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毛泽东“开后门”让女友上大学

据毛后来向唐闻生、王海容解释:“走后门的人……我也是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有办法……现在送她们去上大学,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能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文化革命十年间,几乎一切娱乐活动都是“四旧”被禁止,老百姓绝对想不到外面在轰轰烈烈革“旧文化”的命,中南海却还在每星期举办两次舞会,跳交际舞,搞“四旧”!

毛泽东又搬到了人民大会堂的118厅。人民大会堂的北京厅改成了毛专用的“118会议室”,里面的装潢、家具、吊灯远胜于克里姆林宫的规模。名曰“会议室”,其实是毛与大会堂的女服务员秘戏的“行宫”。到了人民大会堂,毛泽东做“和尚”的几天日子结束了,据李志绥说“各个厅,如福建厅、江西厅等的女服务员,轮流来陪他。因此,外面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毛依然故我,过著帝王般优哉游哉的生活。”直到1972年,毛因林彪事件气得中风后行走不便,这舞厅才停止使用。若以装修“118”和春藕斋的所费去换粮食,足以挽救几万条农民的生命。李志绥的书中有一段:1969年5月毛又出巡,一路到武汉、杭州和南昌。所到之处的招待所的服务员全部换上穿军装的女孩,浙江省文工团的两位女孩成了毛的“密友”,她俩甚至把自己的妹妹分别从温州、绍兴调来,充任毛的服务员。李志绥感叹道:“党的教条越道德化,毛的私生活越是‘资本主义化’。毛坐火车周游全国,会导致所有相关线路的列车停驶,这造成的损失比为他专门配一架空军一号来的大”。

5年后,这批人该置换了。毛泽东将她们送到了北京大学。当时“小谢”同时掌管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权大得很。那几个毛泽东的“女友”就变成了北大历史系的“工农兵学员”。

1974年1月24日、25日,江青和迟群、谢静宜等人连续召开了军队和国务院系统的“批林批孔”大会。会上江青公开点名叶剑英“开后门”送子女参军上大学的问题。之后,江青、张春桥等人又在《人民日报》和地方报刊上登出一系列高校清查“开后门”学员的文章,比较有名的有南京大学政治系工农兵学员钟志民的“一份申请退学报告”等。当时江青等人抓住这一问题,向确实有腐败问题的叶剑英等人开刀,既能赢得民心,又可在军内扩充势力,甚至可能在毛的支持下对军队大权重新洗牌。面对这样的压力,叶剑英在1月30日向毛泽东写了关于自己的“严重错误”的“检讨”。但在“走后门”问题上,毛泽东却出面帮叶剑英的忙。毛在2月15日给叶的复信中说:“剑英同志:此事甚大,从支部到北京牵涉几百万人。开后门的也有好人,从前门来的也有坏人,现在,形而上学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夹着(批)‘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小谢、迟群讲话有缺点,不宜下发,我的意见如此。”毛的说法显然又是强词夺理,故意曲解。江青、迟群所批判的是“走后门”这种方式,并没有给“前门”或“后门”进来的人定性。毛泽东的这段“最高指示”后来成了“开后门”之风的护身符,对全国性的党风腐败起了极坏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毛泽东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据毛后来向唐闻生、王海容解释:“走后门的人……我也是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有办法……现在送她们去上大学,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能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显然,这些人是毛的“女友”。毛之所以说,“我没有办法”,不得不“开后门”送她们上大学,显然是因为与这些“女友”之间有约定的“权色交易”。据当年北大历史系的范达人回忆:“1973年,北大历史系来了3位女学员,他们的年龄大约在27、8岁,3人无单位推荐,不知从何处来,有人试图打听她们的底细,3人都守口如瓶,不透自己的身世。班主任甚为恼火,扬言一定要将他们的情况弄清楚,否则就不准她们在系里学习,校党委知道以后,派人找班主任谈话,做了一番劝说。”后来这些女孩子告诉范达人说,她们原来是浙江省文工团的乐器演奏员,是“毛泽东同意,通过谢静宜安排到北大历史系学习。”据范回忆,这类和毛直接有关的神秘女学员,北大还有好几个。另据中共资深干部沈容回忆,毛还通过周恩来安排他的“女友”“开后门”到北京外语学院读书。

显然,毛自己因为有“权色交易”,带头“开后门”送了为数不少的“女友”上大学,所以他无法抓“元老派”“开后门”的把柄、藉此整倒他们。像当年为“女友”任凭林彪排挤听命于毛的肖华、杨成武一样,这一次是为“女友”而“放”叶剑英“一马”。当然,在这件事上退让,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想打击叶剑英。两年后,他还是用不合程序的中央文件,宣布叶剑英“生病”,“由陈锡联同志负责主持中央军委的工作”。然而,这时候才剥夺叶剑英的军权,为时已晚。叶已经赢得了在军内苦心经营两年的时间,他“病退”前形成的盘根错节的势力,资历尚浅的陈锡联根本无法压制或者忽视。毛死后不久,他生前竭尽全力扶持的“文革”派就栽在叶剑英势力的手里。毛若再世,当悔之莫及。

1973年,在毛泽东接见非洲某国元首期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的摄影师,没有按规定而提前来到毛泽东的书房架设灯光器材,却发现毛泽东正搂着一位身上一丝不挂的美女在玩乐,摄影师大惊失色,美女亦大惊离开了毛泽东,躲到了屏风后面。那一夜,毛泽东在这边跟非洲来的元首交谈,屏风后面的裸体美女一直不敢动弹,假如房间暖气突然出了故障,或美女定力不够,美女稍一激动,屏风一倒,那真是举世闻名了。

1990年京夫子出版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书统计,跟毛有超越“同志关系”的女人,“实在多于过江之鲫”。与毛关系密切的谢静宜在文革中很风光,在“十大”当上了中央委员,同时掌管北大和清华,还兼任北京市委书记。毛通过“小谢”把一些被玩过的年轻女孩送进了北大和清华。谢说起毛来,仍两眼放光,一往情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著名学者余英时教授总结毛时,使用了“在榻上乱天下”的比喻。此语有两重意思,其一指毛喜欢在床上办公的怪癖;其二指毛“视女人为工具”,表现了他的冷酷而放纵的一面。

一个毛泽东的男卫士和一个毛泽东的女护士结婚了。新婚之夜,男卫士发现女护士那里已经不是处女地,提出了疑问。女护士骄傲地回答:“这是毛泽东战斗过的地方!”男卫士闻言立即翻身下床,举手敬礼,并且庄重发言:“向毛泽东战斗过的地方致敬!我能够在毛泽东战斗过的地方继续战斗真是无限光荣!我要沿着毛泽东开创的道路奋勇前进!”

晚年时,已是80高龄的毛泽东的视力大大下降,中央办公厅从部队文工团物色了一个擅长朗诵的女演员来替他读诗词、读小说。那女演员身上几乎没穿什么,任由伟大领袖搂在怀里玩弄着,一边朗读着两报一刊(即《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文革期间常常联合发表社论,传达毛泽东及中央文革的指示)的重要文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