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巨变即将发生:中南海内斗你死我活 利益集团存亡战胶着

——中共高官曝北京内部气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日前,有哈佛学者引述中共高官透露,“中国模式”的经济改革走到今天,引发中南海内部各利益集团的大分裂,内斗激烈,呈现你死我活的气氛,并预言中国将发生巨变。知名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所谓“中国模式”就是中共共产权力与资本主义的联姻,制造了中共不同的利益集团和附属于这些利益集团的粉红利益集团,瓜分并掠夺了中国的财富,其生死的背后有残酷的政治较量。“中国模式”让80%左右的中国人处于社会底层。

北京的气氛是“你死我活”

BBC中文网在10月29日报道,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简称肯尼迪学院)的威廉·奥弗霍尔特(William Overholt)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学出席研讨会时透露,一个高层中共官员访问哈佛时告诉他,“北京的气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奥弗霍尔特在1990年代初曾成功预言中共的“经济崛起”。

奥弗霍尔特透露的“北京气氛”,与中共经济改革的“中国模式”有关。

奥弗霍尔特认为,中共经济改革遭遇困局,因为这使中共各个利益集团受损,包括金融、军队、能源等等集团的利益均会受损。

利益集团阻碍改革,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运动成为打击利益集团的手段。但副作用是官员变得畏首畏脚,由于害怕被政敌指控腐败,官员只好不作为,“像课堂上不愿回答问题的学生一样缩在最后一排”。

他说,“这个过程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一个位居高层的中国官员来哈佛访问时告诉我,‘北京的气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奥弗霍尔特没有透露那位中共高层官员的身份。但据公开资料,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一度是中共高官的培训基地,有中共“海外党校”之称。习近平的经济智囊、中共副总理刘鹤也曾在该学院获得MPA(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今年以来,刘鹤因为中美贸易谈判多次赴美。

刘鹤日前在党媒专访中论及经济改革,也提到改革困境和官员的“不作为”、“不敢担当”,与奥弗霍尔特所谈内容大同小异。

“巨变即将发生”

奥弗霍尔特称,无论如何,经济改革后的政治变化都是不可避免的,政治改革一定得发生。

奥弗霍尔特认为,这是个风险高、难度大的过程;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一次转型,没有可供模仿的对象。

奥弗霍尔特表示,目前已无法像90年代一样,对中国未来经济走势进行预测,唯一可以预测的是巨变即将发生。

不过,他在书中提供了观察中国的标尺,列出了15对矛盾的改革政策——比如,一方面称让市场来对资源进行配置,另一方面却推出以中国制造2025为主的巨量产业补贴;再比如,一方面提出国有企业的市场化改革,另一方面则在国企内部加强党的领导;以及,一方面进行强力的社会管控,目的是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却造成中产阶级对于不稳定的风险焦虑,他们于是努力进行资产转移等等。

何清涟:中国模式就是共产党政权与资本主义联姻

知名经济学家何清涟2017年8月10日撰文表示,习近平将结束江胡时期创立的“中国模式”。对于中国模式,过去习惯定义为“专制制度+市场经济”,国外研究者为了让中共能够接受,说成是“威权政治+市场经济”,但其实是共产党政权与资本主义联姻。

自从2015年股灾以来,中共当局发现,中国的资本市场几乎成了资本大鳄上下其手的逐利天堂,不少企业通过国内星罗棋布的金融平台圈钱,再通过在海外投资的方式转往海外,外汇储备3万亿美元的底线几乎要被击穿。直到此时,当局才算是领教到一个相对独立于政府的经济利益集团的厉害。

粉红财团生死背后的较量

2018年3月12日,何清涟写道,有段旧事无论如何都想提一下。1998年6月,受中纪委邀请,何清涟去北京参加一个讨论防腐反腐对策的内部会议,何清涟在会上毫不客气地指出:中国的反腐败,缺的是高层自律。江绵恒经商的各种传说流传不息,如果江泽民总书记不能约束自己的子女,就会起示范作用,上行下效,从高层到基层官员,人人都想“从国家这里挖一块”。这种情况,危害国家是显而易见之事,自身的财富也始终见不得阳光,最后难有好结局。

何清涟表示,20年过去了,利用权力抢钱的中国权贵与富豪越来越惶惶不安,担心自己步吴小晖后尘。中国有句老话,“夺人钱财,有如杀人父母”,这些“粉红财团”的生与死,背后却是习近平与红色权贵及江胡时代老权贵之间的激烈斗争。这种斗争正在继续,并将贯串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

何清涟表示,中国模式让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数量超越美国的亿万富翁群体,与此同时则让80%左右的中国人处于社会底层。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争硝烟弥漫之际,明确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权与资本家联姻的黄金时代将正式结束。

粉红色财团,在江泽民与胡锦涛两代领导人执政的20年中,通过中共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获得大发展。习近平2012年10月接任中共总书记之后,从2013年开始反腐,清除了170名部级及副部级官员及附从商人,但并未触动这些粉红色财团。但这些粉红色财团因为恐惧,开始向外转移资产。

北京权力斗争陷于胶着

另外,习近平上台后,通过反腐扫荡一度掌控政局二十年的江泽民派系,同时削平各个政治山头,并用铁腕手段清扫中共权贵掌控的各领域利益地盘,过程中的权力和利益之争也让中共继续分化,不只是江派贪官反习,包括红二代内部也开始分裂。

其中,随着邓小平家族的女婿吴小晖入狱,和邓朴方“生死之交”樊立勤在北大贴大字报批评习近平,邓习两家的矛盾已经公开化。日前又传出邓朴方演讲稿,力挺遭习当局压制的邓小平理论,不点名地提醒北京当局“认清自己的份量”,再次引起外界关注。

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共内部批评习当局过早抛弃“韬光养晦”的声音开始抬头。因此传出的逼习近平下台的所谓“政变”流言不断,显示中共内部又开始激烈的权斗。

日前,习近平“南巡”无讲话,定调经济政策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一再延期。自由亚洲引述分析称,这说明中共高层就如何应对贸易战仍然没有“统一认识”,其背后原因可能是北京的权力斗争已陷于胶着。

粉红财团的主力都有谁?

何清涟写道,中国的金融领域进入门槛极高,需要审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券商、金融租赁、期货、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销售、第三方支付牌照、小额贷款、典当12种。

根据中国数家财经媒体报道,自2002年金融业混业经营放开后,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信系、平安系和光大系先后完成了全金融牌照的置办,但民营资本获得全牌照的就只有版图庞大的明天系。牌照之争就是背景之争,已经集齐或即将集齐金融全牌照的企业共有四类:第一类是以央企为代表的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金控);第二类是以地方国资委整合地方资源成立的金控;第三类是民营企业建立的金控集团;第四类是互联网巨头涉足金融领域形成的小金控。

前两类当然是国字号的红色财团,后两类则是粉红色财团。由于中国信息不透明,他们背后有什么人,国内媒体不敢报道。但西方媒体却从各种管道得到信息(中国高层权力斗争的手段之一是向外媒曝料),明天系、阿里系、安邦系、万达集团等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