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丑事一箩筐的江泽民

“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能得罪”!这是江的成功准则。可邓家的人马太多,搞的江几分钟一次重复露出那褐黄色的大板牙,笑得满面似绽开着迷人花朵,眼角上由此而堆挤在一起的深沟般的皱摺像唐山地震后扭曲的火车残轨。在走廊里无论见到谁,江都微微侧着身毕恭毕敬的说:“您先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连见了孩子也不例外,连锅炉工后来都忍不住说:“有点儿让人反胃!”

丑事一箩筐的江泽民(网络图片)

一个生日蛋糕让江当上总书记

中共大老们都喜欢到上海“休息”,李先念就是一个,原来他在上海有个护士出身的暗室小老婆,还生了个儿子。那时候还没兴起验DNA,所以是不是他的种儿还不好说。但李先念把老婆林佳楣晒在北京,常常往上海跑。

一次,李先念又来到上海住在宾馆里,晚上召见了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并且一起吃了饭,吃饭期间江才得知当天是李先念暗室家眷的生日。空着手儿去让江懊恼万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它跑掉呢?一顿饭下来,丰盛的菜饭江不知是个啥滋味,一脑门子盘算着如何弥补政治上的损失。

当司机送江回家后离去,江没进门立即偷偷出去买了一个大蛋糕,不带任何人,自己再次去宾馆。这时李先念正在接见别人,警卫看见江又来了,叫他进去,江只是摇摇头,笑一笑,一言不发,一定要等没人的时候单独进去奉上生日礼物。那天天气寒冷还飘着雪花,江泽民穿着薄大衣,哆哆嗦嗦的等在外面,手提着蛋糕整整站了四个小时,被接见的人还是没走,江无法达到独自去表“忠心”的目地,后来在警卫的多次劝说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的回去了。

后来警卫把蛋糕送进去,当李先念听说江在外面站了那么久,雪花覆盖了外衣,一时感动的不行,连声说:“小江不错!”

江泽民的良苦用心终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巨大报酬。六四前八大老决定废掉赵紫阳另立总书记时,陈云说,“先念同志跟我讲过,上海江泽民同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我到上海几次,他都与我见面,给我的印象是为人谦虚,党性原则强,知识面也广,在上海人缘不错。”

1989年5月,江泽民进京表态支持中央镇压天安门绝食学生,于是顺利代替了被软禁的总书记赵紫阳,1989年6月,江泽民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被书面指定为中共总书记。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被指定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1990年3月两会,党政军三大权到手。江成为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

初进北京城

想当年,江泽民刚接到去北京的通知,不知是祸是福,忧心忡忡的对邻居说:“我这一去就回不来了。”所以没有带家属。

调到北京,住在中央党校,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暖水瓶,桌子上还摆了不少党的书籍当幌子。那时候江作梦也不敢想有一天“三呆婊”能进党章,故宫的珍品能搬到自己家。

那时,江行事非常小心翼翼,怕一个不谨慎就被八大老打发进监狱了。所以,节假日也不回上海,也不让家属来看望,上上下下都极力搞好关系,连后来国管局给分了房子,也坚决不搬去。仍然住在中央党校,过着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暖水瓶的生活,当时给别人的感觉,此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好干部。

那时借江点儿胆子也不敢想买专机,建大剧院、包几个奶的事。

拍邓小平马屁绝对到位

江泽民至今仍不会用枪,更谈不上弹弹命中,但在十几年前给前任军委主席邓小平拍马屁可拍得漂亮潇洒,拍拍到位,绝不虚发,技艺精湛纯熟、已达炉火纯青。

记得江泽民刚荣幸地能踏入邓家门槛的时候,邓小平的身体还算健康,也能够出来走动。江泽民在中央党校都那么小心翼翼,这回逮着进邓家的机会,更要夹着尾巴做人,以求升官发财。

江泽民初入邓府,人脉不熟,人事不清,对谁是邓老的秘书、护士,哪个是邓老的外孙、亲属,甚至谁是勤杂人员、保安人员统统都分不清爽。但这可难不倒有丰富拍马实践经验的江泽民!

