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古德明:香港官场 政以贿成

郑月娥则为求青云直上,不惜榨尽港人膏血。反正立法会由在朝派把持,拂逆民意也何妨。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健波已经声明:“我会严格执行议事纪律,务求填海造岛计划,辩论不过十多小时,就可通过。”

十月二十三日,港珠澳大桥举行通车仪式,最瞩目者,不是主礼的习近平,而是特许破格与之并肩而行的郑月娥。这位香港长官喜形于色,致词盛称大桥之利,还说:“香港政府提出‘明日大屿’计划,为香港缔造更美好未来。”最后还不忘说:“我再次代表香港政府衷心感谢习主席和中央政府!”郑月娥真会事上。

新香港政府为中共筑港珠澳大桥,花了港人一千二百亿元。据《苹果日报》统计,单是大桥香港口岸、香港接线、屯门至赤鱲角连接路三大建筑,总值八百五十一亿元,其中四百五十六亿元工程,落在中共国营承建商及其合伙人手上。所谓明日大屿的填海造岛计划,耗费或达一万亿元,预料中共不包揽全部工程,也将承办大半。向大陆购买海砂造岛,估计就要四百三十九亿元。而郑月娥还要“衷心感谢”中共笑纳。香港公共房屋匮乏,公营医疗经费左支右绌,公立养老院更是几乎无有,多年来小民引以为苦。偏偏当局只顾把公帑用于大白象工程。广深港高速铁路、港珠澳大桥等才落成,人工岛就接踵而来,不容港人稍事休养生息。大桥通车仪式上,郑月娥讲词提及人工岛,等于说建岛计划获习近平支持,事在必行。

《十国春秋》卷八十七载:宋朝初年,吴越王归降,遣大臣江景防入朝,献上吴越户籍赋税纪录册。吴越赋税向来繁重,江景防心想,宋帝获吴越图籍之后,势必照样征税,不禁叹息说:“民苦苛敛久矣,使有司仍其籍,民困无已时也。吾宁以身任之(一切宁愿由我担当)。”他沉图籍于河,上朝请罪,太宗大怒,“欲诛之”。江景防后来虽得免死,仕途已绝,隐居田里终生。他不惜牺牲前途甚至性命,结果是吴越百姓田税由每亩五斗减为一斗。所以景防沉籍,千古赞誉。

郑月娥则为求青云直上,不惜榨尽港人膏血。反正立法会由在朝派把持,拂逆民意也何妨。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健波已经声明:“我会严格执行议事纪律,务求填海造岛计划,辩论不过十多小时,就可通过。”

当然,要在朝派政客、商家等合作,当局必须许以甜头。比如说,各区议会每年千万元计的社区活动筹办费用,在朝派议员往往明目张胆坐地分肥。去年,审计署就指出,多个区议会毫不避嫌,拨款给议员或其手下团体承办社区活动,涉事议员甚至参与拨款决定。又如香港铁路公司董事局,渐渐变成报功酬劳局,非官守董事之中,在朝派人物越来越多,工程师则越来越少。二零零八年,非官守董事八人,两人具工程学位;去年,非官守董事十六人,具建造工程学位者,一人而已。

香港财政储备超过一万亿元。然则郑月娥实可不愁上无钱邀宠,下无人附和。细看今日香港官场,分明是一幅政以贿成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