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拼命挤进“天堂”大门 却发现自己身在地狱

——最不平等的社会

我中学的大批同学,也是在社会主义的诱惑中,挤进祖国大门的,进去后发现大门关上,再出来已经不易,于是经历了炼狱般的生活。当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离开大陆后,就从此对“社会主义天堂”怕怕了。

王国维在1924年讲分配平等必然使“不均之事,俄顷即见”,到1945年英国作家奥威尔在小说《动物农庄》中说“所有动物都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说出了与王国维同样的意见,即分配平等必产生特权。但尽管如此,现实世界号召平等的政党,仍然会获得千千万万自认为居不平等地位的平民响应,于是以此为号召的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了,以国家社会主义为名的德国纳粹党迅速崛起了,中国、东欧、古巴、北韩、越南,也纷纷建立以社会主义平等为理想的政权。宣称平等,但掌权的少数人却享有“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的特权与权力,而权力不像财富那样可以量化,它是不可量化的无边无际的东西。当掌权者成为特权阶层,对无权者予取予夺,所谓分配平等也变成空话。

曾经支持平等的百姓,他们的遭遇和处境如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所说:“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诱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时,他们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

我中学的大批同学,也是在社会主义的诱惑中,挤进祖国大门的,进去后发现大门关上,再出来已经不易,于是经历了炼狱般的生活。当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离开大陆后,就从此对“社会主义天堂”怕怕了。

有一个苏联时代的笑话:毛泽东和美国总统、苏联主席一起散步。看到一个老太太在追赶一只逃跑的狗。毛说咱们帮帮这个老太太吧,看谁有本事叫这只狗自己回来。美国总统喊道:“狗,回来我给你自由和优裕的生活。”狗还在跑。苏联主席叫道:“狗啊,你要不回来我就指使KGB(苏联特务组织)杀死你。”狗还是不理会。这时候毛操着浓重的湖南话对狗喊:“狗儿,向前跑吧,你前面是一条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狗一听,立刻掉过头跑了回来。

这个笑话充满“中国特色”,其真实性延续至今。

妻子曾经在大陆生活20年,我也长期与大陆党干有所接触,并紧贴中共建政以来特别是文革的历史进程,深深体验到这个以社会主义标榜的国家,其社会不平等的等级界定之严之深。追求分配平等的社会主义,讽刺地最终实现的是世界所有体制中最不公平最不平等的社会。

结果平等,经人类社会百年实践,证明不可能。那么起点平等呢?起点平等,或者说是生而平等,众所周知这不是事实。含着金钥匙出生,和在贫民窟出生,怎么会平等呢?生而平等,在上帝面前平等,是指我们须以平等的态度去对待所有的人,不论贫富,不论出身,不论美丑,而承认他作为一个人,是与任何人一样平等的。起点不平等,并不意味我们不能够平等待人。

机会平等,是我对分配平等有所觉悟之后,认为一个合理的社会应该有的追求。孟德斯鸠不否定这种追求,只认为这“不完全可能”。而比较可取的是规则平等。过去港英时代得以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严格实行规则平等。而主权转移后,最大的沉沦就是对规则平等的破坏。

(平等刍议之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