“在邓家无论见到谁都不能得罪”!这是江的成功准则。可邓家的人马太多,搞的江几分钟一次重复露出那褐黄色的大板牙,笑得满面似绽开着迷人花朵,眼角上由此而堆挤在一起的深沟般的皱摺像唐山地震后扭曲的火车残轨。

在走廊里无论见到谁,江都微微侧着身毕恭毕敬的说:“您先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连见了孩子也不例外,连锅炉工后来都忍不住说:“有点儿让人反胃!”

殊不知这正是江泽民的独到之处,谁知道哪个是邓家的后代,要是在邓老爷子耳朵边上吹吹和煦的春风是一个样儿,若是吹点儿沙尘暴那可就全玩儿完了!

想当年──倒茶递烟拿拖鞋

话说江泽民迈进了邓家的门槛儿,兴奋的心情就似野鸡误闯凤巢,大气都不敢出。除了在走廊里弯腰向所有老老少少、七大姑八大姨、当官执勤扫地刷碗的爷们儿姐们儿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之外,功夫重点下在客厅!

高官家的客厅可不是个脑袋就敢进去的,一般人只能请门卫递封信,递些东西,能找准门就相当不易了,若东西不拒收那都是自己的造化!

那时候有几个人知道邓小平住哪儿,知道邓小平住哪儿的又有几个人敢往那门口蹭,到了门口的又有几个人能说上句话,递得进东西的?所以能混进邓老爷子的客厅,让江暗下决心:“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要想成功就得绷紧神经,客厅里一有风吹草动,江立即就刮风下雨。

邓小平的烟抽的特别利害,为了他的健康,烟还得特制,即使特制,那也不是好东西,所以护士不但要保证让他按时吃药,还要提醒他少抽烟。当他又要抽时就劝阻说,刚才那支烟是什么什么时间抽的,请再等一会儿。烟民们最不高兴的就是烟瘾上来不能抽,邓小平也不例外。

当在场的人都好心劝阻时,不会抽烟的江泽民不但一言不发,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奋不顾身的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打火机,突然点着火递到邓小平的眼前,让众人错愕不已。小护士事后说,“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一般情况下,都是护士或警卫员给邓小平端茶递水拿拖鞋,那些到邓家来玩儿的小贵族们被人侍候惯了,只知道管邓小平叫“邓爷爷”,可是眼睛里一点儿没活儿,这就给了江泽民不可多得的可乘之机。

江泽民常常在护士或警卫员已经伸出手之后,仍不顾一切的冲到前头去给邓老爷子倒水或从地上拎起拖鞋来。不光是侍候邓,连那些小太子党,江也抢着为他们倒水送茶,一脸的奴才像。

刘晓庆差点被枪毙

几次去邓家就看见江泽民正一脸谦逊的和刘晓庆探讨电影艺术,说是探讨不如说是讨教。那时候刘晓庆是谁啊,到邓老爷子家平趟,说话又有趣,凡是她在时场面都火爆。江泽民那个时候嘴巴上抹了蜜,虽然在年龄上做刘的长辈绰绰有余,可还是把她使劲儿抬到辈儿上,一口一个“晓庆妹妹”、“晓庆妹妹”,叫的那个甜!

刘晓庆可不吃这一套,她保持着高度警惕,绝不和江平了辈儿,为了断江的邪欲,刘晓庆硬用“江叔叔”把“晓庆妹妹”给巧妙的撅了回去。

刘晓庆在四川军区当过兵,虽是文艺兵但也下过连队、受过军训,可江泽民摸枪都发抖。那时候刘晓庆挤兑起江来,不但端着架式、拿腔拿调儿,还踩着锣鼓点儿:“您一天兵都没当过,晓庆我还拿过枪呢!”摆出说台词的架式,刘晓庆讥讽的说,“您还拿枪啊,您应该闪远点儿,您别走了火把自己的大肚囊子给崩了!”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江泽民抱着肚子呵呵一乐,有时还夸“晓庆妹妹”几句,那架式真让人觉得,这人不错,肚量大,开的起玩笑。

