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曹长青:“巴西川普”当选世界瞩目 8大指标性意义

巴西原来的左派总统卢拉,曾与共产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强人查维兹结成美洲的左派三角联盟。这三国联手把拉美左派风潮推向了高潮。后来卡斯特罗死了,共产古巴江河日下;查维兹也死了,委内瑞拉政权只靠中共输血(最近又给50亿美元援助)苟延残喘;这次巴西又变天,极右派当选,不仅意味着这个左三角完全破局,而且标志拉美的保守派势力大增!

昨天巴西总统大选,被称为极右派的波索纳罗高票当选,从而终结了巴西左派的13年执政,使这个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迈向了亲美、反共、市场经济、强调道德信仰的保守主义价值之路。

巴西大选受到世界瞩目,因为有几个指标性的意义:

第一,巴西不仅是拉美最大国家,而且在全球人口排名第五(中国,印度,美国,印尼,巴西),领土也是全世界第五,是个举足轻重的大国。

第二,巴西原来的左派总统卢拉,曾与共产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强人查维兹结成美洲的左派三角联盟。这三国联手把拉美左派风潮推向了高潮。后来卡斯特罗死了,共产古巴江河日下;查维兹也死了,委内瑞拉政权只靠中共输血(最近又给50亿美元援助)苟延残喘;这次巴西又变天,极右派当选,不仅意味着这个左三角完全破局,而且标志拉美的保守派势力大增!

第三,巴西这场大选,不是势均力敌,而是一面倒:在第一轮投票时,在有13名总统候选人竞争的情况下,波索纳罗一人就拿到46%,第二名的左派候选人只拿到29%。最后两名候选人对决,波索纳罗以55.1%对44.9%赢了对方超过10个百分点,获得压倒性胜利!

第四,波索纳罗被称为“巴西的川普”,不仅他本人推崇川普总统,而且他的政见是典型的保守派价值理念。川普的竞选口号是“重建伟大的美国”;波索纳罗的竞选口号是“巴西优先”,全面革新:在经济上,要实行民营化,市场经济,拒绝社会主义;在治安上,要强化警方权力,支持军队,严打犯罪,要启用将军们入阁担任部长;在政治上,要强力反腐败,清除前任左派政府的贪腐;在外交上,实行亲美路线(他当选后,美国川普总统马上打电话祝贺),两个“川普”将使美巴关系一马平川,进入新阶段。同时,波索纳罗曾多次批评中共,说中国人不是来买巴西的产品,而是要买走巴西;他誓言不再允许中共当局拥有巴西土地和关键工业。所以,“巴西的川普”当选,将导致中巴关系紧张,同时巴西和美国的关系拉近。而且波索纳罗的抵制古巴、委内瑞拉的理念,将会增加美国在拉美的自由力量。

第五,波索纳罗的竞选口号不仅是“巴西优先”,还有一句:“上帝高于一切”,展示了他的保守主义道德观。他捍卫基督教传统的家庭价值;反对同婚,主张婚姻是一男一女;反对毒品合法化;支持死刑;强调信仰的力量。而且,他敢口无遮拦地公开表达这一切,成为全世界无人可比(在这一点上超过川普)的最大胆政治领袖!巴西保守派民众认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指他敢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

第六,“巴西的川普”当选,更展示近年的一个全球政治景观:传统政党在大选中纷纷失败,新崛起的小党,因符合民意、接地气而一炮打响,赢得大选。例如全球人口仅次于巴西的第六大国家(也是超过两亿)的巴基斯坦,在今年7月底的大选中,两个传统大党都败北,一个前板球国手领导的新政党异军突起,赢得胜利。7月初,拉美第二大国家墨西哥的总统大选也同样,第一,第二,第三大党等全部败北,一个新的政党领袖赢得了大选。据统计,过去16年来,拉美选民对传统政党的支持率下降,转而支持独立候选人和新的小型政党,即更看重是否接地气、符合民意,而不是政党的资历年头。

第七,国际媒体和观察家之所以看重巴西选举,还在于它标志着,整个拉丁美洲的保守派更加崛起,左派更为衰落。2015年,阿根廷首先变天,右派执政,结束了左派贝隆主义。2017年底,洪都拉斯大选,保守派总统连任;同时智利大选,前保守派总统再次回锅,击败左派。今年4月,巴拉圭大选,执政的保守派总统胜选连任;6月份哥伦比亚大选,只有45岁的右派候选人杜克也是高票当选(哥国最年轻总统)。之前在秘鲁的总统大选,对决的两名候选人都是右派。目前,拉丁美洲的第一大国巴西,第三大国阿根廷,以及智利,巴拉圭,秘鲁,洪都拉斯,哥伦比亚等,都是右派执政,标志着,整个拉美,正在大幅向右转。

第八,波索纳罗虽获得压倒性胜利,但是他一路走来都遭到巴西主流媒体(也像美国一样是左派主导)、更有全球左媒的围剿。他被攻击是种族分子、厌恶女人者,反同性恋分子,男性沙文主义者等等。而且不仅巴西媒体,全球左派媒体也都唱衰他,包括美国的《纽约时报》和CNN等。就在波索纳罗当选前几小时,英国左媒《卫报》还刊出大标题渲染(实质是误导)说,波索纳罗的对手微幅领先。但选举结果却是波索纳罗大赢了对手10个百分点;全球左派的期待完全落空!近年有三件事让全球左派痛心疾首、跳脚愤怒、甚至歇斯底里:一是英国脱离欧盟;二是川普当选;三是被称为极右派的巴西川普胜选。所谓“极右派”是左媒给戴的帽子,其实波索纳罗是典型的右派、保守主义理念的信奉者,有机会赢得了总统位置而已。

拉丁美洲的左派和右派,分野比较明显。所谓左派,原来是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拉美就涌现出共产党和由其变种的社会民主党,两者的政治理念大同小异,都是反资本主义,向往社会主义;反美国,亲共产苏联或中国。后来共产党式微,基本就是左派政党(社会民主党等)主导。与之对抗的,早期主要是拉美各国的军方,很多国家的军人面对共产党和左翼势力的兴起,采取军事政变来中断这种朝向共产主义的趋势。典型的就是智利的皮诺切特将军(Pinochet,当时的陆军总司令),采取军事行动,中断了当时要把智利变成第二个共产古巴的左派总统阿连德政府,从而使智利实行市场经济和亲美路线,智利也成为整个拉美最富有、经济最有活力的国家。当然这些军人政权最后都刺激了左派的回潮,遭到清算(被终结)。但这些曾经历过军人执政的国家,在选举中,最容易右派当选,因为有过保守派的传统。像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等,都曾经历过军人执政,也就是都有过右翼强大的传统。

所以,这次巴西变天,右派执政,再次标志着,整个拉丁美洲,自八十年代开始的左派风潮,更加落潮;保守主义更为兴起,右派掌权的国家阵营进一步扩大。同时由于军人出身的波索纳罗是所有拉美国家,甚至是全球政治首脑中,最敢言的右派领袖,又跟川普总统一样,最强调和坚持保守派理念,所以,分析家认为,他领导下的巴西,将会是拉丁美洲的市场经济和道德保守主义的旗手。这将是巴西和拉美的幸运,也是世界的福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