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许茹:又一网安队长猝死 网警们怕不怕?

号称“网路沙皇”的中央网信办前主任鲁炜十九大后落马。(大纪元合成图片)

据大陆媒体报导,10月24日上午,四川省内江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罗刚在参加全局工作会议时,突然猝死,时年46岁。报导称,家人至今仍不敢将消息告诉罗刚年逾八旬的母亲。

从古到今,白发人送黑发人都是件极为悲痛之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罗刚母亲一旦知道自己已于儿子阴阳两隔,其悲痛必是言语所无法表达出来的。然而,罗刚的家人、亲朋、同事在慨叹的同时,是否会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正值年富力强的他,在猝不及防间离世?

罗刚的简历显示,他于1998年底至2009年任内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警察,其后升任治安支队副支队长至2014年5月,任内江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至2018年1月,死前则一直担任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

显然,在1999年7月,江泽民和中共悍然发动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其长期所在的治安支队必然要直面法轮功问题,直面法轮功学员。对于罗刚个人而言,也要面临选择:是紧紧追随江和中共的迫害政策,还是秉持良知,守住道德底线。从其的升迁轨迹看,罗刚选择的必然是前者,而且从海外明慧网曝光的内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看,内江公安局的警察们脱不了干系,罗刚也脱不了干系。

而罗刚最后任职的网安支队,更是将监控法轮功学员当作要务之一。网上有帖子披露,2010年以来,内江先后制定了网上重点人管控工作方案、重点人数据采集方案、重点人管控平台建设方案,并筹集资金,建立网上重点人员管控预警分析系统。

具体来说,内江公安局对网上重点人员“实施有针对性的分级分类管控手段”包括:“对A类网上重点人员建立网上侦察或控制专案,全面采取各种侦察手段,长期控制,制约其网上活动空间;对B类网上重点人员,采取必要的侦控、监控措施,掌握动向,重点控制;对C类网上重点人员,采取网侦技术手段予以侦控,及时纳入视线,防止危害。”法轮功学员就属于上述重点监控对象。作为支队长的罗刚到任后,又是怎样的“鞠躬尽瘁”到死呢?

事实上,不管人是否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报应从不缺失,只不过争个早晚。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体制内从上到下各级警察遭到报应的数不胜数,比如2005年强奸女大法弟子的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身患阴茎癌,阴茎、睾丸全部切除,自杀三次未遂,痛不欲生;比如疯狂追随江的原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副部长李东生等都已然落马;比如曾任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的副处长王广平突然在办公室内暴毙……罗刚之死不过是又一个大陆警察遭恶报的例子。

而罗刚死在网安支队长的职位上,不妨可以看作是对诸多无知替中共卖命的网警们的又一次警示。去年10月,四川平昌县43岁网安大队长赵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后死去。报导称,赵永平所在的网安大队是24小时工作制,可以做到及时预警、精准处置和打击。赵永平经常替班,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在网安大队总能看见他。住进医院后,他还把办公室挪进了病房。除了吃饭、睡觉,只要一醒来,便点开手机投入“战斗”,绝不放过一个“敌情”。而其所在的平昌县公安局曾对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骚扰、抄家、绑架、刑讯逼供、非法判刑,这其中不能说没有赵的“功劳”。

罗刚、赵永平的选择让他们在得到中共的嘉奖的同时,也将自己的良知出卖,其所为人神共愤,以至于命不长久,早早地离开了亲人。他们的死,是否让那些仍在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恶到头终有报,高飞远走也难逃”、“一报还一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多行不义必自毙”等当作耳边风的罗刚们、赵永平们,感到一丝丝害怕?是否为了自身生命计,选择悬崖勒马?否则到一天,后悔也来不及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