谁知江权力巩固后,勾搭上眉眼有几分像刘晓庆的宋祖英,还是忘不了报复刘,“我得不到手的,谁也别想得”,本来江内定刘晓庆死刑,无奈找不到证据,最后只得不了了之。

“江牛皮”观看交响乐

1993年94年那会儿,虽然有邓婆婆在,但江当政也有几年了,虽不敢太放肆,但也有了自己的人脉,“江牛皮”的本色渐渐显出。

中新社报导说,“江泽民从音乐谈到小说,从中国谈到外国,《天鹅湖》、《卡门》、《蝴蝶夫人》,托尔斯泰、大小仲马等,谈到莎士比亚时,他还用英文加以表述”。“对中国文学,江泽民更了如指掌。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的许多精妙词语,他顺手拈来,还能道出它们出自哪一章回”。

报导是这么报导的,但江时常做出惊人举动。例如江泽民观看一个外国交响乐团访问中国大陆演出的糗事就常常被拿出来抖露。

当交响乐的指挥正全神贯注,演奏家们正如醉如痴,听众们正聚精会神,场内正鸦雀无声时,当一小节的最后一个音符正慢慢渐弱渐弱……,剧场里掉根针都能听见。

此时,孤胆英雄老江突然站起身来,用力鼓掌,观众先是一楞,有人出于本能跟着鼓,有人要赏江泽民个脸,剧场内的掌声稀稀拉拉的响起来了。交响乐团顿时呆住了,最可怜的是这位世界级指挥,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唯有这种场面没见过,他一时不知所措,不敢再指挥下去,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不知这掌声是否表示要轰他下台,他面色惨白,转过身面向观众,头也没敢抬,深深鞠了一个躬,哆哩哆嗦回了后台。

江泽民以为指挥就像中国的歌星一样,鼓掌后再回来谢台,再继续表演,江趁这个空档跟旁边的大谈特谈这音乐的内涵如何如何,自己的艺术造诣是多么多么高。

谁知指挥回后台了没敢再出来,明白事儿的心中又好笑又难过,好笑江泽民的无知,难过江给中国人丢脸。冷场很长时间,翻译发现不对劲,就跑到后台问指挥,指挥满脸流汗,第一句话就问:“对不起,不知我们出了什么问题?还让我们演下去吗?”翻译哭笑不得的为江泽民打圆场,解释道:“演出未完就鼓掌,这是我们国家领导人最隆重的礼节,是对外国友人特别热情的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指挥不相信,解释再三,他才半信半疑的走出来向乐团的全体演奏家说明情况,演出才继续下去,不过演员的情绪大受影响。

在场的太子党气的不行,大骂道:“土得掉渣,从上海跑到北京来露怯,什么东西!”

江氏淫荡祖业

正因为不是个东西,所以江30岁时在苏联留学时跟苏女间谍睡觉睡出卖国的基础;50多岁时不但和生活秘书黄丽满中午午休时锁门战斗,去美国出差也没忘嫖了洋娼,并且小费出手大方(白条报销);在上海把儿子江绵恒的同事陈至立给睡成上海市委宣传部长、中共国教育部长、国务委员、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所有的待遇开销都由老百姓埋单;63岁时1989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旁的楼里指挥六四镇压,因此代替赵紫阳当了总书记;1990年搞上中央电视台女主播李瑞英,出访时白天陪访晚上陪睡;不到70岁时让别人刚结婚的老婆离婚,给爷爷辈的江当姘头,把宋祖英从小姘头一直睡成老姘头;江70多岁时培养出“中国第一贪”儿子;总共就生俩儿子,都在上海黄金地段强取豪夺,把居民赶走不付一分钱;80岁时江依然年年在两会主席台上转圈看美女服务员,不惧外媒的敌对摄像武器……

(本文有删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