,都遭到严重迫害。人们还要受到持续的政治灌输教育,包括被迫参加升旗仪式,参加夜间中文学习等。

据媒体报道,饭店的“清真”字样或“回”字标志被要求覆盖或者抠掉,派出所、卫生局、小区的人三天两头要进行检查。除了招牌不让用这些字样,一些地方甚至居民的住宅里都不能有这样的标志,就连床单上的伊斯兰教的标志都要剪掉。

近来,越来越让国际社会震惊的是,新疆已经有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等少数民族被任意关押在所谓“再教育中心”,中共当局先是极力抵赖、完全否认这一事实,然后又声称这是“职业培训和学习”,最近又修改和出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试图将其“合法化”,并在10月9日一经公布,立即生效。

很少有什么比这更讽刺了——旨在种族清洗的“集中营”被合法化了。西方学者和媒体开始用文化屠杀、种族清洗来描述新疆发生的骇人听闻的反人类暴行,很多文章和报道都使用“集中营”这个概念,这并没有夸张。根据维基百科,“集中营是类似监狱的大型拘留中心,用于统一关押或隔离异议分子、敌国公民、战俘以及属于某一特定种族、宗教或政治信仰团体的成员于一个有限的空间内。”集中营与监狱最大的区别在于,集中营中关押的人一般具有“某种特定的身份”,关押没有任何司法审判程序,也没有确定的羁押期限。它就是一种法律之外的监狱,比监狱更坏的监狱。中国的劳教所(2013年废除)、收容遣送站(2003年废除)、至今仍在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法制教育中心”,也都符合集中营的定义。

这是21世纪的种族大清洗,而且正在朝更可怕的方向迅速发展。其借口是清除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手段是任意拘押、强制洗脑、酷刑和国家恐怖主义,目标是清除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文化认同、信仰和种族认同,彻底摧毁他们进行反抗的可能性。现在这一切却披上了法律的外衣。新出台的一系列条例中,穿戴蒙面罩袍、按传统习俗进行婚丧嫁娶、“佩戴极端化标志”、以留胡须、起名字来“渲染宗教狂热”的行为等等,都在禁止之列。《条例》要求一切政府部门都要执行和配合“去极端化工作”;一切社会组织,工会、共青团、妇联、科协、宗教团体、工商联、文联、学会、基金会、学校、传媒、企业、家庭,都被要求承担宣传、监视、举报责任。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当局又毫无约束,任意扩大适用范围。新疆已经到了道路以目的程度。

但这是邪恶的法律,为种族清洗张目的纳粹式法律。

恶法非法。一切在这法律之下的暴行,都不能免除犯罪责任和历史的审判。想想纽伦堡审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